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7

【熱血時報】葉政淳:「暴徒」形象學 (979)

旺角在初一發生暴動,至今70多人被捕,多人被律政司以「暴動罪」起訴,其中一位,是一名24歲的香港大學哲學系5年級生,他叫梁天琦,是「本土民主前線」的成員,也是剛完結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參選人之一。旺角暴動,令他聲名大噪,最後在補選中以6萬6千5百24票,高票落選。

熱烈的選舉過後,罪名未過。由於被梁振英未審先判,將梁天琦定為「暴徒」,反令他的名字繼續不脛而走。

大概人人心中對暴徒二字的套板印象是低學歷、缺出路、上游無望,外型粗魯、吸煙紋身、長髮染毛、滿嘴粗口成文諸如此類。萬料不到竟然是一個香港大學學生、戴一副粗黑膠框眼鏡,皮膚白晳,口齒清晰,言行斯文,如此令人大跌眼鏡,強烈反差令人頓生好感。

記得早前年大熱的日劇《Legal High 2》(律政狂人)也有類似的一幕。搖滾樂手懷疑自創歌曲被知名演歌填詞人抄襲,找來主角古美門興訟討公道。初審時女搖滾手一副重金屬視覺系的裝扮,舉止粗魯滿嘴粗口。法官、陪審員、旁聽甚至女主角黛真知子,都為之咋舌,搖頭嘆息。檢控官甚至嘴角上揚覺得這場官司贏定了,可是蹺著二郎腿的古美門一副淡定的樣子,令人看不透。

隨著故事推進,終於來到終審。女搖滾手被傳召上庭作最後供詞,甫一出場,就令所有人張口結舌。她穿著一身整齊的行政套裝,一頭亮黑的長髮,斯文地走進法庭向法官禮貌地鞠躬。古美門毫不驚訝,因為這從頭到尾都是他指示女搖手行動。

最後女搖滾樂手勝訴,這已無關本文宏旨。古美門的策略,跟梁天琦的形象形成過程十分相近,原理都是當人的主觀概念,跟眼前事實有強烈對比時,產生出魅力。分別只在於古美門經過周密計算,梁天琦是由一連串偶然生成。

梁天琦先被冠以「暴徒」之名,後展示出文士的談吐風采,給人文武兩道之感而加分。競選論壇的率直言論,充份表現出他願為香港犠牲的赤誠,完全扭轉「暴徒」一詞在公眾中的負面印象。

可是大家必須謹記「暴徒」始終是「暴徒」,要做必須做的事,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犯該犯的法,動該動的武來反撲暴政。太過正面的形象,只會令到「暴徒」以後行事礙手礙腳,一不留神,又會跌進負面反差的深淵。所以敬告各位,切忌造神,把梁天琦捧成天上有地下無的一個本土派神人,中了共產黨和美帝泛民的「捧殺」奸計。

美好正面形象,對一時的選舉確有幫助,但長遠下去,必須要維持「暴徒」該有的形象。造神只是策略,補選完畢就要醒覺,梁天琦跟你我他一樣,都是個普通香港人。他不是聖人,也有缺點,都有過去。他束過長髮,會吸煙,平日粗口滿天飛;他不是處男,有過不止一個女友,或許在你看不見的地方也有紋身。

致所有打算出選九月選舉的「本土派」候選人,我們被泛民土共夾擊是必然發生的事實,所以人該有的缺點,均應該盡早自招,及早「拆彈」,管理公眾對自己的形象期望,不該一味盤算著如何「入屋」來逢迎合公眾。儘量拿捏兩個極端的平衡點,才有望建立自己的鮮明角色,鞏固基本票,搶奪游離票。

本土派的敵人——土共和泛民,都想本土派死,所以開始轉風向,一個扮開明,一個扮欣賞,欲把梁天琦當祭品,高高捧起,重重摔下。人升得越高,死得越慘,早有不少「靈童」先例,怎能如此容易忘記?

政治就是這樣殘酷,並非那些迷戀純潔俊男,整天嚷著「天琦BB好Pure好True」的無知少女家家酒遊戲。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