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2

【聚言時報】老駱:新時代革命:不讓座、不捐血、不買旗 (1570)

立法會選舉後,經常有人問某某去了哪裡,又問時代革命何時舉行。我雖然不能代某某回答,但倒可以借用這四字詞來發展新理論。

議會選舉結果挫傷制憲派,支那風波消滅獨派,青年頓失方向,陷入一片迷霧中。基於"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的精神,我提倡新時代革命,年輕人投降,承認「香港就是中國」,全面擁抱支…中國價值觀,由「不讓座、不捐血、不買旗」三大運動開始。

讓座有礙狼性,霸位揚我國威

港共政權提倡公共交通工具的「關愛座」,意欲逼迫青年,培養讓座風氣,依我看來卻是倒行逆施。天朝上國自改革開放以來崇尚叢林血酬定律,以「狼性」為榮:在中國,老人家摔倒地上也是無人摻扶,表面上是怕惹上官非,實際上是彰顯「適者生存」的社會定律。

讓座是假惺惺的「羊性」行為,是鼓勵弱者之道,對中國的強國夢造成傷害。青年們應當以不讓座為旨,人人以一己體力速度身位眼光霸佔有利位置,勝者得座,敗者站著,才是公平公道。這既是彷效我天朝上國在南海填海造陸的霸道,也讓我國國民在日常競爭中培育血性,以抵抗美帝那不死的亡我之心。

再說,香港老人時常批評青年「唔捱得」,換言之老人家便是相當「捱得」,青年讓位給他們,暗示老人們言過其實,豈非侮辱?一旦激怒一眾有為老年,他們不肯再貢獻香港,則我城沉淪,想起都怕怕,此位還是不讓為妙。

當然,有些青年狼性過度,刻意佔據關愛座並自號「關愛座獵人」,本人認為此舉過火。所有座位都是一樣,只要霸得到的,便是好位。

捐血損己利人不智,賣血有來有往公道

香港紅十字會時常聲稱血庫枯竭,著令青年湧躍捐輸。本來捐血救人是美事一樁,但在新時代革命精神下這明顯是「搵笨柒」之事,我等中國好青年不宜從之。

網上有傳紅十字會將血漿輸予私家醫院的中國富豪作手術或產子之用,會方連忙澄清,大部份血液都是用於公立醫院的香港病人,而且六成是輸給香港的有為老年。

「大部份」血漿為港人用,意即尚有「小部份」真箇是輸給大陸病人,而按照本港特首的言語技巧去推論,部份的大與小之間尚有很大空間。姑勿論如何,港獨廢青的賤血,豈能污染強國人民的貴軀?此其一;六成血液救助有為老年,又再一次侮辱「好撚捱得」的他們,不贅,此其二。

好了,就算我當紅十字會句句屬實,那又如何呢?如前段所言,咱們中國尚叢林法則,捐血是有血出冇糧出的戇鳩行為,須知我們中国大陸人是賣血的。付出了血液,收回金錢,有來有往,還是社會主義好。我國作家余華著有《許三觀賣血記》,主角靠賣血娶老婆買樓生子甚至養埋別人的便宜仔都綽綽有餘,為什麼大陸人的血就能賣錢,香港狗的賤血就免費任取?這證明香港人心未回歸,歪風需要及早更正。

當然,香港建立賣血制度,趕上祖國的優越制度需時,在此之前香港青年便要謹守「不捐血」原則,待落後的香港紅十字會可以賣血時,才考慮獻出寶貴血液不遲。須知你班廢青以後還會被慈母打爆缸,血還是留一點給自己好。

幫手買支好出旗?你見過乞兒捐錢給地主否?

買旗據說是義行,讓慈善機構募款扶助弱勢社群,本來我都相信,現在看來統統狗屁。

看看陳雲海先生的臉書帖子,所謂的慈善團體原來就是花錢去報章上登支持釋法的廣告,敢問一句哪間報館是弱勢社群呀?只有網媒如《聚言時報》這種窮西媒體有資格自稱弱勢吧!我捐錢買旗是期望用來幫助窮人、殘疾人士或孤兒,而不是幫傳媒大亨支紅酒埋單啊。

再者,你以為自己那個一圓數角好有貢獻嗎?以最知名的東華三院為例,事實上東華三院是大地主,持有全港一百一十項物業,年度租金收入達四億以上[1]。另外有網友研究過賣旗是效益極低的籌款活動[2],如是賣旗根本是無謂且勞民之舉,學子要犧牲周六假期做此等愚行,不如多睡一會。

廢青們,今日開始,請不負社會賢達所望,做個名乎其實的廢青。

The post 新時代革命:不讓座、不捐血、不買旗 appeared first on 聚言時報 Polymer.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