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4

【香港01】梁翊婷:政助年輕不是罪 無政績才是大問題 (2109)

01博評-政經社

新一屆副局長及政治助理的名單甫出爐,媒體就以蔡若蓮「洗版」,反倒忽略了其他惹人質疑的任命安排。不禁懷疑,林鄭月娥是否有意搬出蔡若蓮,以擋市民對整個新班子的輿論負評?

問責班底一半屬政治酬庸

林鄭的副局及政助班底,不計算懸空的位置,連未正式宣佈的人選在內,共 22 人,其中 7 人來自民建聯、新民黨、自由黨及民主思路等建制派,5 人來自前朝梁振英及其他紅色背景,如教聯會、政賢力量、齊心基金、團結香港基金等,即是班底有一半以上是西環認可的「自己友」。

由 2008 年擴大問責制至今,市民對副局長及政治助理不但認識不深,政府甚亦未能釐清兩者的職責。制度行了近十年,傳媒竟仍以「神秘」一詞形容政助的實際工作。政府文件指,政助的主要工作是「向局長和副局長提供政治支援及意見」,進行「政治聯繫工作,包括與傳媒及各界持分者聯繫溝通」。而副局工作是「處理政治工作,尤其是處理與立法會相關的事務」。

所謂「政治工作」,其實等同聯絡工作,用以游說團體支持該局政策。建制政黨作為舉手機器,不論政策好壞皆自動波贊成,所以政策制訂的壓力多來自於反對派及民間團體。這樣就奇怪了:建制深紅人士出任副局政助,會多箍泛民的支持票嗎?會較懂得聯絡反對派、取得共識嗎?為什麼不選擇業界有名望人士、有廣佈網絡的傳媒界朋友、或是泛民出身的政治人,甚至並非由局長或副局長揀選,而要非得要在建制中選妃?

副局及政助的工作,不必向公眾交代,好聽點叫「神秘」,中性點叫「乏善足陳」,難聽點叫「廢」。既高薪又無面對公眾的壓力,實際執行又交由公務員處理,這些名符其實的「好位」,只是政府攏絡建制政黨,鞏固建制支持的政治籌碼。

建制深紅人士出任副局政助,會較懂得聯絡反對派、取得共識嗎?圖為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資料圖片/鐘偉德攝)

政助可以年輕 不可以無經驗

新一屆政助名單,有二三十歲的年輕建制入選。政助用以培育政治人才,年輕絕不是問題,無知名度、無往績、無業界知識、無政治經驗,才是嚴重問題。

以往兩屆政助,皆有廿多歲的政治新星入局,包括上上屆廿八歲任食衛局政助的陳智遠,廿八歲行政長官辦公室特別助理陳岳鵬(後升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上屆廿六歲教育局局長政治助理施俊輝等。陳岳鵬及施俊輝除了 CV 甚亮麗,如陳岳鵬曾在前美國參議員包克斯(Max Baucus)的華盛頓辦公室擔任見習生,兩人亦有選舉經驗;陳智遠雖無參與選舉,但在圈內亦稍有名氣,會撰寫評論文章及參與成立智庫。

總括而言,他們雖年輕但往績尚算令人信服。

但觀乎今屆,廿九歲來自民主思路的馮海容任商經局政助,不但毫無名氣,更無選舉經驗(只擔任過黃梓謙助選團),亦無從事商業背景,只是一家公關公司的中低層員工,最為人熟悉的竟是她作為「官二代」的身份——前醫管局新界東醫院聯網總監馮康及前市建局行政總裁譚小瑩的寶貝女兒,是否有特權,可以世襲官位,一步登天?

一個沒有經歷過政治洗禮的高學歷小花,究竟同一個新入職 AO 有何分別?為何不在眾多後生 AO 中提拔政助,而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個公關公司員工出任?

有媒體說,林鄭班底是「失敗者園區」,輸了選舉的,反而升官發財。我倒認為參與選舉的經驗,不論輸贏,對於從政及為官皆非常重要,經過政治洗禮是問責班子與公務員的最大分別。

由此,撇開張曼莉的建制背景,我對廿八歲的她在區議會落敗後加入政府沒有意見,最大疑問是,為何是創科局?

張曼莉被任命做創科局政助,實在是一個謎。在大地產商 MT 出身,後任職總經理助理,理應擅長處理機密文書又或者房屋方面問題,加入政府的話,行政長官辦公室特別助理這個職位更為適合。創科是專門學問,沒有相關經驗、人脈及知識,可以如何推動科研、帶領科創潮流?

我不想對她太 harsh,可能「填位」去哪個局,都不到她決定,而且她頭頂的局長楊偉雄更令人頭痕。任局長兩年,最街知巷聞的政績是「真係見過 Steve Jobs」、辣詞反 UBER、及擴充免費 WiFi 熱點,皆與科研及創業毫不相干。

政助應該是政策局新「基因」

Starbucks 的董事局之中,有一位香港出生的華籍美女,叫 Clara 史宗瑋,她加入這家巨型咖啡公司成為董事時,只有二十九歲。Clara 在史丹福畢業不久,創立了社交媒體管理及推廣平台公司 Hearsay Social,是合夥創始人兼 CEO,成為科網界女強人。Starbucks 看準她年輕及其經營 startup 經驗,邀請她做董事,希望在董事局中注入創業家的基因。

Starbucks 看準史宗瑋經營 startup 經驗,邀請她做董事,希望在董事局中注入創業家的基因。(Ilya S. Savenok/Getty Images)

同樣原理,香港政界、政府一樣需要這些「不一樣的基因」,政助正正可以在一堆五十後、六十後、七十後悶蛋局長中注入活力。例如吳璟儁、蘇敬恆,在幕前打出名堂,加入政府任政助,首先令人相信他們的政治能力,再者亦擁有年輕、打拚、新聞界的基因,令人覺得政策局煥然一新,亦相信他們能衝撃司局長的思維。

但沒有政績,則年輕貌美高學歷均沒意思。Starbucks 會不會為了注入年輕基因,隨便在耶魯找個後生仔女入董事局?It just doesn't make sense.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