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7

【am730】高山行:高山景行 - 狗仔隊的權責 (118)


梁天琦被跟蹤事件竟這麼快便有新發展,被識破的第一個跟蹤者,原來是來自一份左派報章,兩人先口角後動武,誰是誰非?坊間立時出現了兩極爭議,事件已無可避免對雙方形象帶來負面影響,又是一宗典型雙輸案例。
 
記者對新聞或公眾人物作追蹤採訪,已非新鮮事物,並早在十多年前再被幾份主流報章發揚光大,讀者對人物的起居生活及人際關係網絡每有好奇之心,傳媒捉著這個癢處將狗仔隊報道盡情發揮,其實亦無可厚非,尤其對應在娛樂圈藝人界的花生報道,確可搶到不少眼球。又不知何時開始,狗仔式採訪又已進化成為以激將手法爭取回應的殺著,例如狗仔一輪咀式向追蹤對象大數蜚短流長及親朋戚友關係秘聞,故意觸怒對方情緒及博取對方衝口而出的回應,令整個狗仔故事可以繪形繪聲,賣點自然便大得多了。
 
今次事件中的記者,據說曾是銷量高企刊物的前狗仔成員,大概他都是秉承著前僱主的採訪指示或作風,刻意惹怒對方以博取吸睛回應,但套用在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特別是一個極受矚目的新興政界人物,反應自然是兩回事了,亦不會輕易如願。
 
追蹤式採訪本身沒大問題,但底線應是不可打擾對方的正常起居生活,記者也可再作多方打探及旁敲側擊,惟絕不可惡意埋身騷擾。對於被跟蹤者而言,既然自己身為公眾人物,惹來群眾及傳媒目光實在無可避免,言行盡量小心謹慎便是,事無不可對人言,正是光明正大,又那怕人家跟蹤打探?絕對犯不著跟對方口角動粗,最後輸的必然又是自己矣。
 
再進一步看,事件的爭議性可能源起一方是左報記者,另一方則是激進本土派,兩者壁壘對敵分明,又若跟蹤者來自黃絲報章,被跟的則是一個貪官、政棍或奸商,就算同是出現動粗場景,相信坊間迴響肯定截然不同的了!

逢交易日刊登

股場人生,儼如高山行走,
稍開一步,別有一番景緻在
心頭。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