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05

【輔仁媒體】健吾:香港警察的政治智慧 (1461)

習主席看到那個警察時,說了兩句話,很多人有很多評論。陶傑就在光明頂中說,想不到香港警隊那麼insensitive(不敏感)。帶一個由廣東茂名出身的警察都算了,給他一個名牌,擺出一個簡體字的姓名,然後對國家主席說:「主席,請你放心,我一定會努力工作,做一個愛國家、愛香港的好警察。謝謝主席。」然後國家主席回敬一句:「這是正式錄用的警察嗎?之前要上警校嗎?」

你以為習主席聽到這些說話會高興嗎?他反過來問了兩條問題,問你這是不是正式錄用的警察,簡言之,意思就是:「你邊_度搵個茂利返黎扮警察呀?!D戲咁Q渣既?」上了警校,都說這些說話?陶傑說:「這簡直是侮辱中國國家主席的智慧。」

還有,當時特首梁振英叫盧偉聰向習近平交代香港犯罪率情況,盧偉聰即說道:「現在我們的犯罪率是1978年以來最低的一年。」習近平指出香港社會情況變得複雜,人口亦愈來愈多,但犯罪率反而有所下降。盧偉聰答道:「要感謝我們內地的公安部對我們的支持,沒有他們支持,我們不可能。」

陶傑就說,這樣子是什麼意思?「這句說話是什麼意思?是源頭減廢嗎?即是所有罪犯都是由中國來的嗎?」

根本這就是《晏子侍楚》的故事:

楚王安排酒席招待晏子。正當他們吃得高興的時候,有兩個武士押著一個囚犯,從堂下走過。楚王看見了,問他們︰「那個囚犯犯的什麼罪﹖他是哪裏人﹖」武士回答說︰「犯了盜竊罪,是齊國人。」楚王笑嘻嘻地對晏子說︰「齊國人怎麼這樣沒出息,幹這種事兒﹖」楚國的大臣們聽了,都得意洋洋地笑起來,以為這一下可讓晏子丟盡臉了。哪知晏子面不改色,站起來,說︰「大王怎麼不知道哇﹖淮南的柑橘,又大又甜。可是橘樹一種到淮北,就只能結又小又苦的枳,還不是因為水土不同嗎﹖同樣的道理,齊國人在齊國能安居樂業,好好地勞動,一到楚國,就做起盜賊來了,也許是兩國的水土不同吧。」楚王聽了,只好賠不是,說︰「我原來想取笑大夫,沒想到反讓大夫取笑了。」

為甚麼香港的警察那麼沒有政治智慧?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曾任警隊,為甚麼不為這一次的大show打點一下?這些說話,你給大陸公安聽到,一定笑得合不攏嘴。香港人真的要識中國政治嗎?這幾幕戲,幾句說話,你就知道香港人不太懂政治了。

原載健吾BLOG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