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8

【852郵報】游清源:「習馬會」不提「一國兩制」  香港利用價值所餘無幾 (1017)


2015117日(星期六)

因為「習馬會」,所以還是忍不住要說幾句。

有評論認為,「習馬會」對香港有很大啟示,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台灣政府與民間力量結合,可以頂住北京的影響;但香港政府的意見卻偏向中央,令香港無法頂住北京的壓力,云云,這,固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更根本的問題恐怕是,在北京眼中,香港的政經價值已經所餘無幾,而「現眼證據」是……

「習馬會」在「中立地帶」新加坡舉行,主旋律是雙方都一再重申「九二共識」(即是「習先生」重申「海峽兩岸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以及「馬先生」重申「一個中國,各自表述」與「交流、對話、擱置爭議」),但卻隻字不提「一國兩制」。由此或可反映,至少其中一方(很大機會是馬方)認為,「一國兩制」已經失去討論價值。換個講法,亦即香港已經失去「示範作用」。

香港的政治價值「被消失」,經濟價值又如何?

科大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雷鼎鳴近年反覆以GDP數據指出,香港對中國的經濟價值已經江河日下。例如今年4月30日他在《信報》發表評論文章,批評泛民叫價愈來愈高,卻罔顧香港的經濟實力:「在《基本法》公布的1990年,香港的GDP佔中國GDP 25%,中央政府當然百般遷就香港,但去年香港GDP已降至中國的2.77%,在內地眼中,香港的經濟地位自然下降,中央政府可能會對泛民感到奇怪,經濟實力大幅削減後卻叫價更高、行動更激烈,究竟憑的是什麼?」

我們暫且不論雷教授的政治立場,其「經濟分析」可算反映出北京對「香港價值」的其中一個重要考量(雷教授更引述李光耀認為中國看中的只是香港的經濟作為佐證)。

打「國際牌」又如何?

《信報》創辦人林行止認為,無論政經,皆不可為。今年2月3日,林行止在其《信報》專欄就美國國會有一個新提案發表評論。該提案準備就1992年訂立的的《美國─香港政策法》加以修訂,若香港失去高度自治,便會禁止香港繼續享有諸如比較靈活的出口管制和免簽證旅遊等優惠。林行止指出,此舉不但會被北京「定位為外部勢力的介入」,而「美國一旦終止對港的優惠,香港作為國際都會的先決優勢便被削弱甚且剷除,那在中央政府眼中,比巨富變相撤資更加微不足道」。

餘下的是「金融貢獻」。

對北京來說,香港在這方面暫時仍有利用價值,但隨著中國在倫敦發行人民幣債券,以至開展「滬倫通」的可行性研究,還有開發前海成為金融中心,在在顯示北京連金融都不想倚賴香港,其收服香港之心,可謂路人皆見。

香港還有轉機嗎?那就要看中國政經力量會否由盛轉衰……

忽然想起《教父續集》的其中一句名言:「Difficult but not impossible!」

(原圖取自:央視新聞微博)



原文連結



1 comment:

  1. 中國政經力量會否由盛轉衰? 不言而喻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