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4

【關鍵評論】王陽翎:泳衣設計師轉職「軍服設計」:知道狙擊手為何不穿拉鏈上衣嗎? (1274)

請用5秒時間回答這個問題 戰場每一細微處均不容忽視
Screen_Shot_2017-08-22_at_6_18_19_PM
Photo Credit: Papercut Magazine Nov/Dec 2010

不知不覺,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在73年之前,戰後在先進城市出生與成長的幾代人,生活遇上競爭對抗通常在職場,如果工作相對穩定又有制度保障,大多數人很少會把「風險評估、效益計算」掛在嘴邊,重重複複過日子便可以,每天太緊張為自己裝備甚麼好像有點發神經。

可是,在生死攸關的戰場上對抗,每一項條件和變數要「計到盡」便絕不出奇,而且非常必要。要細微到哪個地步?相信很少人在5秒之內可回答以下問題:

美軍狙擊手不適宜穿拉鏈上衣的原因是甚麼?

主要原因在於,狙擊手的典型動作就是伏在地上,沙泥很大機會塞在拉鍊被卡住,在戰場上是可大可小的事,除了火燒還有很多情況要快速脫衣;此外,拉鏈的厚度長期頂住胸口與腹部也不見得舒服,這個缺點一般鈕扣亦有,所以「魔術貼/自黏氈」(hock-and-loop fastner)便佔優。

不過,魔術貼並非全無任何缺點,我們都知道撕開它的時候會有聲響,同樣,你不能以一般情況類比戰場,在掩藏處發出一絲聲響有機會被敵軍發現,可以異常凶險;美軍曾有記錄,「特戰人員」因魔術貼看似細小的聲響暴露位置的驚險事情,近年解決辦法就是研發更安靜的魔術貼。

要這麼誇張?一顆鈕扣規格有22頁書說明 從軍衣物料到設計

說出上述軍服涉及各種細節優劣得失的人,就是美軍最高軍服設計師安奈特.拉弗羅爾(Annette La Fleur),外表甜美討好的她,不容易猜想她原初的專業是泳衣設計師。其實再看看她的同事戴莉拉.費南德茲(Dalila Fermamdez) 原初是做婚妙禮服供應商,更不感到驚訝,二人正是從衣服物料的認識轉移在軍服之上,物料知識對軍事科技無比重要,一如我們都知道美軍凱夫勒纖維(Kevlar)防彈防熱背心的重要性。

她形容製作軍服較像「工程師」而不是「設計師」,非常貼切,在講求高科技軍事的今天,任何一種配備涉及整個系統,每一個小點及應對流程都要思考,由實際物料乃至設計影響心理均有。

實際如橄欖色的「包膜Cordura纖維」,它有三大功能:耐用、防火、抗潮,長期貼在潮濕的地面水分不會滲入內層。其他微小如軍服「鈕扣」已有達22頁規格指引書,其中包括做最低壓縮力(minimum compressive strength)測試,以兩塊鐵夾著鈕扣一直壓,壓至聽到鈕扣發出碎裂聲音。另有把鈕扣掉在沸水不停煮,熱熨斗壓鈕扣底部等。

少數特殊例子:因為黑色貝雷帽太有型,所以要製造

說到軍服的外型和顏色,表面看似不太實際,卻牽涉不少心理因素,第一點是軍服風格必須極度一致,從帽子到靴子都應該一樣,「不獨特」本身就是一種考慮,作為講究團結的軍隊,衣服不可以讓軍人感覺自己「獨特」,一旦外觀上突顯了自己,就容易想及自己,不想及作戰單位(自然包括國家),心理影響行為,這些細節不能「沒所謂」。

一致並不表示「隨便、單調老土」,而是一致略帶帥氣,高帽肩章會讓軍人看起來高大威猛一點,軍靴不止保護雙腳也要有型格,整體效果是提高士氣、活力與信心,這些解釋也令人感到合乎情理,不過,還是會有少數特殊例外。就像有美軍配備毛料黑色貝雷帽這件事,沒甚麼特別原因,如果硬要說是心理因素,就是某位參謀長個人的心理因素——他太愛黑色貝雷帽,實在太有型了!

