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07

【謎米香港】Patrick's Digest:我是個輪了114個月公屋的廢青 (3078)


不瞞你說,我就是成年人眼中那些大學便開始輪候公屋的廢青。

不知不覺,原來我已經輪候了114個月。114個月,即九年半,接近十年。十年光景,可以做到些甚麼? 大概可以讓一個懞懂少年長大成人;可以讓一家小公司發展為跨國上市企業;可以在一片荒蕪由零開始移山填海建一個新機場、兩條港珠澳大橋或者三條高鐵;可以讓麥理浩完成一個城市十年的房屋規劃;可以讓一個亞洲國際都會墮落為一個大陸三線城市。或者最少,可以建成一批又一批公屋讓申請者入住吧,我以為。

114個月過去了,我還在等。

房署倒沒有遺漏了我的申請。每隔數月半年,便會寄一封信來邀請我參加一個「特快公屋編配計劃」,撥出一些偏遠或不受歡迎單位讓我們揀選。每次我都會回信揀選,只求儘快上樓,取得綠表資格,這樣我才可以買綠表居屋,開始細屋搬大屋的香港人循環。可是每次回信之後,到開始揀樓的階段,房署總會再寄信給我,告訴我排在我前面的申請者把所有單位都要了,下回請早。我不知道到底每次特快公屋編配計劃提供的單位有多少,亦不知道排在我前面的申請者有多少,只知道永遠輪不到我。但我每次還是傻傻的貼上$1.4/$1.7的郵票,傻傻的回信。

114個月過去了,我還在等。

等到第五、六年左右,我試過給房署發了一封電郵,跟它說我的家庭關係很緊張,如果再跟家人同住下去可能會發生血案(我真的有這樣寫,但當然不是真的,我可是大佛口十大孝子龍虎榜的冠軍)。結果過了幾天,房署的人打電話來: 「我地收到你個e-mail,你嘅分數…..大概再等多十年左右啦! 嗱,我地而家口頭答咗你,咁我地唔會覆e-mail俾你架啦。」做過政府的人當然明白大家都很討厭black and white,最好所有嘢都口買口賠。那通電話不會長於3分鐘,他最後連轉介或建議我找社會福利署或者警察都嫌費事。我不知道房署每日要處理多少個這樣的個案,也許當中有些最後真的以血案收場。

然後114個月過去了,我還在等。

我是不是濫用社會資源/福利/權利很值得爭議,首先你要介定公屋是社會資源、福利還是權利(當然你還要問那些一來港便可上樓的冚家鏟大陸人),然後又要介定我是否有上樓的需要(當然你還是要問那些一來港便可上樓的冚家鏟大陸人)。即使我現正與父母同住,我認為我需要私人居住空間,我需要有自己間屋才能娶老婆,而我是買不起居屋和私人樓的。但另一方面我的薪金又好像超過了單人公屋入息上限,那麼我一直癡癡的等,到底在等甚麼? 我彷彿又回到了會考成績不好那年,要在樂善堂那間冚家鏟學校門口呆等了一天,然後發現自己是在等待被人一口拒絕的歷史重演。但除此之外,我想不到有其他方法可以上到樓: 沙士不再來,即使如今流感日日死幾十人政府都當無事發生;佔中雷聲大雨點小,就算再暴動也不見得會有人拋售物業;中國經濟看似下滑,但全世界都不想中國經濟下滑。香港經濟可以下滑,但樓價不會下滑,所有手頭有少少錢的人都在等一個機會,等一個貌似沙士、貌似暴動的機會,只要樓價跌少少就會有千千萬萬人接貨,情況就似一個腳趾淌血的人把腳放進滿佈食人魚的湖內,哪怕那傢伙其實有香港腳,也會有大把食人魚搶著與他接吻。

結果114個月過去了,我還在等。

這114個月裡,我看著不少舊式公屋邨拆卸重建: 牛下、何文田、蘇屋;也有不少新區新邨建成: 柴灣、啟晴、德朗。啟晴不止入了伙,連槍戰案都發生過、死過人了,新建單位馬上又成了不受歡迎單位(我倒不介意馬上入住)。可是這些新公屋,進去的永遠不是舊邨的街坊,而是被一些籍貫和省份根本跟這個城市毫無關係、不知從哪裡冒出頭來的新移民佔據。新建公屋的速度永遠追不上每日150個單程證的速度,當然你可以說每日150個名額沒有用盡、也不是每一個新移民家庭都會申請公屋,我會回應你一句「屌你啦! 咁新起出嚟D單位去撚晒邊度?!」。然後我看<鏗鏘集>,我看到我的組仔原來住了三年劏房。我看著他那比我高大的身軀,蝸身在那個100呎的空間裡。我這一代香港人,無論有骨氣還是沒骨氣,都活得好委屈。

114個月過去了,我還在等。

114個月,足以養大一個呱呱孩童、讀兩個博士學位、讓人幹一番事業、研究一項有益於世的科技;亦足以將一個人的青春、希望和生命消磨殆盡,令他放棄對未來的宏願、對結婚的憧憬、對養育下一代的美好想像,甚至對這個城市、這個國家的幻想。你說香港人為了這幾百呎的空間勞碌一生,如癡如狂,得者其實是負債,未得者又如半死不活。是啊,因為這本應是一個人的基本需要,地球上沒有任何一處地方,比香港的地產生態更加扭曲,催生出如此扭曲的香港人。房署有個「三年上樓承諾」,在我眼中當然是笑話,跟這個政府本身一樣。可是其實我笑不出來,我的眼裡沒有淚水,只有怒火,心胸中一腔怨憤。如果這種怒火可以實體化,就是在上水燒了一排水貨的汽油彈、就是在街上見到大陸人就想一拳打過去的右勾拳、就是見到警犬就想搶槍轟爆其太陽穴的點三八、就是每次在電視見到梁振英和特區全體官員就想按下去的核彈發射掣……..

然後114個月過去了,我還在等。在等甚麼? 就等報應: 地震、海嘯、龍捲風、核泄漏、外星人、伊斯蘭國。唯有信這些比較實在的東西,好過信中共、特區政府和房屋署。

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專頁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