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2

【謎米香港】吳廣明:從朱經緯案看警權過大的後果 (1277)

有關朱警司的文稿出了之後,得到很多回應,大部份都覺得,就算這名警司退休後,也可以用刑事來控告他,而他都退了休,為什麼還可以作內部處分?看來,大家真的很不服氣,但是我可以和大家說,這就是因為香港警權過大,不受公眾約束的後果。再加上,曾偉雄掌管警察部的作風,造就今天的局面。

首先要講就是刑事檢控,從警方現時的方向調查,都只是從警察投訴的角度,即是在投訴科方面就作了初步決定,不對朱警司作刑事調查。因此,警方不會向律政司作徵詢法律意見,也不會對朱警司作任何刑事檢控的準備。由於香港是行普通法,受害人或者傷者是沒有權力去採取刑事罪行作檢控行動。

當然,現在這件事還未有初步結果,相信只能對朱警司作內部處分,警察高層所擁有的權力也只限於此。所以,我在其他文章提過,他可能只接一封信了事,因為內部的審訊,也限於此。在懲罰方面更妙,由於朱警司已經退休,極其量也只能如此。

事主若真的要向朱警司作民事訴訟的話,首先需要等待調查報告有了定案,若果定案是放生他的話,會離譜到只是寫行為上不當,不會寫瀆職之類的指控。這樣的話,事主就要聘請私家偵探或者律師來搜集證據,一切資料足夠後,就循民事訴訟的程序來提告警務處長和朱警司,為什麼一定要包括警務處長在內?因為朱警司的行為是代表警方,而警方的最高領導人是要負責的。當然,單獨提告朱警司也可以,但有點麻煩,因為民事檢控,在法律程序上是沒有刑事檢控那麼多約束。

很明白大家心裡真的很不服氣,亦包括小弟在內。但是,法律就是如此。大家再回頭看看「七警事件」,已經開始了刑事調查,但警方不合作的情況下,連律政司也沒奈何,那怕結果是全部都不提證供起訴,大家更加憤怒。當然,我不希望有此結果,但看到件案的發展,不禁令人心寒。

以上的觀點只是本人從過往的工作經驗,加上一些公開的法律常識和警察檢控程序所得知,內容可能會有錯,希望有法律界好友作補充。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相關文章:
〈朱經緯將被處分?〉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