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4

【立場新聞】任建峰:疑點歸於主教,但內地拆十字架關乎建築安全是什麼涼薄無知無恥說話? (1469)


昨天,楊鳴章舉行了他榮升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後的首個記者會。他的言論被廣泛報導,有某些「金句」更惹來爭議。老實說,至少就着以下幾句話,疑點歸於主教:

– 對於他就六四問題上試過自己做人較現實,不會撼頭埋去一道硬牆,我明白這聽下去有點不舒服。但同時,他亦說他認為當時的學生是需要被支持的,亦肯定當年的運動。我偏向相信,以他的「口快快」作風,他只是說他自己就沒有那份勇氣去「撼硬牆」(但他的表達方式有點「論盡」),但就肯定學生當年的行動。

– 至於劉曉波,他說「我們要說的話已經說了,我們是否因此要坐在這裡,一直哭,不站起來?我又是實際的人,這件事我們不能做到任何事,還有無第二件事可以做呢?」不過,他其實有重申「如果一個人不是為了自己事業,而是真的為普遍大家民主、自由、平等、人權、廉潔、公義而發聲,到最後他要在病死在獄中,我覺得是非常令我痛心的事。」。

當然,他的說話整體來說還好像有點難聽,而且亦欠缺了對劉霞的關心,但無可否認,我們在哀悼後的確要繼續上路,只是他在用詞上過分冷靜吧。

– 就算在他提起與權貴關係時說為了服務社會,「人梗係互相利用」,雖然又是有點「口快快」,但其精神其實又與聖保祿致格林多人前書的這句話那種以最終好目的為先的精神不是離得太遠:「對猶太人,我就成為猶太人,為贏得猶太人;對於在法律下的人,我雖不在法律下,仍成為在法律下的人,為贏得那在法律下的人;對那些法律以外的人,我就成為法律以外的人,為贏得那些法律以外的人;其實,我並不在天主的法律以外,而是在基督的法律之下。對軟弱的人,我就成為軟弱的,為贏得那軟弱的人;對一切人,我就成為一切,為的是總要救些人。」

但楊主教對於內地大拆教會十字架的偉論,除了說是涼薄、無知、無恥外,我不懂怎樣形容了。他說:「我覺得裏面問題很複雜,是否關乎建築物安全,都可能會。若因為建築物安全,是否應該拆卸,都可能是的。不過拆卸前,大家有沒有很好地傾,或者這真的是問題。」他又說:「我當然不希望外面有人來我教會拆了十字架,為何要拆?如果不是違反安全問題,我當然不會容許這件事發生。但如果真的,我有些地方僭建,政府要來拆,我都不能說覺得自己大晒。」 建築物安全問題?不覺得自己「大晒」?我是否聽錯?不要對我說楊主教對以下事實懵然不知,而如果他是不知,我只能以「視而不見的心盲」來形容:

– 眾所周知,要在內地拿批文建設十字架是難上加難的是,所以不少十字架純粹在技術上都可以說是違法建築。但這代表它們是危險建築嗎?有不少被拆的十字架多年來都屹立不倒,而被拆的十字架數目多到沒可能全部都是危險建築!還是楊主教覺得一個迫害基督徒的政權不讓基督徒宣示他們的信仰就應該「收收埋埋」?

– 拆十字架很多時都是關閉有關教會的第一步。難道楊主教真的天真地認為拆了「為例建築」十字架後,教會就「一天都光晒」?

– 無數教徒、牧者、為教會與教友提供協助的律師(當中不少都是虔誠基督徒)誓死捍衛十字架、捍衛教會、捍衛他們的信仰團體,但就遭到無止境的打壓。難道在楊主教眼中,這群人只是「覺得自己大晒」的蟻民?他們被迫害是「錯」於沒有與官方「很好地傾」?

– 受影響的教會較多數是基督教會。楊主教的言論,是否意味着天主教會以「各家自掃門前雪」態度看整件事,只顧(還是為了中梵建交都不顧)內地「地下」天主教會,不顧我們基督教弟兄姊妹的死活?我們天主教徒還哪有顏面去向同樣是在主內的基督教弟兄姊妹說「合一」?

我對事不對人,某些楊主教被批評但其實是可以解釋到的言論,我樂意為他辯護。但在內地拆十字架問題上,我希望他盡快去辦修和聖事、好好懺悔,以謙卑的心向天主、向在水深火熱中的內地基督徒弟兄姊妹誠心道歉。我會為楊主教祈禱,更會為被迫害的內地教徒祈禱。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天主教教友
作者Facebook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