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1

【Yahoo】陳雲:農田無價 (884)


近日我元朗老家的田地復耕,買五元菜種,可以種兩畦(兩列)菜,收穫之後,足夠一個月食用。番薯用苗繁殖,芋頭用芋仔繁殖,都不用錢。耕種的水來自山溪,肥料幾十元,用堆肥不用錢。九七之前,鄰居養白鴿的時候,肥料免費取得。這種生計,可以千秋萬世。如果田地賣了,現在市價一百五十萬,可以用三年,之後一無所有田地出賣了,除了損失傳統生活之外,生計也一併損失

農業是極為脆弱和昂貴的產業當一個國家坐視農田消失的時候,就是亡國的時候。以經濟學計算,田地的水源、風向、陽光、土質、微生物、生物鏈、與隔鄰田舍得世代合作關係,遠遠超越一百五十萬。農地的計價,是沒有包括公共資源的。故此,好多國家,限制農地買賣(限於本國甚至本鄉的人),也不准改變農地用途,因為公用的水土資源和農戶之間的合作關係,是無法準確計算價值的。

你買一塊一百萬元的農地,而在上面填滿水泥蓋屋的話,用化糞池污染地下水源,損失的農田水土價值,近乎一億元,甚至無法計算(priceless故此,好多價值,並無計算在內。

香港現時計算農地價值的時候,只以交易的定價為本,沒有理會定價是如何做出來的,農業轉為工業地的時候,機會成本又有多少另外,還有隱藏的條件。這只是最顯淺的問題。如果主持買賣政策的政府(market regulator)算入水土保育和糧食安全,價格無法定下,故此只能禁止買賣,或者限制買賣。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