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06

【花生新聞】蕭少滔:香港大學高層的新仇舊恨 (4295)

港大副校長遴選爆出了一個大頭佛,此為之新仇。但舊恨,倒沒有太多人留意。

閒話稍後詳談,重點其實只得一個:中港矛盾。

所謂新仇舊恨,都是同一個主旋律而已。

話說網民心水清,多謝高登巴打;就盧寵茂大罵馮敬恩「泄密」一事,反過頭來追查,發現盧寵茂只不過是兩年之前,就自己用過同樣的「道德理由」,自行違反保密責任,大鬧當時(2013年) 遴選港大校長馬斐森內情,當時盧大教授直指馬斐森為「三無」人士:無知、無能、無心。

而該次「泄密」,與今次馮敬恩所造成的,有一個「異曲同工」的妙處,就是「曲線泄露了國情機密」。

想想,作為一個學者,馬斐森又怎會是「無知」呢? 原來盧寵茂心目中的「無知」,是「對香港、對中國、對亞洲」的「無經驗、無認識」,此為之「無知」云云。

至於「無能」,竟然不是指學術能力,而是「不懂中文、無法溝通」。而所謂「無心」,是因為並非「一心為港大」,尚有其他職位空缺,也有「報名」之類。

先說「無心」這回事,對比起孔老夫子「干七十餘君」,只求一個賢君肯用其說,以濟天下。如此說來,孔子應該比馬斐森更為無心十萬八千倍也不止了吧? (記住,「干」是指「親自拜訪」,不是「幹」;簡體中文由電腦翻譯就會變成「幹了」七十餘君,真係拍四仔都可以過世矣)。

很明顯,當時已經有人「聞得出」一陣異味。何解咁大仇口? 而且又是全部同「中國」有關?

於是大家又翻一翻舊賬,就不難發現一段消息,又要多謝高登巴打,就是「港大深圳醫院」變了一個蝕本的無底洞的事實。

早在「副校事件」未爆發之前一年,已有報導(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0918/18870203),盧寵茂直言:港大醫學院未來重心可能在深圳。因為「港深醫院可申請上千萬至億元的內地研究經費,較本港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每年100萬元的研究資助高…」!

所謂有利爭取「研究經費」也者,又未必全然是理由。反觀「深圳政府拖欠的2億元涉及港大人手費用,深圳政府直言要待醫院收支平衡才繳還欠款,盧指該院要收支平衡幾乎不可能….」,因此如果可以額外「拿」到每年過億的「內地研究經費」,那就一天都光晒矣。

事情很明顯,就是當年有人自告奮勇,將港大醫學院的名譽和身家押注在深圳這家醫院身上….結果爛尾收場。還被中國官方單位,以中國的邏輯,拖欠了一大筆不可能「自己搞得掂」的爛賬出來! 於是乎,對於「港大需要一個中國通」的理由就來了,因為盧寵茂提出的「解決」方法是基於這個理由的:港人不能太過本土主義,要求以公帑聘請的人只為港人服務。

什麼叫做「港人不應太過本土主義」? 反過來讀是這樣的,「只要拿了港人的公帑補貼,而同時能賺取國內的人民幣來填數…」那就「一切都好辦了」。

看明白了沒有? 盧寵茂的「良心」,其目的是要拿香港人的公帑資助,去拯救沉沒中的深圳醫院,而實在要曲線資助的,是賴賬的深圳政府。

看清楚沒有? 盧寵茂大發中國夢,不過中國政府沒有發夢,很清醒地賴了債;然後….計劃由太本土主義的港人拿其他港人的血汗錢去替中國政府埋單。@#$%^&*…..

馬斐森當時「黑馬爆冷」跑出,老實不客氣,一屁股坐上了港大校長的寶座,不過根本不懂得賣中國的賬….那怎麼辦?  而且在雨傘運動之中,充分反映了其背負的「普世價值」,斷然捍衛港大的師生安全和言論自由。這些,都是當年盧大教授「早就向中央清楚反映」了的嘛。

而陳文敏的死罪又是什麼呢? 除了在佔中立場上,與馬斐森保持一致之外,大家不要忘了:遴選委員會挑了陳文敏出來,而遴選委員會的主席,正正就是馬斐森! 還不是「帝國殖民主義亡我之心不死」? 如何對付是好? 當然是「射人先射馬」囉。

於是乎,事情又是「巧合得很」。就在成功爭取「推翻遴選委員會的任命建議」之後,10月2日,就有報導:香港長者醫療券即將擴至港大深圳醫院使用(http://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51002/s00001/1443758676963)

這個「政策」,正好就首尾呼應盧寵茂在一年之前所指「港人不應太過本土主義….」。香港人的公帑,結果真的用了來替深圳政府「找數」。今次,盧寵茂一直朝思暮想的大計終於可以「夢想成真了」。

可能….港大深圳醫院,這個盧寵茂的 baby,終於有救了。不過,港大呢? 誰來救? 香港呢? 又有誰來救?

而這一個動作,也對其他極之熱愛中國人民(幣)的港大教職員,發揮了極大「反殖動員鼓勵」,於是乎很多大家平時沒有留意的人和事,都爭相跳出前台來了。

例如,一個名不經傳的「港大教育學院副教授」李輝,也跳出來參與對陳文敏的「批鬥」。(李嘉誠所指的民革式思維,有樣板的呀)

不過,這又正好由這個攝石人「自爆」了另一件更加深層次的「國情」出來。

李輝是何許人? 在香港這邊,是「屈就」在港大的教育學院裡面,當一個「幼兒教育」課程的教職員。但事實上,李輝非常專注的,是「香港學前教育學院」的「KMBA 專家」! 名義是香港機構,實在是在國內大搞「學前教育」專門教人如何營運幼兒園,包括如何在香港和外國升學之類的「實用技巧」。名堂大得很,是「幼兒園工商管理研究生課程」噢。http://kmba.hk/CT/Index.html

這個才是愛國又發財的正當生意嘛。講穿了,這位李副教授的「予人方便」,替國內「作育英才」,又和盧大教授拿了公帑去救深圳政府又有何分別了?

所不同者,程度問題吧? 相信起碼李副教授,是自己努力向外賺錢,而不是「氹」港豬拿港人的公帑去填數嘛。至於他是否做「義工」,這就由他自己來解畫好了。

不過,這還未止,剛剛講到「另一個曝露」:這位李輝先生,正正就是在國內拿了「優等教育」之後,「移民來港」的「新香港人」,以「專家」身份,安插在「港英殖民教育意識形態核心」的港大教育學院之中,全力負責為香港人的孩子度身訂造「幼兒教育」的。而所教者主旨何也? 普教中以及愛國教育囉!

因此當各位家長奇怪自己的寶寶為什為在上學回家之後,會鄙視你講的廣東話,然後見到國旗就很激動地立正唱國歌。這些「影響」又怎會是「外人」可以造得到的成果呢?

因此這位潛藏不露的「香港教育專家」,其實真的沒有講錯,他的「影響力」絕對比起不懂政治的一介書生陳文敏,大了不止200倍。正如「鉛水」一樣,有些東西,對幼兒的影響,又當然比對成年人為大嘛。而且身負「師資培訓」的重任,這位李副教授面對希望取得幼教資歷的待業老師,比起陳文敏只針對港大法律學院的離地精英,其廣泛深入的程度,更加不可同日而語矣。

新仇舊恨,港豬又懂得多少? 可能還是李嘉誠比較「挑通眼眉」吧。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