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3

【852郵報】852郵報:既然講支那不准宣誓,民建聯應該先鞠躬道歉 (2400)


青政兩位新科議員在議會誓詞中把中國改為支那,而游議員更加入「FXXKING of 支那」。他們當然是希望藉誓詞討好獨派的選民,畢竟網上有不少獨派人士以支那稱呼中國。

他們認為,當年孫中山也說「支那」這個詞語,為何今天不能講。當然我們知道「支那」這個詞語在今天有辱華成份,講出這個詞不需要講甚麼地方口音云云,你敢做,當然要認。講的人有心辱華,聽的人也感覺辱華,就好像愛國愛港陣營,他們覺得侮辱。所以各取所需,青政討好獨派選民,愛國愛港陣營討好愛國選民一樣。

雖然我覺得有刻意辱華成份,不過我不認為現在游蕙禎與梁頌恆需要道歉,亦應該畀佢地宣誓,因為我覺得有一件事比這件事更嚴重。就是民建聯有一個副發言人辱華,民建聯應當先鞠躬道歉。

各位看官也應該記得粗口大狀吧。

這位粗口大狀在議會與梁國雄議員對罵的時候提及「FXXKING Chinese」這個詞語,既然民建聯開了這個先例,為何青政兩位新科議員不能講「FXXKING of 支那」。我覺得,馬恩國(圖)的問題比現在嚴重。

他所提出的是「You are not even the FXXKING Chinese」
當日是2013年2月18日,當時馬先生以另一組織的身份出席公聽會,而長毛亦質疑他的民建聯發言人的身份,他當時提出「民建聯唔啱呀?我愛港愛國有咩唔啱呀」。換言之,馬先生是強調自己民建聯的身份。

我所說的會議是這個會議。
http://www.legco.gov.hk/yr12-13/chinese/panels/ca/agenda/ca20130218.htm

依據《文匯報》2013年3月24日的報導《EQ圓籠茶粿饗客》的說法如下:
「EQ回應時說,當日馬恩國是以個人而非民建聯身份參與議會討論,但外間卻誤以為他代表民建聯出席,為此,民建聯主席譚耀宗近日亦向會員作『溫馨提示』,提醒大家旦凡出席任何公開活動,最好先行通知總部以防萬一。」

而當時的民建聯主席譚耀宗接受D100訪問的時候,只是強調「我地會提醒吓」。「FXXKING Chinese」要「提醒吓」,「FXXKING of 支那」就要道歉,請問是甚麼道理?如果青政兩位議員加入民建聯的話,那麼李慧琼主席的處理就是「提醒吓」,而不是要求道歉,對嗎?

當日他是民建聯的司法及法律事務副發言人,儘管當日他不是以這個身份出席,但副發言人的身份等如民建聯的發言,民建聯作為愛國愛港的政黨,一個副發言人說出「You are not even the FXXKING Chinese」,請問民建聯為何不鞠躬道歉。

有人利用一班歷史系的教授級人馬來發聲明,有好幾位都曾經是景仁的老師,景仁在此就提醒各位老師,政治是一條歷史長河,要出聲要先留意一下這條長河有沒有先例,「FXXKING Chinese」更加是辱華,請你們也一樣登報要求民建聯道歉,否則你們就是有違歷史求真的精神。

不過,公開大學某位教授,只看到青政辱華,而忘記了民建聯已經辱華了。

(原圖為蘋果日報圖片)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