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0

【Yahoo】陳雲:六四晚會,集體吸毒? (875)


六四悼念晚會,關乎香港命運。在香港這個地方,悼念六四晚會,與在加拿大是不同的。在加拿大悼念六四,是純粹的人間正義與人道關懷(humanitarian action);在香港,這是個政治行動(political action)。在香港悼念六四,在共產黨統治之下的一個地方悼念六四,是討伐共產黨、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這是好莊嚴的政治宣誓,但這麼多年來,你們有想着去實踐嗎?有嗎?如果沒有,在香港悼念六四就只是聯繫中國大一統的情感,而這種情感正正就被共產黨綁架住,用來管轄香港、壓迫香港。

一九八九年六四民運的時候,香港人企圖做六四的順風車(free-rider),借助北京民運來帶挈香港得到民主自由的保障,令香港順利過渡九七。六四屠殺之後,大陸舉國沉默,人民好像沒發生屠殺,見證過屠殺的北京人、全國各大城市串連活動的一大群人,都聽從江澤民的話,悶聲發大財,安心做小資。大陸人沉默了,輕裝上路了,輪到香港人扛起六四的重擔,大陸人搞出國、走私、逃資,香港人在搞六四,大陸人做了六四的free-rider,他們偶然個別地來香港在六四晚會豎起大拇指,聰明地支援香港人搞六四,自己卻脫身了。香港人本來是要支援大陸人的,但聰明的大陸人反過來支援香港人了。當年香港人拿北京學生來當民主自由的順風車,今日大陸人拿香港的六四晚會當中國民主自由的順風車,在香港拿好處。中國那種古老大國及共黨統治的訓練,其人民之機巧詭詐,我們香港這種新城邦的人民是不會明白的了。老實告訴香港人,搞政治,不要那麼天真浪漫。香港人面對的是共產黨和共產黨治下的奸民,你不理會現實,你會死得很慘,甚至連死了也不知道。

當你知道六四晚會是集體吸毒,吸中國情花毒,就要醒覺,抽身而出。即使是一個人,在不顯眼的地方,也可以悼念六四。如果你毒癮太深,一時間不能抽身而出,驚發羊吊、嘔白泡,可以先脫離支聯會的六四盛大晚會,去試一下美沙酮戒毒法,去其他不大顯眼的地方悼念六四,逐漸戒掉毒癮。我們是在家中、在隱秘的墓碑之前、在曠野無人的地方悼念和禱告的,如果你年年聚集十幾萬人在鬧市大聲唱歌悼念和集體朗誦禱告,請你反省一下,你是在做什麼?

今年六月四日晚上,支聯會舉辦的六四悼念集會仍是多人,證明了香港的政治覺醒是多麼的難。好多人甘願一年面對一次支聯會的蠟燭,不敢日日面對自己。要坦然承認自己二十多年跟錯了支聯會,是很難的,這種承認自己跟錯人、做錯事的難,比起共產黨平反六四更難。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