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5

【熱血時報】盧斯達:可憐人的可憎處 (589)

中國山東,一間藥廠生產了過百萬支假疫苗,並且已經流入市面。這些疫苗的主要對像,是小朋友的一系列防疫針。中國父母恐怕兒女誤打假疫苗,於是又跟來香港搶床位、搶奶粉一樣,來香港預約打防疫針。現在很多香港健康院已經接到一堆中國人的預約。

在方向報見到一篇評論,有人說:「香港請原諒大陸孩子來搶你的疫苗」,通篇就是說一些左膠式的結構性問題,總是馬上便去到體制問題,為何為何有假疫苗,中國的藥物監管制度有甚麼不是之類之類。「可憐天下父母心,希望香港能夠諒解」、「中國大陸空氣有霧霾,食水有污染,食品有黑心,奶粉有毒,疫苗有問題,道德淪喪,社會黑白不分」……好了,說那麼多,一句:咁又點?香港就要為中國的問題買單?

中國人自己,或者是中國人的同情者,總是墮入這種自我哀憐。他們次次為其他地區的人民製造災難、麻煩、不方便,從奶粉到防疫針,也總是大言炎炎,加幾滴眼淚,然後拋出鴉片戰爭以來中國的百年苦難、人民水平有待提升、三歲死老豆五歲死老母之類的故事,有苦衷的,有原因的。

問題是,這是閣下的問題啊,這是貴國的問題啊。冤有頭債有主,前面右轉是政府。我同情你,那誰同情我呢?彷彿每個人只要拋出那隻死掉的小強,打官司「打感動」,就可以變相為所欲為。自己製造問題,還輸出到其他地方,然後好像別人都有義務去幫手排憂解難。中國人可憐嗎?可憐。但這可憐中也有同等份量的可憎。

這種行為,基本上只是撒野、玩野,打感動、博同情,這是無賴。中國人不是喊打喊殺,說要用解放軍鎮壓香港人,就是「打感動」,虛情假意,用其他地區人民的同情心和道德感綁架他們轉頭,取得自己的方便和利益。

奶粉疫苗空氣毒食,全部是政府出問題,那去跟政府糾纏也是蟻民的責任,很麻煩,但只能如此。一窩鋒地來香港打針之前,為甚麼不反省一下自己的國家為何號稱強國,但強國的子民卻活得提心吊膽,尊嚴何在,一支疫苗都要勞師動眾到香港打,究竟十三億人有沒有廉恥,他們熱愛的祖國、擁護的黨,在宰殺他們的兒女,但他們極為自然的視而不見,然後望著《到香港打疫苗》的攻略,問題就解決了,然後他們又可以安逸的過日子,直到之後又有另一樣黑心假貨,之後大家又七嘴八舌的討論怎樣到外國解決。

一個有尊嚴、有自尊的人,活在中國,應該會覺得不快樂、覺得羞愧、羞恥才是,但中國就是有這個魔力。與不善人居,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高貴的中國人,不是死了,就是流亡,否則無法生存。中國的統治固若金湯,因為它成功培養了低標準的國民、萎曲求存是本能反應的一代。如此世界,彌勒降世尚不能救,但以前一代香港知識青年,竟然相信用民主可以拯救人的靈魂。

不行,現在民不民主,疫苗、護士、醫生,也就是那麼多。世上可能有民主,但一定沒有五餅二魚。香港的爸爸媽媽、有資源生兒育女的中產,你要自己的兒女打疫苗,還是讓給可憐的同胞,考驗道德含金量的時刻已經來到。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