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9

【輔仁媒體】一百八十呎:所謂「孝順」,只是血緣勒索 (1360)

華人社會一向著重孝道,由細到大,不論社會定教科書都淨係會講仔女要點樣孝順長輩,好少講長輩(或者我哋將來做咗人哋長輩)應該要點樣為仔女付出。
父親節母親節要畫卡、要歌頌老豆老母,點解唔歌頌下仔女令佢哋得到慈父慈母嘅光環?
彷彿老豆老母生咗你條命出嚟,你就欠咗佢哋一世。

儒家嘅所謂孝道,只係搵套theory嚟維持社會運作,等每一代嘅老友記都有下一代埋單,唔使煩到個政權。
但就畀好多老豆老母用嚟勒索仔女,尤其老母,仲多咗十個月籌碼。

成為父母,係自己攞嚟;但成為仔女,我們都是無辜的。
父母自把自為生個細路出嚟,根本係佢哋欠咗啲仔女至啱。提供基本嘅養育係責任,唔係恩情。基本養育以外嘅,先至令仔女決定點對待父母。

我本人係避孕針下嘅意外,換言之我父母都唔ready我出現。
對於我嘅存在,老母一直都話連打咗針都有咗,佢同我一定好有緣份;而我老豆呢,由細到大都同我講「如果你冇出世就好喇」,「如果爹地媽咪冇你就好喇」,彷彿經過咁多年都無法接受自己有個女,亦彷彿冇發現佢之所以能夠自稱爹地都係因為我。
成長過程中,老母好錫我,連我靚過李嘉欣都講得出口;老豆喺出面應酬飲咗酒受咗氣之後,返屋企會打我,最後嗰次我二十一歲,佢拎起張有椅背嘅木櫈大大聲話要打到我毀容。
老母慳埋慳埋啲錢畀我讀書,等我大學唔使借窿;老豆會留返啲錢去澳門畀何鴻燊,以致佢後來中風死唔去又冇錢,搞到要賣樓拎啲錢返大陸住,亦都係因為咁我後來同阿媽搬咗去劏房。
老母話,就算係父母,做錯事都要同仔女道歉;我老豆話「天下無不是的父母」⋯⋯
正正因為老豆同老母作為家長嘅態度南轅北轍,我開始諗,仔女對父母嘅態度應該出自於咩。

我係一個唔孝順嘅人,我唔會因為DNA而供養、照顧父母。
我願意為老母下半世埋單,係因為佢對我好好,就算我依然一事無成,佢都對我好好;至於老豆,我畢業前就死咗,但就算佢未死,我畢業之後都會離家出走。
六月係我老豆生忌亦係我老豆死忌。To be frank, I’m glad my father is dead, and I’m lucky my mum is still healthy.

為人父母如果乜都同仔女計較,就唔好怪仔女有經濟能力都同你斤斤計較。
人非草木,如果仔女大咗就消失咗同你各自食自己嘅,你諗下自己後生時點對佢哋。
無私嘅孝只存在於童話,但現實不是童話。想八十歲仲有仔女有孫陪你飲茶嘅,一係你就宜家對人好啲,一係你就多幾層樓揸手。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