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3

【am730】黃蓮:說三道四 - 墮馬後的真正主角 (659)


10月23日,在沙田馬場發生一宗嚴重意外事故,一匹來自澳洲,今年7歲,名叫「卡加動力」的馬匹,背著一直在鞭打著牠的騎師,為了滿足騎師和投資者,牠滿以為,跑到終點後就可以回老家了,在比賽尾段,牠拼命地跑,草地漸漸蓋滿雪花,烈日不見了,換來很多刺眼的星星,風很大,卻有種淹水的感覺,牠呼出了最後的一口氣,然後眼前的畫面全都變白了。騎師倒地,牠自己也跟著倒下去了。

騎師被送院,卡加動力卻沒有再醒來
關於這事故的新聞報道,賽馬版這次不是以一般刻板冷漠的方式去陳述,而是用娛樂新聞的方式報道,關鍵字有28歲、爆粗、停職、騎師妻子、J2、經理人曾志偉和贏過獎金逾260萬……然而,對於卡加動力的過勞而暴斃,卻輕描淡寫。
為何每次在賽事中發生墮馬意外,媒體的關注都放在騎師和馬主身上,而倒地的馬匹,就算沒有暴斃,受傷的往往都要被當場殺死?由一匹日夜被馬迷研究、被投資,賽前及比賽時被高度注目的「神駒」,一旦有受傷或死亡事件發生,自己就馬上被write-off?原來參與比賽的馬匹,就不過是連家禽、連寵物都不如的工具?通常這樣一問,就會有一籮理直氣壯的辯解,說甚麼馬一受傷,就很容易被感染、有併發症、很痛楚,長痛不如短痛云云,詭辯為一個不必要令馬再痛苦結果,堆砌一些自以為是的藉口,絕對不會拋出一句「救活一匹傷馬,是何等沒有經濟效益」,其實有多少人會認真思考過為何,是誰導致這個結果?

 
眼不見為高尚
近來愈來愈多瞄準馬戲團、動物園及騎大象等不人道對待動物的控訴,其實賽馬活動,亦不遑多讓。只是這行為被濃厚的利益因素包圍,就算明顯是不人道行為,大部分人都假裝看不見。
首先,馬不是自願去比賽的,他們的生命未展開,就已經被人配種操控,出生後被迫與母親分離,賣到遠方,骨骼未發育完整就被迫瘋狂操練,期間被鞭打、電擊和灌藥。擔心操練時受傷?放心,來,灌藥、噴液氮鎮鎮痛,再繼續練!沒有社交,沒有自由活動,練到肺出血都時有所聞。牠們不過是投資工具,如果狀態長期不達標,嚴重受傷,年老不能繁殖,馬主財困等,就會被賤賣或遺棄,然後被槍斃或打毒針(我拒絕用「人道毀滅」這組詞,因為根本不人道),牠們在未完全失去意識時就被屠宰,加工,肥肉就被製成馬油護膚品,生前未服禁藥的則被製成食物。(註1) 

 
毫無意義的犧牲
賽馬根本稱不上運動(除非騎師也落地一齊跑),賽馬不是尊貴盛事,也非娛樂,賽馬的真面目是虛偽、野蠻及冷血的賭博,是病態的。以差不多每場比賽都有馬匹傷亡的比率(註2),每年結算,枉死的,絕不會比鬥牛期間被虐殺的牛少。
伸延閱讀價(含刺):
「…首先撫摸牠的頸項,再輕拍牠,輕聲地和牠說話,讓牠知道你是友善的,牠便不會對你產生敵意……馬匹的第六感十分敏銳,能預知危險,同時亦可以感受到騎者的情緒……假如你不喜歡牠,牠是知道的,所以牠也可能會對你毫不理睬,不聽你的話。
大部分馬匹都性格溫馴,甚至懂得與人溝通,只要人類多跟牠們接觸,多了解牠們的需要和感受,人和馬便可成為朋友。」——香港賽馬會
(註1) 資料來源:PETA - animals for entertainment、香港動物報、One Green Planet及The Horse Fund。
(註2) 資料來源:The Washington Post、USA Today Sports。

黃蓮@shuo3daofour@gmail.com
兒時塗塗,狂妄不羈;求學期畫畫,思路迷離;求職期噴噴塗塗又畫畫,爬高爬低;閒暇時期製作藝品,不切實際。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