是故他無視軍隊一致偏好與實用理由,棄卻相對實用可護眼和涼快的鴨舌帽,採用貝雷帽。還有持續多年的阿富汗戰爭,當年有位高階將軍堅持要製造某種通用迷彩圖案(Universal Camouflage Pattern, UCP)的軍衣,最終「累街坊」在戰場上效果甚差,不斷被士兵投訴無用,軍方唯有在2009年再花340萬美元重製。

軍服的迷彩圖案,重要性儼如動物保護色

理想上,軍方應該就不同的地形與環境製造各色的軍服,例如在城市、沙漠、叢林地帶作戰穿著不同迷彩圖案的軍服,可是由於大規模生產的問題,還是需要妥協一些平衡方案。事件之後,2010年美軍正式使用「持久自由行動迷彩圖案」(Operation Enduring Freedom Camouflage Pattern, OCP)在阿富汗戰場。

迷彩圖案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況等同於動物在野外生存的「保護色」,這方面較早的專家可數20世紀初生物學家法蘭西斯.柏托第.薩姆納(Francis Bertody Sumner)。他得知佛羅里達州海灘有奇怪白鼠出沒感到好奇,初步發現深色老鼠群與偏白色老鼠群出沒的地方,他再比較其他地方,結果發現跟周圍沙土的顏色相關,內陸地區土壤肥沃且深色,便遍布深色鼠,反之亦然,在靠近海岸沙土偏白便遍布白鼠。

相隔90年之後,有兩位哈佛大學生物學家林恩.馬倫(Lynne Mullen)、霍皮.胡克斯特拉(Hopi Hoekstra)接續薩姆納的研究再進一步,對於老鼠來說,距離90年左右的研究,等於牠們隔了一千個世代,結果老鼠皮膚遺傳的顏色與環境依然密切相關,意味薩姆納的發現並不是一場巧合或例外。

這些研究印證了另一位生物學家唐納德.考夫曼在20世紀60年代的實驗,他的博士論文便探索相近問題,只是做法比較殘忍,就是在許多個晚上,在大籠先準備好貓頭鷹、棕色鼠、白色鼠,亦安置好深色與淺色土壤作為對照,更比較夜色較暗或較亮的環境下,貓頭鷹在沙土顏色跟老鼠顏色鮮明對比的情況下獵食,深淺色老鼠的存活率是否相關。實驗一如所料,當沙土深色的時候,白鼠被貓頭鷹捕食死亡的機會較大,反之亦然。亦是在不同環境之下許多世代的存活率,影響了區域老鼠皮膚遺傳的主要色調。

世事就是如此巧妙,人類戰場上小如一顆鈕扣、一條拉鏈、一款迷彩圖案,足以影響軍人作戰的死亡率,猶如在大自然世界,沙土與老鼠的顏色看似微不足道,卻反映了牠們千萬個世代倚靠甚麼有利的條件存活下來。當下,我們面對衝突處處,紛爭不斷的全球亂局,有沒有在人類歷史與大自然世界學懂了一些道理,多點在重要又影響深遠的事情上,權衡更多細微的影響,不會事後後悔,得不償失?

延伸閱讀:

【奇謀】美軍曾研製「惡臭S液」對付日本人,後來才發現最臭No.1

招潮蟹鬥爭策略:打架前每小時揮動「大鉗」數千次大有智慧

參考資料:

  • 瑪莉.羅曲(Mary Roach)著:《不為人知的敵人:科學家如何面對戰爭中的另類殺手》(Grunt: The Curious Science of Humans at War),新北市:八旗文化,遠足文化,2017年4月。
  • 道格拉斯.艾姆蘭(Douglas J. Emlen)著:《動物的武器:從糞金龜、劍齒虎到人類,看物種戰鬥的演化與命運》(Animal Weapons: The Evolution of Battle),臺北市:臉譜,誠邦文化出版,2016年1月。
  • Papercut Magazine Nov/Dec 2010
  • Army explores future of 3-D printing

核稿編輯︰鄭家榆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