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08

【謎米香港】王若愚:如果,難民由強國輸出 (444)


來自敘利亞、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難民大量湧往歐洲,引來歐洲左右翼的大激辯,該以人道的立場收容呢,還是站在「本土」的角度排拒?21世紀文明社會,昰天真與現實的複合體:一方面受難民幼童照片激發,西方人無須什麼「孔子學院」的教誨,自然催生惻隱之心,呼籲列國包容收留;但習慣理性的文明人再怎麼激情,總得思考後續問題,自信如德國,「大開中門」一次半次以後,始終會走回下不為例的道路。

如果,我強調是如果,數以十萬、百萬、千萬,乃至上億的難民,是由號稱「21世紀是X國的世界」那國度出口,我相信,歐美的「左膠」,大抵立即「去膠化」,齊心捍衛邊境防線,什麼基督大愛也拋諸腦後,決絕地宣佈不可一不可再。因為他們明白,任由滿腦子強盜邏輯的「強人」横行境內,整片大地,將是什麼光景。

別以為歐美人的歷史那麼了不起,一見到成千上萬的強人立即聯想到「黃禍」。如果歐美排拒強國難民,絕非源於成吉思汗的豐功偉業,而是因為現代強人的豪情壯舉。世上無數人從不理會何為左翼右翼法西斯,只懂從身邊小處觀察:望望超市和百貨公司的貨架,奶粉、馬桶、藥品、安全套、名牌手袋一掃而空;望望路邊,糞便、尿液、痰涎遍地黃金處處飄香。當一群極其喧嘩的遊客轟然掠過,不該消失的消失(如沙灘的海沙與貝殼),不該留下的留下(如便溺與垃圾),如斯驚天地泣鬼神之能耐,世上能包容接納的聖人,應該不會太多。

某國人民,嘴裡說不,身體很誠實,每天在論壇控訴歐美列國如何如何不堪,心底裡卻巴不得移民「帝國」。一旦發生變故計劃出逃,首選目的地必然為萬惡的歐美,而非國家的好朋友如俄羅斯或北韓。屆時歐美封關,一如葉鴻輝把龍門守得牢牢,某國「難民隊長」肯定大吐口水,罵緊守崗位的歐美關員是狗,竟敢阻攔天朝大國子民不肯「放水」,你媽的懂不懂得「好客之道」呀。

漫畫《日本沉沒》裡,作者設想了一處境:假設日本即將陸沉,唯一拯救國民的方法,乃由全球各國分別接收日本人。聯合國決議時提出一項要求:所有日本難民必須放棄個人資產,包括有形資產及知識產權,並失去人身自由。換言之,日本人將成為列國奴隸。故事中,日本人無奈接受此安排,心底對於痛失尊嚴,極度忿怒。

如果故事發生於某大國,在「失去性命保留尊嚴」v.s.「失去尊嚴保住性命」之間,強人大抵也選擇後者。與故事中日本人的分別是:他們大概不會特別忿怒,反正做奴隸,大家已有數千年的資深經驗,亡國事小,最妙可趁機移民,這叫做有危便有機呢。

王若愚 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ynicalidea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