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8

【香港01】黃偉豪:若重判年輕人有效,便不會有極權政府倒台 (3446)

01博評-政經社

一眾充滿理想的年輕人被重判入獄,很明顯是當權者想透過「治亂世,用重典」的做法,給社會一個明確的訊息:凡是與我作對均沒有好下場。可是,從一個理性的角度分析,若「治亂世,用重典」有效的話,世上便不會有無數的極權政府倒台了!

我不同意重判有理想,為公義而非私利出頭的年輕人,這等同判了理想及我們的下一代死刑。但我這裏的論點,並非想從一個道德或感性的角度出發,反而,是希望一反常態,換另一角度,從當權者的利益立場出發,來顛覆他們的既有思維。這文章想指出他們的思考盲點,使他們明白現在的做法是如何地愚蠢,等同和自己作對,希望他們可以早日臨崖勒馬,回頭是岸。

若「治亂世,用重典」的是對,重判是有效,根據這一個邏輯,一個最完美的安排和做法,就是把刑罰推至最極端,不單是出來示威或抗爭要重判,簡直是要「凡是反對我者死」,用死刑來處罰任何反對自己的人。問題是,若愈重愈好的重判有效,世上便不會有極權國家會倒台,它們應是千秋萬世,永垂不朽。

我不同意重判有理想,為公義而非私利出頭的年青人,這等同判了理想及我們的下一代死刑。(資料圖片)

「亂世重典」不可行,箇中的問題和謬誤,可以從我們皆十分熟悉的歴史故事中得到答案,這就是秦朝的陳勝和吳廣的「揭竿起義」。依照歷史記載,話說陳勝和吳廣本是要帶領一眾民兵到某地駐守,怎知遇大雨而延誤,因而遲到。根據秦朝嚴苛的法律,運兵遲到也是死罪。由於「係又死,唔係又死」,陳勝和吳廣在沒有成本考慮下,決定起義。當時全國和他們兩人景況相似的人何其多,所以才有「一呼百應」的效果出現,而秦的暴政最終也被推翻和覆亡。

歷史的教訓是「治亂世,用重典」根本「唔work!」。理由「一字咁淺」,當刑罰和罪行不成正比,其實是在制造誘因,鼓勵人去犯更嚴重的「罪行」。正如陳勝和吳廣的例子,遲到又死,起義推翻秦朝,自己做皇帝的刑罰又是死。兩者的結果竟然一樣,任何聰明、有智慧、識計數的人自然會選擇後者的「自己做皇帝」來搏一搏。用英文來說,這是「nothing to lose,everything to gain」,即一個「無得輸」的情況。換句話,「治亂世,用重典」的結果,是減低更嚴重行為的相對成本,政府變相鼓勵人民盡快推翻自己。

黃之鋒因2014年衝入公民廣場,被判非法集結罪成,被律政司上訴覆核刑期,今日宣判結果。(資料圖片)

再者,當今世上的民主偉人及巨星,如南非的曼德拉及南韓的金大中,也曾受牢獄之苦,但兩者均在出獄後當上自己國家的總統。很明顯,對民主明星來說,入獄不但沒有損害他們的政治前途,更成為他們成長和歷練的必經階段,也替他們卸下包袱,可更義無反顧地一心投身政治,因除了繼續投身政治外,他們已沒有其他前途可言。入獄也是革命者的加冕,在公眾的眼中是為公義和理想而犧牲,使他們的故事充滿光環,成為一代傳奇。

只要明白以上的道理,若果我是行政長官,我會立即運用自己在基本法第四十八條(十二)的權力,赦免或減輕這批年輕人的刑罰,免得他們能成功昂然進入歷史,成為良心犯、政治犯、英雄、義士、烈士,甚至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以上一切,對特區政府來說,是在將來更可怕和更難應付的敵人。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新界東北專頁】囤地拆遷、示威判刑 我們的土地開發正義嗎: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