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6

【關鍵評論】王陽翎:機會來了,帶一位女性朋友看《鄧寇克大行動》 錯過初段細節會遺憾 (929)

Dunkirk是罕有能夠接通港男港女,好好交流的戰爭題材懸疑片

不難發現,偶爾在網絡上看見男士們暗笑女性只懂看韓劇《太陽的後裔》,以為人類戰爭就是那樣子,好一段感性的浪漫故事,然後指她們不懂欣賞《雷霆救兵》(Saving Private Ryan)那種既有改編又場面寫實的電影,如此精采,女士們看不完、呵欠連連的竟然大有人在。

假如你有這類印象,機會來了,《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將會是男女之間最值得傾談交流的電影,尤其基斯杜化.路蘭導演(Christopher Jonathan James Nolan)開宗明義定位它「不是戰爭片」,是一部「不著重戰爭血腥的懸疑電影」, 不再只屬男人的浪漫,讓所有人深思動容,不管男士們如何留戀《雷霆救兵》,也沒關係了。

只要你曾聽過編劇、文學家談論何謂文藝大師,往往強調那些出色作品不倚賴直腸直肚、喋喋不休的對白說教。路蘭當入此大師之列,他運用極少對白、無半點轟動戰爭場面之下,也不著墨於一兩位「大卡士」主角撐場;主力透過整合陸、海、空三種處境,對畫面、音效細節的執著,依然能夠塑造令人喘不過氣的投入感,人人隨時喪命的壓迫力,藉著刻劃情境說故事,即使看了多年戰爭主題電影的朋友,心裏可能會想:原來還可以這樣拍。電影作品自成一格,可謂近年奇葩。

踏入《鄧寇克大行動》全戲的框架與精髓,筆者亦不得不開宗明義地說,如果你不在乎初段畫面,曾剎那間浮現——「陸、海、空;一星期、一天、一小時(one week, one day, one hour)」的意義,即便不會說你等於白看此戲,也叫人遺憾到不得了,它實在是畫龍點睛之處。

為什麼?路蘭運用了一種剪輯技法,把陸上發生了一星期的事情、海上發生了一天的事情、天空發生了一小時的事情,時空交錯連接在一起,誠如以下結構:

【歷史背景】

英法聯軍在鄧寇克撤退歷時近9日——1940年5月26至6月4日,原初預計近40萬英法聯軍只能撤走3萬多人,最終出現奇蹟30多萬人成功撤離。

【電影框架】

三個不同位置、三組時間壓縮及連結

【陸】

鄧寇克海灘

【海】

民間救援遊艇

【空】

英國空軍戰鬥機

一星期之內:

英法在海邊等候撤退,海灘經常被炸、救援傷兵、剛出海不久船艦不久被擊沉、一些士兵躲在小艇等潮漲逃亡等

一天之內:

兩父子跟少年朋友,響應英國呼籲自發駛遊艇到鄧寇克海灘,由日到夜,過程中救了心理創傷的軍人、墮機空軍及船難士兵,晚上順利返回英倫海峽多實郡(Dorset)

一小時之內:

三架英國戰鬥機,隊長遇難失蹤,兩位空軍在燃油耗盡之前也沒折返,戰鬥至最後一刻,飛行員在沒燃油之下仍擊退海灘德軍轟炸機...

(據資料採用噴火式戰鬥機)

懂了路蘭這樣的心思,更令我們醉心電影時空交錯又不凌亂的鋪陳效果。譬如,明明我們首先看到空軍要角Farrier(Tom Hardy飾)向下望知道好兄弟快被一艘遊艇救助,不久畫面一跳,我們又看到那遊艇仍未碰上英軍機墜落,只見艇主先救了心理創傷的軍人,以及掙扎遊艇是否折返回海峽的對話。

這就是電影匠心的時空壓縮技法,亦能有條理地讓我們知道三個位置的時空正在發展甚麼,最後全部交疊,一氣連成數十分鐘之內三路角色匯聚鄧寇克海灘附近的情境。若有留意這些細節鋪排的朋友,電影完結時想必有股衝動鼓掌Wow一聲讚歎。

