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02

【主場博客】戴緻賢:維多利亞城界石尋寶遊 / 戴緻賢 (755)


身為香港人,認識我們居住的地方也許是我們的責任,而了解我們居住的地方之歷史,可以說是重要一環,原因很簡單,作為本土香港人,必須作出自身準備,去抵抗他日有機會出現的“中共是香港開埠以來發展香港的中流砥柱”之類聽到也令人毛骨聳然的屁言。

堅尼地城巴士總站側的東華痘局紀念建築

堅尼地城巴士總站側的東華痘局紀念建築

作為一個行山領隊,除了對香港自然生態環境外,筆者閒時也有留意香港的本土歷史發展,以及閱讀一些香港本土民俗文化的書籍,藉以加強個人知識修為。

堅尼地城科士街樹牆,西環人的神樹

堅尼地城科士街樹牆,西環人的神樹

克頓道巧遇松鼠

克頓道巧遇松鼠

在剛過去的重光紀念日70週年前夕 (2015年8月29日),筆者與山野間班長進行了一次香港島尋根之旅 – 尋找維多利亞城界石行。在網上流傳有個別界石受到威脅,所以筆者特意安排行程去看一下。

早在香港開埠的1841年,英國人打算在赤柱一帶建立地方政府總部以及開發為城市中心,後因衛生及物流支援欠理想,於是把開發城市的計劃轉到香港島北岸。19世紀中頁至末的香港,市民集中聚居在港島北岸的西端;即西環至灣仔一帶,同時也是政府行政、軍政的中心。直到1903年,港英政府刊憲把堅尼地城至銅鑼灣的城市區域劃作“維多利亞城”,以便管理。而華人的叫法就是“四環九約”;即由西環起,經上環、中環至下環 (即灣仔舊稱),九約就是由西環起至銅鑼灣的九個街區。因那時華洋印度藉警察不足,當時警政部門容許“更練”(即居民糾察巡邏),由警隊監督執行基本治安巡邏,後來被足夠的正規警察所取代。筆者年幼時的八十年代,翻閱一些外國英文旅遊書,描述香港的首都為“維多利亞 (Victoria)”正是這一段歷史。而其後於1904年通車的電車系統,正是百多年前的高效能“集體運輸系統”。而香港的電車系統,是整個亞洲的第一條,可謂相當前衛。

1號界石;西寧街堅尼地城臨時遊樂場內

1號界石;西寧街堅尼地城臨時遊樂場內

2號界石;薄扶林道近士美菲路交界

2號界石;薄扶林道近士美菲路交界

3號界石;克頓道龍虎山郊野公園內

3號界石;克頓道龍虎山郊野公園內

維多利亞城1903年成立時共有6支界石,由西到東分別座落於:
1) 堅尼地城
2) 薄扶林道近士美菲路交界
3) 克頓道龍虎山郊野公園內
4) 舊山頂道近地利根德里
5) 寶雲道近司徒拔道
6) 跑馬地黃泥涌道近聖保祿小學對面

4號界石;舊山頂道

4號界石;舊山頂道

5號界石;寶雲道

5號界石;寶雲道

6號界石;跑馬地黃泥涌道

6號界石;跑馬地黃泥涌道

相傳有第7支的界石,座落於馬己仙峽道17號附近,據了解在2007年一次斜坡工程中人為地被移除。但文獻記載這界石最早出現於1929年,而非6支界石的1903年。同時,筆者發現2003年漁護署出版的【爐峰】一書中亦沒記載傳說中的第7支 (未被移除前出版),所以為這支界石的真正角色/ 功能增添了一點神秘色彩。

密切留意跑馬地渠務工程會否破壞古蹟

密切留意跑馬地渠務工程會否破壞古蹟

是次行程可謂非常可觀,除了“kill標”般尋找界石,更是沿當年維多利亞城界線走一次,而更意外地找到非常多的香港本土歷史文化遺蹟,可謂活生生的城市定向目標遊。

寶雲道歷史建築

寶雲道歷史建築

舊式金屬街柱

舊式金屬街柱

是日路線:
堅尼地城臨時球場-西寧街-卑路乍街-科士街-士美菲路-薄扶林道-香港大學-旭和道-克頓道-寶珊道-干德道-舊山頂道-地利根德徑-寶雲道-司徒拔道-藍塘道-成和道-黃泥涌道-禮頓道-高士威道- 興發街

當日行程的GPS紀錄,就如昔日維多利亞城的疆界

當日行程的GPS紀錄,就如昔日維多利亞城的疆界

寶珊道1972年618雨災現場附近的擋石鐵網

寶珊道1972年618雨災現場附近的擋石鐵網

梅道纜車站;欣賞香港地道古色古香交通工具。梅是紀念第15任港督梅含理;任期1915-1918

梅道纜車站;欣賞香港地道古色古香交通工具。梅是紀念第15任港督梅含理;任期1915-1918

尊重自身居留地的歷史風物,才有資格稱得上是這個城邦的公民。與其花精神擦鞋;花時間看一些窮兵黷武自鳴得意的“曬冷”軍演,倒不如好好利用額外賺回來的一天假期,走出去看看香港的本土歷史文物,來一個香港深度遊。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