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0

【香港01】投稿:媽媽該辭職嗎? (1003)

01博評-親子丼

文:陳思銘

神色凝重的女同事輕敲房門,垂在兩旁的左手緊握成拳頭,右手拿著一個白信封,柔弱的聲線吐出「阻唔阻你」四個字。

雙耳瞬間發熱的我,努力壓抑著內心的恐懼,心裏只祈求着「應該係我估錯」這個萬份之一的可能性。

信封裏面,可能係今個月嘅車費單,問我claim番錢啫,冇嘢嘅。

我有啲嘢想同你講。

女同事坐下來便說。

這樣的開場白,肯定不是要claim車費。

點解?

我也無謂故作無知,儘管心裏仍然奢望着claim車費那萬份之一的可能性。

她先是錯愕,但很快便回過神來,問:

你估到我想講咩?

辭職?

她抿著嘴,輕輕點頭。

(視覺中國)

這位女同事是不可多得的人材,做事話頭醒尾,有交帶,不貪功,有她在公司,我就是放心。一位能幹的同事通常容易招惹妒忌,但她在公司的人緣好到極點,而作為老闆,我當然愛護有嘉,更珍而重之,所以我給她的package應該是沒有其他公司可以配合的。

但萬萬想不到,我輸了給一場流感。

我諗你都知,我個仔前嗰排染咗流感,入咗醫院兩日,嗰兩晚......嗰兩晚我係咁望住佢,諗咗好耐,係唔係應該畀多啲時間陪佢......

雖然應該是一早想好的對白,但她說起來還是有點結結巴巴。

一個係仔,一份係工,應該點揀,我邊有資格畀意見。

可唔可以畀多兩日時間考慮?

我問。

她無奈地返回工作崗位,我也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其實我知道她不會改變主意,要多兩日時間,係因為我需要時間,我需要時間諗一個甚至一連串可以說服佢留低嘅理由。我不能說公司需要她,因為要一個人改變主意,就必須從她的角度出發,所以換句話說,我需要說服她為何一個母親要以事業為重。

後來想深一層,這樣的思路很錯。

一個working mom又好,一個full-time housewife都好,兩者各有各付出,各有各挑戰,各有各辛酸,我怎能站在任何一方說對方的不是。

於是,我終於想通。

各位天下間的working mom。

記著,你要想清楚你是因何而打算辭職,這個原因沒有所謂的誰是誰非,因為這是價值觀的問題,而價值觀是不應有對錯之分的。認真想一想,辭職的緣起,三選一,是以下哪一個?

  • A,我很想全天候廿四小時照顧我的孩子,而我樂於這樣做,近距離照顧小朋友這份滿足感,會超越工作上給我的成功感。
  • B,我不想這樣做,但我實在很擔心孩子,不放心傭人照顧,所以我覺得我需要這樣做。
  • C,返工好辛苦,留喺屋企爽啲。

先講 C,因為除咗恭喜你,我都唔知講乜好。如果留喺屋企湊仔爽得過返工嘅話,你老公或者家庭嘅財力一定非同小可,屋企應該起碼有兩個工人、一個廚師、一個司機,甚至乎一個花王。Yes,係花王,試問香港地,有幾多人會需要一個花王?

斷估你唔會冇咁嘅財力都會無知到以為一個人抱住個十幾磅嘅bb氹佢瞓覺,搭車同佢去完playgroup仲要返嚟煮飯,再加餵奶熨衫一腳踢係一件爽過返工嘅事啩?

再講A,這是一個值得別人百份百尊重的選擇。沒錯,你是犧牲了一點點自己,包括你的所謂私人時間,包括你的薪水和公司福利,包括你緊貼社會脈搏的一個最直接窗口,但這一點點犧牲都是值得的。全職主婦就是要為你生下來的孩子負上百份之二百的責任,小朋友吃什麼做什麼學什麼都以你為依歸,小朋友是你的中心,而你也是小朋友的中心,這種不可分割的互相依賴就是一位母親的成就。

千萬別為自己沒有賺錢能力而感到自卑,衡量全職主婦的成功單位不是金錢,而是小朋友的健康和快樂指數;更不要為自己不是納稅人而感到羞恥,因為你的貢獻是在孕育未來的社會棟樑,而把一頭家打理得頭頭是道的學問不是在劍橋讀個PhD就換到的,例如用哪隻柔順劑最健康,在哪個街市買餸最化算,上哪家幼稚園最易入男拔萃,凡此種種的知識在某些人眼中是芝麻綠豆的事,但若果你不認同這些見識也是見識一種,你才是那個沒有見識的人。

(視覺中國)

最後講B。

如果你不想辭職,便不要辭職吧。做人嘅嘢好簡單,想知道自己應唔應該做一個決定,你就想像吓,如果做咗某個決定之後,十年後嘅自己,會唔會係一個你鍾意嘅自己?你覺得,你個仔會唔會因為你今日冇選擇辭職,而十年後會因為你呢個決定而愛你少咗?定係你會覺得,十年後嘅你喺工作上比今日更有成就,你個仔會因為咁而反而更加敬重你?

英國報章The Independent曾經引述哈佛大學商學院的研究指,成功人士的母親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他們的母親都不是在家裏工作的,而且這些母親的教育程度和事業表現都較好。當然,何謂成功人士,研究沒有清楚界定,而成功是否代表快樂,也不在研究範圍。重點是,性別的不平等在這個研究中清晰地反映出來,一位母親的事業成就竟然在一個小孩的成長中如此舉足輕重。

還沒兒沒女的我,斗膽在一眾媽媽面前說三道四,其實也只是希望女同事可以確實地根據自己的意願而作出一個影響一生的決定。

Samuel,我決定咗,都係會辭職,sorry。

喺女同事last day嗰日,有個尼泊爾籍嘅男人同佢一齊上嚟,西裝畢挺,好不有型。那時我才知道,女同事嫁了一位外籍人士。

尼泊爾西裝男攞住好多盒Cova西餅上嚟,逐個同事派。我心諗,公司得廿個同事,點解會有咁多盒西餅,點知原來係一人一盒。

後來才知道,尼泊爾男不是她老公,而是保鑣,兼花王。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