【劇透及回應部分,可選擇略過跳到最後段落——電影透出深刻的人文主義】

陸地上的一星期:那幾幕路蘭編導是否太低智?應問:努力逃生是否懦夫所為?
MV5BMzUyNTQ3NDg0NV5BMl5BanBnXkFtZTgwNzcy
Photo Credit: Dunkirk / IMDB

電影一開幕即貼身追蹤英國陸軍二等小兵Tommy慌亂逃亡,在小鎮處處都有德軍開槍伏擊英、法聯軍,這是德軍開啟閃擊戰士氣最高昂的時候,數十萬英法聯軍被打擊至聞風喪膽。Tommy的其他伙伴全遭射殺,他便逃至鄧寇克海灘,才遇上沉默不語身穿英軍軍服的另一小兵Gibson,實情Gibson是法國小兵希望隱藏在英軍之中一起撤離。

這兩位英法小兵認為逃命大過天,甚麼個人尊卑榮辱也不執著,大家心神意會,二人抬英國傷兵上船艦,打算不知不覺混入醫療隊及傷兵之間提早撤走,第一次不成功,第二次終於混入另一艘撤退船艦上。

怎料這艦依然被德空軍擊沉,法小兵Gibson早預料沉船機會高,堅持不入艦艙之內,本來他可以很快跳船,卻依然在危急關頭盡力打開艙門讓當中的英軍逃生。英小兵Tommy因此解困,二人奮力游往小艇,可是負責小艇的軍人拒絕救他們,這位軍人正是後來遇海難,被兩父子救起有了心理創傷的人(Cillian Murphy飾)。英法小兵「搭沉船」的一幕並不算路蘭刻意製造困境,因為按程序船左右兩邊艙門都會封閉以免入水及基本防彈,即使翻側沉沒也不可能預先知道傾倒那一方,不可能預先打開某一邊艙門讓人逃難。所以不應批評這一幕是路蘭低智造作之舉。

最後在荷蘭人留下殘艇的一幕,也同樣被人批評低智,為什麼英軍們知道有德軍射擊船身練靶,依然衝過去封洞口?為什麼明明水不斷湧進,外邊的德軍仍會繼續練靶射向開始有水浮起的殘艇?為什麼英軍可笑得以為叫一兩人跳船就可減重逃走?實情原初是德軍練靶,但後來已發現那殘艇有異樣,所以遠方零星打探的德軍多開幾槍,意圖射殺船內的英軍或法軍,水再漲高之後才停火。叫人跳船是英軍打敗仗後慌亂的心理,根本沒有理性和章法可言,一心只望船身輕一點,奢盼在深水能浮起,出海飄浮總好過被英軍遺下他們等死,估計附近德軍就突破防線了!在戰亂中慌亂失措均屬人之常情。

這一幕的精髓並非糾纏在這些枝節是否低智,而是對比戰爭生死剎那間顯露人性反應,那些稍為年長又怕死的英軍,不斷推年輕二等兵去死,甚至明知法小兵Gibson曾救過一些英軍,也斥令兩位小兵立即落船,批評他們是懦夫。諷刺的是,最終英法小兵都用手塞住槍孔,留到最後一刻才離船,法小兵終於溺斃。人性在存亡之際的自私,有程度差異,人人都驚慌希望生存,但依然有人一方面「推人去死」,卻忘悼自身的懦弱單向斥別人懦夫,找些理由說出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海洋上的一天:人人都是戰爭受害者,原諒看來自私逃亡的軍人
MV5BMzMzODA1OTc1M15BMl5BanBnXkFtZTgwNDgy
Photo Credit: Dunkirk / IMDB

