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4

【熱血時報】靳民知:關於二二八新東補選,我要說的是...... (670)



關於二二八新界東補選,我要說的是......

「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大學》

點解會係18 vs 17?

未談選情,必需先談當下立法會直選議席,非建制派為何二○一二年選舉後,僅得一席些微優勢,以致今次補選,有分組點票形勢逆轉之險?

事緣民主黨在二○一○年,走入中聯辦密室談判,提出所謂「改良方案」再於伙同建制派於立法會通過,出賣民主運動。立法會由六十席增加至七十席,功能組別的五席由俗稱「超級議席」的「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組成,五個地區直選議席由五個分區均分。

結果何俊仁、涂謹申及馮檢基三位資深直選議員,轉戰「超級議席」,但七張候選名單角逐五個議席,當中只有六張名單有競爭力,幾近「等額選舉」,泛民贏得三個議席,但五個當選議席中何俊仁得票最低,只以得票率百份之一點八三之差,險勝劉江華,在分組點票機制內的比數,卻是廿五比九,即使把立場搖擺不定的梁家騮計算在內,也不能逆轉局面,泛民在「超級議席」贏三席或兩席,實無關弘旨,所講「化量變為質變」,真不知從何說起?

反觀民主黨出賣選民,觸發民主運動大分裂,三名資深直選議員,轉投功能組別,再加上泛民排陣配票策略一貫業餘,結果選情大亂,直選新增的五個席位,以得票率最低的最後一席計算,民主派只贏得一席(范國威對王國興、梁美芬、謝偉俊及麥美娟),兩邊共新增的十席,民主及建制比例是四比六,打破了「六四黃金比」,在立法會議席的總比重遠不及○八年選舉,泛民主派在地區直選上之議席由上屆的十九席反倒退至十八席,跟建制派的比對由十九比十一大幅收窄至十八比十七,連同「被逐出泛民」的進步民主派,才勉強保住政改否決權,及分組點票直選議席些微優勢。

若二○一○年民主派一起團結參加五區公投,繼而否決政改方案,又豈會出現地區直選比重大減之窘局?假設泛民近日散佈一旦周浩鼎勝選,將修改議事規則滅絕拉布的說法正確,難道民主黨及其「終極普選聯盟」的友好不用負責嗎?

點解會有呢次補選?

公民黨前新界東議員湯家驊,於五區公投期間,屢屢大唱反調拆台,那是戰時犯軍紀的重罪,即使他後來在二○一○年政改方案投反對票,亦無法抵償罪責。

若說在二○一○至一一年間,把湯家驊驅逐出公民黨,他隨即辭職並引發補選,再招致政府指控「浪費公帑」的把柄,哪一二年立法會期終結,本應是厲行黨紀的良機,並乘機扶正楊岳橋出選新界東,順道完成該區的世代交替。嫌太「不近人情」,也可黨內決議,新界東楊排名單首位,湯次之,反正新界西也有郭家麒及余若薇的排名次序例子援引。

觀乎現時楊岳橋大致得體的表現,即使二○一二年湯家驊自行參選,湯失去泛民傳媒及選舉機器的奧援,楊的勝望仍可看高一線,至今已有三年議員資歷,根本不會出現湯家驊自把為退黨辭職,分組點票直選議席些微優勢岌岌可危之局面,這是公民黨優柔寡斷、黨紀蕩然,姑息養奸的惡果。

若把梁天琦一句「抗爭無底線」無限上綱,指控其不負政治責任,哪民主黨及公民黨不為上述事情,至少向公眾道歉(最近楊岳橋在選舉論壇,僅以個人身分致歉,但黨高層施行紀律、立法會投票意向及選舉排陣決策,楊根本無從負責),又是哪門子的政治倫理?

#我替楊岳橋感到可憐

魯迅評其筆下人物孔乙己,有「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及「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之語,這何嘗不是楊岳橋,以至所有仍留在泛民新生代的寫照?

他們對大老的所作所為未盡同意,卻貪戀大黨資源及友好傳媒霸權之照拂,不敢自行開拓出路,被動等候長輩退休,希望屆時取而代之。楊岳橋的機會來了,但政治氣候卻已丕變,雖有勇氣承認自身陣營的不足,有不惡意攻擊梁天琦的政治倫理,但為他站台的「盟友」們,卻是私怨蒙蔽理智,或恐懼抗爭運動的領導及話語權一去不返,負面攻擊火力全開,或含沙射影或指名道姓,賣相極其難看,似倒米多於助選。

我固然替楊岳橋感到可憐,但那也是他自找的。楊的悲劇,對不向中共屈膝、有意從政的年輕人,甚有警世意義。

現在香港已陷獨裁統治,挑選新代議士,是挑選有效的抗爭武器,你還要選七號,是你的自由,但那與相信戰列艦及騎兵,是現代海陸戰決勝兵器/種無異。

最後,講多幾句政治暴力,我很想知道泛民社運中人,到台灣及韓國交流時,有沒勇氣指控對方:「你們的民主運動受到暴力污染,是不正當的!」

新東候選人包括
1.劉志成(獨立)
2.黃成智(新思維)
3.周浩鼎(民建聯)
4.梁思豪(獨立)
5.方國珊(獨立)
6.梁天琦(本土民主前線)
7.楊岳橋(公民黨)


原文連結



3 comments:

  1. 罔顧事實, 胡說八道, 不值一哂.

  2. 一針見血。

  3. 靳先生引「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大學》 ,指出審度世情事物,絕非不經意隨波同流,用時下流行用語描述,就係切勿被內容混淆不清的『懶人包資訊』誤導,自己的決定取向,要睇清因果緣由,切勿人云亦云,如此決定兼且關乎眾生,不獨個人喜好,政治投票尤甚。

    正月初一晚的事態發展,就如一石擊起千重浪,再經『新東補選』引出眾生相,得見今日『本土意識』壯大之快,聚得一眾人才俊傑,包含勇武義士、文宣議仕,不論文武,個個知所取捨 ,理念清明,絕非人云亦云之眾,喜見今日青年沿此路進,敢信香江未至覆亡,老港人理應相互呼應,促成年輕一輩重建安身立命之所。首要取回港人自主自治,免受外圍政治干擾香港民生!

    懇請大家奮力重建〝香〞港!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