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8

【評台】鄭美姿:天文台長的眼睛 (1932)


香港掛十號風球的時候,我身在悉尼,這裏也颳起了等同八號波的強風。惟落筆前讀了好幾個媒體的消息,卻發現他們引用的風速數字不盡相同,睇到頭暈也找不到一個可以跟悉尼巨風互相比較的數據。

一時衝動,我給天文台長岑智明發了一個臉書信息求教。剛按「發送」,我就後悔,因為瞥見好幾小時之前,他在臉書的留言,說自己通宵跟天鴿搏鬥了40小時。「糟了……」我仍在怪責自己時,誰料已收到台長回覆,往還幾個信息之後,案頭的手機響起,竟然是他越洋致電:「喂喂,我們說的最高中心風力,亦即是平均風力,你在報紙看到的118公里,只是十號風球入門的最低消費,天鴿遠不止,你應該寫176公里呀!」

台長還一併解釋為何會出現176和175公里兩個不同的風速數字,處身南半球的我腦袋跟着他轉,嘴裏一直「係係係」,心裏實在無言感激。Fact check是傳媒天條,但向傳媒提供事實而非偽術,卻愈來愈不似政府作風,而這位台長竟然還由北半球追過來,提醒我不要寫錯嘢。如此的政府官員,久違了。

幾年前在《壹週刊》做人物訪問,被拒絕率為七成,官員的拒絕率達95%;台長夠膽受訪,可能是人到無求。當日很想訪問他,是因為颱風天兔。彼時美國氣象局估計該風西登香港,會帶來摧毁性災難,但香港天文台堅持颱風會東登,影響不大,最後香港完勝。

記得做訪問時,台長告訴我他少年時患眼疾,幾乎失明,至今右眼看到的世界,都是給扭得彎彎曲曲的。他在辦公室掛了一幅梵高的《麥田》,梵高作畫時,在麥穗中看到生命的終結,但台長買畫是因為在麥穗上看到一股浮動的氣流。科學家的眼睛,自是有別於你我。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27日),原文題為〈台長的眼睛〉,現題為評台編輯擬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