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4

【熱血時報】梁文韜:自古以來根本就沒有一個中國 (4839)



面對香港人、台灣人及其他族群的獨立主張,中共近年動不動就說這裡或那裡是自古以來中國的一部分,因此,不少具爭議性的地方都被宣稱屬於現在中共操控下的「中國」。可是,退一萬步說,即使接受中共的大中國主義史觀,這個說法都充滿謬誤。

大中國主義史觀的貧乏

大中國主義史觀假設了朝代觀念,所謂的朝代可以回溯到夏、商、周,故此,所謂的「中國」就有五千年歷史。那麼中共聲稱香港自古以來乃中國一部分,到底是指多古老的「中國」呢?按照新華社近日的說法,「秦朝」以來香港就是中國一部分。

可是,既然中國自「夏朝」開始,就應只有「夏朝」統治過的地方才是「中國」的地方,那麼香港就不屬中國,但是如果包括之後的「秦朝」在內,中國各「朝代」統治過的地方都屬於中國一部分,那麼越南、中亞國家及俄羅斯的大部分地方都屬於中國,這固然是一個荒謬的說法,跟「英國的Bath 城市曾經由羅馬帝國統治過,所以是屬於意大利一部分」的說法一樣荒謬。更荒謬的是中共曾經將不少具爭議的領土無償讓予蘇共,怎麼不跟俄羅斯要回來呢?

香港洗腦歷史教育下的中國化

香港人從小所接受的都是源自中華民國統治術底下的中國歷史洗腦教育,過去的歷史教科書早已將香港劃進古代「中國」的版圖,令人最印象深刻的是,所謂的戰國時期之楚「國」在以前的課本中已經包括了香港。不過,是不是由於戰國時代處於分裂狀態,而「楚」並非大一統的「國家」,故不屬於新華社眼中的中國?如果「楚」乃周「朝」的諸侯,「楚」其實也是屬於中國一部分,而非始於秦「國」。

當然,另外有個說法是「楚」甚至「秦」的版圖實際上未及香港,因此,香港並非自古以來中國的一部分。不管如何,以上的爭論假設了源自於西方的現代國家觀念適用於古代,但這是值得商榷的。古代不太可能有現代國家論述中最關鍵的疆界觀念,權威的施展是以城池為根據而不是具體的地域。我們現在投射到古代的所謂國家充其量只能稱為「府城聯合體」,被眾人認可而擁有最高權威的領導者身處的城可稱為「府」,其他不同特定範圍內的民眾集處地可稱為「城」,領導者將「府」跟「城」以線連結起來所包覆的地方當然可以稱其為「領地」,但實際上能管轄的地方只有城及府的範圍。府城聯合體跟現代國家的組成方式相去甚遠。

支那土地上的三個中國

西方過去一般以「China」來稱呼支那一帶的地方,主要是指東方世界盛產瓷器的領域,這是一個地域上的用詞,跟「Europe」泛指大家目前所熟悉的歐洲地區有類似的意思。日本正是用支那一詞來將描述清國的地域,而被高度懷疑患有戀童症的孫中山也常常運用日本對支那的用法;當然,後來中日交惡,支那一詞被賦予貶義之意,但其實是可以用作較中性的地理描述。

「中國」其實只是一個政治產物,沒有五千年,充其量也只有105 年,而且不只一個。滿清敗亡後的新政體必須有個現代國家的名稱,無論是中華還是中國,都是要概括承受清國所謂的版圖。現代國家的確立始於十九世紀中後期,國家間的相對平等觀念則源自二戰後聯合國的成立。後滿清時期到現在總共其實有三個中國,國民政府宣示成立的中華民國、袁世凱的中華帝國及一九四九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目前處於並存的狀況。未來若台、港能順利完成獨立,則會出現至少兩中以及一台一港共四國。

(原文刊於第四十一期《熱血時報》,於2016年4月17日免費派發。請支持文化抗共,訂閱《熱血時報》:http://www.passiontimes.hk/?view=regform

(Youtube截圖)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