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8

【蘋果日報】馮睎乾:最純情的色狼──歐陽克 (955)

《東邪西毒》劇照

不同年紀讀《紅樓夢》,感覺也大不同:少年看愛情,中年觀世情,到老了,千帆過盡,見到的只餘空相。金庸小說亦然,從前看《射鵰英雄傳》,總循規蹈矩按作者意願,從郭、黃的視角看故事,處處痛恨老毒物的陰險、鄙視歐陽克的好色。後來看王家衛《東邪西毒》,明知是借他人酒杯,澆自己塊壘,跟金大俠本意無關,還是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咦,原來歐陽鋒也很動人。
電視播新版《射鵰》,吃飯時望兩眼,有晚內子見楊康去哪裏都要帶穆念慈,忍不住說:「點解成套戲啲壞人都咁情深專一?反而大好人郭靖,明明有個華箏,又走去一腳踏兩船。」
我答道:「咁點解楊過可以等小龍女十六年呢?因為小龍女靚過晒楊過識得嘅所有女仔吖嘛。金庸小說嘅男一,全部係外貌協會,喺呢方面,郭靖、楊過、歐陽克,根本冇分別。如果華箏靚過黃蓉,郭靖就唔會劈腿啦。」
重看《射鵰》,我終於感到青春一去不返,已無法再像從前那樣投入郭、黃內心,反而同情起歐陽鋒父子來。從白駝山那邊看過來,《射鵰》又是個怎樣的世界呢?先得明白,歐陽鋒、歐陽克都是內心無比寂寞的人,在他們中原永遠是個異鄉。他們之所以淪為歹角,與其說性本惡毒,倒不如說是中原、西域文化衝突,甚或是中原人赤裸裸的仇外心態。
歐陽鋒偏居西域,閉關廿年,沒娶妻,寡交遊,本來就有點自閉,不通人情世故。名為侄兒的歐陽克,實是他與嫂子私通所生的兒子,父子不敢公然相認,他內心的鬱結,可想而知。小說形容他「高鼻深目,臉上鬚毛棕黃,似非中土人氏,面目與歐陽克有些相似,頗見英氣勃勃」,又說他「目光如電」,這樣的五官輪廓,以今天標準,就是個有迷人電眼的英俊洋人。這鬼佬在西域稱霸一方,持有大量物業和珍寶,武功高強,有非凡的生活品味(養蛇作寵物),多才多藝(擅製毒,精通化學),簡直是鑽石王老五,但一被中原人標籤為「西毒」,形象就無可挽回地插水了。
歐陽克的人生更加悲哀。看外表,顯然是個男神:「一身白衣,輕裘緩帶,神態甚是瀟灑,看來三十五六歲年紀,雙目斜飛,面目俊雅,卻又英氣逼人,身上服飾打扮,儼然是一位富貴王孫。」沒說他像爸爸般「高鼻深目」,反是俊俏漢人模樣,可知媽媽應是漢人,且是絕世美女——否則孤高如歐陽鋒怎會「私通」?可惜這漂亮的混血兒,自小失去媽媽,「叔叔」老在閉關,白駝山應該也沒什麼好友,即使有錢有女,還是非常寂寞。歐陽克條件非常好,唾手可得的美女自然不珍惜,所以活到三十多歲也不懂愛情,直至遇到黃蓉。
金庸寫愛情,最令我動容的不是楊過小龍女,而是明霞島上,黃蓉施計用巨石壓斷歐陽克雙腿後,被歐陽鋒相逼,無可奈何救歐陽克,歐陽克仍感激不已,這時連黃蓉也歉疚了,說不用謝她,是她布下的機關,歐陽克竟然低聲道:「別這麼大聲,給叔叔聽到了,他可放你不過。我早知道啦,死在你的手裏,我一點也不怨。」好一個情癡,比得上正照風月鑒的賈瑞。
再看靖哥哥,不錯,郭靖是甘願為蓉兒死,然而他信義先行,蓉兒在後,自己擺最尾,人格儘管高尚,但論用情之深之真,反不若貌似禽獸的歐陽克。何況歐陽克也不是真的淫蟲,「搶婚」可能是白駝山風俗,他不過鬼仔性格。你看他活捉美女後,多數只是禁室培慾,「心想以自己之風流俊雅,絕世武功,時候一久,再貞烈的女子也會傾心,若是用武動蠻,未免有失白駝山少主的身分了」,真的採花賊怎會這樣傻?
歐陽鋒心中只有嫂子,正如歐陽克只愛黃蓉,兩人都是情種。歐陽克沒有媽媽,又不能像爸爸般用武學麻醉自己,唯有沉淪色慾,排遣寂寞。可惜他沒有西門慶的運氣,得遇李瓶兒,只能跟他的王熙鳳狹路相逢。歐陽克也許只能由張國榮演,大家才看到他有多悲哀。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