英國年老退役居民Mr. Dawson(Mark Rylance飾)響應英政府號召,自發帶兒子Peter駛遊船前往鄧寇克海灘協助撤離英軍,少年朋友George臨時加入。三人期間先救心理創傷軍人,再救墜機飛行員Collins(Jack Lowden飾),最後再救走近二、三十名遇海難英軍回多實郡。救了心理創傷軍人後,他恐慌回到戰場,爭執要折返英國,不為意撞倒少年George跌下船艙致死。Mr. Dawson雖然不久前已死了一位空軍大兒子,卻奮勇攜剩下幼子前往救援,急生命之所急。

而最令人懸疑之處,為什麼Mr. Dawson向兒子「打眼色」,最終沒怪責那位心理創傷軍人誤殺?原因在於,表面上他好像兩代從軍,勇於為國捐驅,實情不是,他並非那種愛國主義的英國人,而是珍惜生命,他言行之間流露出他對戰爭悲劇的無奈,只有團結才可不被軸心國征服,其實人人都是受害者,包括那位看起來自私逃亡,其實無法承受心理創傷的軍人——我們都同樣在政權與戰爭的悲劇之中。開啟戰爭的責任,當中的連環傷亡,最深處不能遷怒每一位曾參戰的軍人。Peter事後也將合力拯救的榮譽歸於George,以紀念他的勇敢。

天空上的一小時:你們可能犧牲了,情勢萬急,我不奮戰,誰戰?
MV5BMTU0NjMyOTA0NF5BMl5BanBnXkFtZTgwMjgy
Photo Credit: Dunkirk / IMDB

那三位英國空軍一小時之內的經歷,最後串起了所有場景,他們不斷在上空擊落德軍戰機及轟炸機,以減輕英法聯軍撤退的傷亡。原本有考慮在燃油耗盡之前,安全折返基地保命,後來,剩下仍能作戰的最後一員Farrier,他眼見伙伴一一落單,生死未卜;此時,他孤單又目睹海上不斷有被擊沉的英國船艦,亦見英國平民冒死駛船隊趕來救援,撤退局勢緊急萬分,無法等待另一些空軍支援,已不再自行計算燃油量和時間,直飛鄧寇克海灘,最後,在鄰近德軍勢力範圍的灘頭降落,銷燬戰機之後,站著等待德軍捕獲,叫人心寒。

電影透出深刻的人文主義
MV5BMTgxNjQ3ODcxMl5BMl5BanBnXkFtZTgwNTE5
Photo Credit: Dunkirk / IMDB

全齣《鄧寇克大行動》結局滿布人文主義色彩,電影沒有頌揚那些英雄主義的大角色「槍槍到肉」,一些人完全誤解了路蘭,以為他聲稱要有「紀錄片」效果,內容卻完全沒有真實歷史的場景和其他,豈有如此荒謬之事?實質上,路蘭是要刻繪戰爭中應有的人性面貌,也反映強烈的控訴——在戰爭之中,沒有贏家,甚至人人都是輸家。

英法許多年輕士兵,竟然也要上戰場充人數,最終死裏逃生,還有些小兵在火車廂內慚愧自己戰敗,沒為國家打勝仗,從多實郡回到沃金鎮(Woking Town)車站時,怕英國居民會詆毀他們是懦夫,只管逃跑。最終呼應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悲劇之中,不論你愛不愛國,不論你有多想保存生命,像邱吉爾在報紙頭版的激昂說話,背後其實就是——一天戰爭未結束,即使戰至一兵一卒「相信你們也會為國家」打勝這場戰爭。

究竟戰爭完結過後,誰贏了,誰敗了?除了國家政治人物之外,誰不是白白犧牲?

【後記】

這次電影《鄧寇克大行動》誤解及貶低作品的人不少,筆者卻慶幸看到台灣影評人張硯拓的評論,暫時所見香港、台灣只有張硯拓夠誠意、夠認識、夠分寸地評價路蘭的佳作,建議各位也兼讀他〈《敦克爾克大行動》:在逆境中飛向群星〉一文。

核稿編輯:歐嘉俊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