2017-08-16

【關鍵評論】KaChun:【圖輯】美老兵親手歸還73年前日軍屍體上的「好運國旗」 (3254)

二戰日軍士兵安江定男73年前死於塞班島,他家人只獲得一個木盒裝著的幾塊石頭,作為他屍體的代替品。直到昨日,美國93歲老兵斯特羅姆博親手將安江定男死時身上的國旗歸選,他們才知道更多關於哥哥的故事。

斯特羅姆博(Marvin Strombo)二戰是美國海軍陸戰隊成員,73年前往太平洋戰場塞班島與日軍搏鬥,卻迷路倒在日軍伍長安江定男的屍體上,斯特羅姆博見到安江定男軍服下藏有的日本國旗,於是隨手拿走作紀念品。

原來安江定男來自日本中部岐阜縣的東白川村,該地盛產白川茶。當年安江定男上戰場前,180名村裡的朋友及鄰居都在旗上簽名祝福他能平安歸來,但隔年他的家人就收到安江定男的死訊,日軍找不到他的屍體,只是按傳統向家人送上一個裝著幾塊石頭的木盒,以示安慰。

據悉,不少日軍身上都帶有寓意好運的「日之丸」旗幟,而安江定男的旗幟則寫上「武運長久」。不少二戰美軍會取走日軍身上的旗幟再拍賣,通常會賣得一個好價錢。日本政府曾要求各地停止拍賣日軍的遺物。

不過,斯特羅姆博取走旗幟後覺得十分罪疚,決心有一天要將它歸還。但當時斯特羅姆博不懂日文,看不懂旗上的文字,加上互聯網不發達,他只能將旗幟一直存放在家裡的玻璃槍櫃。

5年前,斯特羅姆博的女兒透過組織「盂蘭盆社」(Obon Society)找到安江定男的家人,終於在昨天日本戰敗投降紀念日將旗幟歸還。

故事未完,請看以下圖輯:
AP_17226461955986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今天89歲的安江辰也上一次見到哥哥已是1943年,安江定男隔日需要出發到戰場。他們當日一起去了野餐,吃了壽司、日本年糕。
AP_17226457135539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在野餐快結束時,哥哥叫安江辰也好好照顧父母,他知道自己回不來了。70多年後,安江辰也說起哥哥,仍禁不住落淚。
AP_17226457624946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安江辰也與弟弟曾到塞班島嘗試感受哥哥安江定男所經歷過的事。安江定男在塞班島被迫擊砲彈炸死,但家人一直不知情,只能猜測他是死在海裡。
AP_17227127164507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安江辰也親吻了斯特羅姆博的手,謝謝他將哥哥的旗幟送回來。斯特羅姆博在塞班島的戰場上迷路了,意外發現了安江定男的屍體,並將他身上的「好運國旗」取走,一直保留至今。
AP_17227119465265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8月15日,今年的日本戰敗投降紀念日,安江一家終於收到哥哥的日本國旗。
AP_17227322489185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日之丸」國旗勾起了安江辰也對哥哥的思念:「我哥哥回來了,就像我們一家在吃媽媽煮的飯。這旗幟對我們很重要。」
AP_17221583912233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寫上祝福句「武運長久」的「日之丸」國旗,也有180個村裏親友的簽名,可以見到與安江定男同姓的人:安江政弘、安江矩夫。就是這些名字讓斯特羅姆博找到它的主人。
AP_17227135423042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安江定男93歲的妹妹一接到旗幟,也馬上緊抱著哭泣。
AP_17227178777472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斯特羅姆博上前安慰她:「很開心我送回來了,這對她很重要,就像是她的所有。」
AP_17227322690880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斯特羅姆博說安江定男死時身上沒有嚴重的傷口,就像在睡眠一樣。而這些資訊安江家之前都不知道。
AP_17227140259209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二人之後一起參觀了當地的二戰紀念碑。
AP_17227208000121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戰爭所帶來的悲痛,絕對沒法輕易抹去。安江一家沒法忘記失去哥哥的悲痛,只是他們的傷口今次終於被安撫了。
你會有興趣的文章: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