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4

【蘋果日報】網台D100主持人:在馮敬恩媽媽臉上看到甚麼叫愛 (4417)


上星期看到馮敬恩判案前夕在Facebook留言,心裏就不平靜。他這樣寫:「記得有一位拒絕為我撰寫求情信的老師曾言害怕影響生計,所以未能為我撰寫求情信……」我相信他寫出來不是怪這位老師,我也不是,畢竟各人有各人難處,而我並不曉得這位老師究竟經歷過甚麼。我只是難過,也很憤慨,我們社會竟然墮落到這樣的光景:一個老師,失去了免於恐懼的自由,不敢挺身為學生求情。在我成長的經驗,無論學生做錯了甚麼,無論老師的責備多麼嚴厲,老師最終都是會挺身維護學生的。教育不就應該是這樣嗎?但回歸二十年,原來連這樣的人與人關係都變成一去不復返的美好老日子,難怪大家會戀殖。戀的不是殖民政府明君明主,而是現在被扭曲了的是非觀念與世道人情,有人或稱之為核心價值。

這也是馮敬恩案我最不能接受之處。馮敬恩和李峯琦無論在校園裏做得多錯,我都無法接受港大高層二話不說走去報警,送官查辦。畢竟發生在校園,畢竟爭議的是校政,發生在師生之間的事。法治之地,如果有人命傷亡或者流血,可能校方別無選擇,但事實並非如此。港大高層的取捨很清楚:他們看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和委員紀文鳳受驚的弱小心靈,比學生的前途福祉重要。

不要誤會,不是要縱容學生。五四時候北大校長蔡元培挺身維護學生,不是因為學生聽他教聽他話,恰恰相反,學生做了一些他一直阻止的抗爭,但當學生被政府拘捕,他第一個站出來保護同學。或許用蔡元培相比太抬舉這些港大高層了,但任何一個教育工作者都會聽過有教無類,如果教育只是教老師眼中的乖孩子,這不叫教育,這只是倒模,製造Copy Cat。舉個極端例子,你能想像孩子把家裏傢俬電器打了個稀巴爛,父母會二話不說去報警將事情交上法庭嗎?即使孩子多錯,父母都會盡能力先用其他方法教化。

港大絕對有自己的懲處制度教化學生,但港大高層沒有選擇給同學機會。

從這個角度,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校長馬斐森根本不配為人師表,擔任大學的領導層。他們處理今次事件,一丁點看不到貴為師長對學生應有的愛護,他們根本沒資格繼續留在現在位置。馬斐森早已毫無責任感地辭職跳槽,如果林鄭月娥繼續讓李國章高高在上領導校委會,她無論再撥幾多個50億給教育界,都不會得到港大學生尊重和信任。

甚麼是愛?愛,其實絕非抽象概念,留心感受一下,就會在細微之處發現她的縱影。

上星期四港大校委會衝擊案判決,馮敬恩媽媽到法庭聽審。她並非公眾人物,過去的人生從未需要出現在傳媒鏡頭前面。自2003發生沙士之後,類似場面,幾乎大部份人都會選擇戴口罩,掩護面容,減少曝光引來生活的種種不便。這些場面大家見得多了。但馮媽媽沒有。她在親友陪伴下走過記者的木人巷,沒有接受記者的訪問,但一張臉無遮無掩,完全暴露在傳媒的閃光燈下。我看着報紙上的新聞照片,被那張憂心忡忡的臉觸動,我看到了一個媽媽的勇敢,看到了一個媽媽無論如何對兒子的不離不棄,她不怕向世人展示,對,這個被判有罪的少年是我兒子!我是她媽媽!我當然看到了愛。

有人聽說高山上有座神廟很靈,於是不辭勞苦攀山求福,走到山腰已經氣來氣喘,卻發現旁邊一個小女孩子揹着嬰兒上山。這人問:「小妹妹,你揹着這麼一個包袱,不辛苦?」小女孩奇怪地望着他,猛力搖頭:「不重!這是我弟弟,不是包袱,我一定要帶他上山求神明保佑……」或者有愛就不會覺得重,這個小女孩,也從來沒有將弟弟當做包袱。

必須承認社會上對年輕人的抗爭有不同看法,但他們是我們的年輕人,不是包袱。

現在,法庭已經判了馮敬恩、李峯琦罪名成立,留案底是一定的。他們已經為當日衝擊行為負上實實在在代價,前面的路變得不一樣。而歸根究柢,即使不認同他們當日的衝擊行為,甚至不認同他們的政治理念,都得承認他們當日所作所為並非為了個人私利。我向我相信的上帝禱告,希望法庭判刑時從輕發落,令他們未來的路可以減少一丁點崎嶇。


【蘋果論壇網上版現已推出!除收錄《蘋果日報》論壇版的足本全文外,更開設網上論壇刊登更多讀者投稿,請瀏覽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eature/onlineforum ,投稿網上論壇可電郵到onlineforum@appledaily.com】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