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30

【蘋果日報】馮睎乾:做人咪咁湯家驊 (1014)

當年的湯家驊大狀,在立法會對時任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說,香港市中心進行一地兩檢,憲法上根本「完全沒可能」,何其理直氣壯,然而投奔建制後,從前「完全沒可能」的事,如今不但可能,更變得合情合理合法。不厚道的人或許說,湯大狀隨風擺柳,吃相難看啊,對此我有點保留。個個都賣港,唔通個個都想賣港咩?一定別有內情。按常識,發生不可能的事,叫「神蹟」,所以那個「內情」,該是神蹟。
不要笑,香港今天是最唯物的時代,也是最多神蹟的時代──天主教徒林鄭月娥選特首前,曾聽到上主鼓勵,結果她以神聖的「777」票當選;今年一月,基督徒田北辰也對時任運輸及房屋局長張炳良表示,要趕及在高鐵通車前的一年半內實行一地兩檢,「我諗要神蹟先得」,結果不出半年,上帝便把神蹟落實了。感謝主。香港回歸廿年,神蹟之多,恐怕已超越花地瑪,所以現在一聽人說「沒可能」,我立馬知道他不是教徒,最新例子是律政司長袁國強。日前李柱銘憂慮一地兩檢開先例後,港府將再度租地予中央執法,袁國強昨天回應說,一地兩檢只為高鐵而設,李柱銘的假設「絕對無可能發生」云云。在袁國強和上帝之間,我當然信主。
近年來,上帝在香港多行神蹟,最神的一個,肯定是令建制派官員、親中媒體,以及無數「愛國愛港」人士失憶。最現成的例子,來自我在樓下管理處免費取閱,娛樂性比《蘋果日報》更豐富的《大公報》,看7月26日社評〈歡迎「一地兩檢」發揮高鐵最佳效益〉,我簡直以為是暗渡陳倉式惡搞高鐵:「回歸以來,特區『全新』的事物不多,不少人都說『好悶呀』、『冇新意』,如今終於有『新嘢』了;香港特區之內、西九車站之中,會有一個內地司法管轄區,實施內地出入境、安檢、衛生檢疫等法規條例,並由內地公安、邊防人員執法,港人從港方口岸踏過『一步』,就到了內地口岸和司法管轄區,真係夠晒新鮮和刺激,非試不可。」哇塞,內地執法這麼好玩,袁國強何不告訴香港人?
但以上的主題公園廣告不是重點,重點是社評說:「一些反對派政客和亂港傳媒《蘋果日報》,『如喪考妣』,大呼香港『割地』、『租界』,還恫嚇說未來內地司法管轄區將會『越設越多』,伸展到市區和全港,到時,全香港都會變成內地司法管轄區,『一國兩制』也就『完蛋』了。」藍絲KOL屈穎妍女士,日前也在〈身有屎者〉說:「當我看到香港反對派不斷發酵一地兩檢,真的覺得很無聊……反對派列舉了很多他們的憂慮,老實說,都是他們自己的憂慮。」我不厭其煩引述他們的話,只為證明一點:這群不知是裝失憶還是真弱智的人,根本在扭曲事實——質疑一地兩檢,從來不只反對派。
2015年12月15日,「愛國愛港」媒體《星島日報》報導某資深大狀對一地兩檢的看法:「若在高鐵的西九總站,有地方是執行內地法律,不再屬香港自治範圍的話,『哪管只是香港面積的零點○○○五百分比的地方,失去了自治範圍,把司法管轄權交了出去,香港人都要慎重考慮』,他強調畫出去的地方雖小,但象徵意義很大,會是非常危險的先例。他強調,因為方便的理由,就放棄香港的司法管轄權,對《基本法》十八條有衝擊,『香港市民要知道,代價有幾大。』」屈穎妍女士一聽這說法,很可能立即連珠炮發:「真低智啊,難道他們不知道解放軍已經駐港二十年?」很可惜,發表以上觀點的資深大狀不是李柱銘,而是全國政協委員、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胡漢清。
歲月是把殺豬刀,更是面照妖鏡。湯家驊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或者說,因為奇蹟,香港出現了千千萬萬對「湯家驊」,他們最可怕的地方,是只勸你搭高鐵勿喊「平反六四」,卻沒有告訴你:山東有個網民王江峰,因為在微信聊天群用過「習包子」這詞,被控「尋釁滋事罪」,判刑兩年。這就是內地司法,新鮮,刺激,非試不可。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