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6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回望 (2486)

■電視螢幕播放反東北撥款示威者衝擊立法會的影片,但東北撥款這件事就被忽略甚而在市民心中被遺忘了。

電視螢幕播放反東北撥款示威者衝擊立法會的影片,但東北撥款這件事就被忽略甚而在市民心中被遺忘了。
2008年政府推出發展新界東北700多公頃土地的諮詢文件,提出以「促進跨境經濟活動,及中港兩地融合」為目標。2012年6月梁振英以候任特首身份接受訪問,說東北新發展區旁邊的邊境禁區可以變成「特區中的特區」,大陸人可以免簽證進入。受到東北發展計劃影響的居民估計逾萬,使一些原有村落農地被更改作為住宅或者商業用地,影響香港農業,受到農戶和環保人士強烈反對。有環保團體要求應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用地發展住宅,以取代發展古洞及粉嶺北,被政府拒絕。而政府早有發展新界東北之意,使地產商早早大幅收購和囤積土地。時任發展局長的陳茂波被揭發在發展區囤積農地1.8萬呎。
村民及關注事件的市民出席了多個地區諮詢會、公聽會、論壇等表達意向;舉行了多次遊行、示威、集會,但都得不到政府正面回應。城規會就東北大綱圖諮詢公眾,接獲五萬多封意見書,其中僅七份為支持,其他全部反對,但最終城規會仍然通過。2014年6月13日,立法會審議東北前期工程撥款,逾千名反東北發展群眾在立法會外集會,觀看直播,要求政府撤回發展計劃。民主派議員提出大量動議「拉布」,至晚上約8時45分,財委會主席吳亮星突然宣佈「剪布」,不准議員再提問及提出動議,企圖直接就撥款進行表決,激起場外反對者不滿,於是出現衝擊立法會行動。
回顧這段經歷,衝突起源於廣大市民反對梁振英政權銳意發展中港融合,犧牲市民特別是新界東北農戶,更涉官商勾結。反對者在多年採取和平、說理、匯聚民意等手段都被政府置之不理的情況下,由建制派粗暴剪布激起憤怒情緒,才會出現激烈行動。所有的示威者出於愛護香港的動機十分明顯。
被判刑的何潔泓表示,抗爭者一直思考如何能走向更好、更公義和平等的社會,他們由始至終只是要進入立法會,要求對話,表達反對不義的東北發展,從來不是以傷害任何人為目的。正如原審庭裁判官在判詞所說,「不能將被告與使用暴力相提並論」。然而上訴庭卻接受律政司所指他們的行動接近「暴動」邊緣,重判即時入獄。
法庭在香港,從來都是維持社會公正的基石,是人們遇到不公平對待時可以討回公道的信心所寄,也是香港與政治凌駕法律的社會的最大制度區別。但是,這次上訴庭推翻原判量刑,對一批爭取公義的和平示威者重判入獄,不能不使人懷疑司法是否已成政治工具,法治社會的司法原則之一的「法庭決定是維護人權的最後防線」是否開始崩坍了。
行政暴力、立法會多數暴力,現在加上司法暴力,是壓制社會正義力量的暴力,是真正的施暴者。那些被指接近「暴動」邊緣的示威人士,只是維護市民利益、守護核心價值的抗暴者而已。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