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30

【am730】月巴氏:月巴事 - 樹大招風?一個反諷。 (738)


 《樹大招風》上映時,我冇寫。唔好問點解,我都唔知點解。
其實我入場看了兩次。記得散場時,有人話有冇搞錯——佢一心諗住入場睇三大賊合作,然後交織出一場超大型槍戰……Well,我諗佢比較啱睇《寒戰》。
而我就鍾意到死。但這種鍾意,墊著一層無奈和冇癮。
冇癮是一種怎麼樣的情緒?可以是大賊葉國歡食完大茶飯後,深感自己揸槍搵食,原來及不上別人揸大飛搵食咁方便快捷,決定轉行,從商,但估都估唔到,過去明明佢搶人,而家轉過來俾人搶,在無需持械下撳住搶——過去還可以反擊,現在卻要不斷向不同階級官員呈獻數額不一但肯定價值不菲的「花樽」(仲有VCD機,而且一要,就要幾部,你有好多碟趕住同一時間play咩?);佢貪,但佢會搵條命去搏;狗官貪?就貪得印印腳。以前人人怕他,而家就連嗌碟鹹菜豬肉也要俾人睇唔起。冇癮。
 
卓子強,表面上最威最架勢,連香港首富個仔都俾佢老笠了,仲有乜可以做?冇癮。正如塵世間冇一個有錢佬會心足,作為狂妄大賊的他也要尋求新挑戰,這挑戰卻令他身陷一個唔熟地頭的險境,衰咗,衰得好樣衰。冇癮。
季正雄是三人中最兇也最悲的一個。他Keep住用各種方法收埋自己,他容不得有別人長期在他身邊(免得被人知道得自己太多)——他一直用最不外露的方式把自己藏身於鬧市、隱沒於時代,只是當他晚晚企喺馬會前望實對面間金舖以便為劫案從長計議,才發現,原來他費煞思量攞命搏所搵到的,竟然及不上一條大彩池。冇癮到一個點。
這三個在自己界別都算得上出類拔萃的人,同樣面對一個大時代來臨,同樣過渡不了這一個大時代。
是的,九十年代,香港的確有好多劫案,而劫案,就是用上最張揚的方式犯案(記得當年自己會盡量避免路過金舖,如果不得不路過,就會用摩打腳快快趣跑過)。當時也出現過不少借各類大案過橋的港產電影,不為捕捉甚麼時代痕跡或拆解甚麼中港關係,而純粹旨在獵奇,用獵奇手法滿足觀眾獵奇心。睇完這類戲,或許會得到一點娛樂,但絕不會帶來甚麼無奈。
 
所以我佩服《樹大招風》,借用了三個真實罪犯的原型,在事隔廿年後回溯一段我們經歷過的時間;更佩服借用了這三個明明窮兇極惡的人,拐一個彎,道出了我們對那段逝去日子的無奈,以及在大時代轉變下的冇癮。
而這種無奈&冇癮,不是無中生有,而是需要我們如實經歷了這接近二十年——這一段我們實實在在參與了的時間變遷,才會體會得到。
甚麼是時代的無奈?是我們都被注定去面對,過程中你話唔到事,一係接受一係唔接受——而通常是無奈接受(葉國歡為了籠絡個官,而要烚熟地為對方點煙)。明明不想接受卻又要接受,唔想咁但又唔知可以點,這麼一種日積月累交纏的矛盾,終於凝聚成冇癮。
當連膽生毛的大賊都感到冇癮,更何況小市民?
而事實是,再強橫的大賊,在時代變遷下也只能成為被玩謝玩殘的小人物,是他也是你和我。
樹大招風?由始至終都只是一個反諷。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fatmoonba@yahoo.com.hk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