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28

庫斯克:立場新聞,該死?不該死? (548)

蔡東豪欠大家一個交待

主場新聞變成立場新聞重新上路,我跟大家一樣有個疑問,就是究竟蔡東豪為什麼要突然把主場的一切都結束?為什麼突然又回來了?回來了之後,怎能讓人相信不會重蹈覆轍?

這些問題,我也很想知道答案。

老實說,主場被消失的時候,我心裡不高興。我在關於主場結束的文章(連結)中提過,主場「成也蕭何,敗也蕭何」,蕭何就是蔡東豪。我也在文中說道,如果要再搞,應考慮以集資信託模式運作,避免「熄機」的權力集中在一人手中,只有這樣,才能減低主場。

現在主場新聞變成立場新聞,我的疑問仍然存在,我仍然想蔡東豪會向作者和讀者們交代當日發生了什麼事。這個疑惑不解,立場要得到大家的信任將更加困難。

這段日子,罵蔡東豪的聲音排山倒海。我不打算替他說什麼,事實上他的確需要跟大家交代。即使像學聯司徒子朗出status問候蔡母,我會理解為一種情緒發泄,網上世界,常常伯母先行,也見怪不怪了。

往死裡打的網絡生態

現在的網絡,已不是大家想像的地球村,即使是村,也是電影《老井》裡面會為著爭取資源而械鬥的村落。準確點說,現在的網絡生態,就好像美劇The Walking Dead裡面的世界,很多不同的組群,打著自己才是天下唯一正義的旗號,對自己人和對其他人有n重標準,對看不順眼的人,或者是說法跟自己不同的人,就是拿天堂一樣的高的標準來往死裡打。在網絡世界行走一定年月的,對這些都不能太在意。

作為一個旁觀者,我也認同蔡東豪的姿態有如一個公關黑洞,把一切的不滿都吸引了。他有份主催的立場也成了被攻擊的對象,這也是能夠理解的。不過,我想問一個問題,就是大家是不是認為蔡東豪有份的媒體,就一定要置它於死地?

我不打算替蔡東豪說話,我是從一個作者的角度看立場新聞。

還要支持立場新聞?

我在任何媒體寫稿,都是問幾個問題:我是不是可以隨心所欲地寫?讀者是誰?編輯是否值得合作? 該媒體是否有些我不能接受的東西?

大家看立場新聞的網頁和傳媒報導也看得到,它會以非牟利信託模式運作,信託的管理委員會名單大家都知道了。這個營運模式是不是能夠避免它重蹈主場覆轍?相信這需要時間證明。或者這樣說,練乙錚、吳藹儀等人加入管理,會不會也中伏?接受公眾捐款之後,蔡東豪出資的比例如何?這些都需要更加透明化,才能取信於公眾。

如果我沒信心呢?為什麼我現在不能一口咬定立場一定有問題?的確,這是可以的。不過,與此同時,希望大家會對立場以外的所有主流媒體和網媒持同一標準。主流媒體,有哪一個幕後的資金來源是完全可信的?有哪一個主流媒體未出過匪夷所思的維穩社論或報導的?網絡媒體,大家是否真的相信它們的捐款(或其他名目但類似的東西)是完全沒有特別大份的單一來源?

如果要資金來源100%可靠的話,那相信只有大家自建的blog和Facebook Page是合格的。

那麼,我們是不是什麼媒體也要打落十八層地獄?當然沒可能。我們看的,是其編輯方針。立場新聞仍未正式運作,我們不知道它會怎樣。回看主場新聞,它一直以來有沒有匪夷所思的維穩社論和新聞?我還記得主場裡面,有支持和狠批民主黨的文章,也有支持人力、社民連、熱血公民的文章。這種的「生物多樣性」,恐怕很難出現在其他媒體上。

現在主場新聞的大部份班底回歸立場新聞,是否相信這個團隊,是大家的自由。對於支持民主和社會公義的媒體,我們也應該抱持監督的態度,不論那是XX新聞、XXXX網、XX時報。在新媒體的世界,多一把入屋的聲音總比少一把好。沒有了光環的立場新聞,需要做得比以前好,才能重新建立讀者的信任。

不同光譜的讀者會找到自己的媒體,也許在一些進步人士心目中,以前的主場不夠進步,但大家不能否認的是,主場對準了一些人心目中的「和理非」/「港豬」,為他們提供了比起主流媒體進步一點的內容,這對於爭取為數不少的中間組群支持民主和社會公義的確起到作用。除非大家認定那些比較接近中間的組群是不用爭取的,否則光譜上多一把聲音,有何不可?

8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革命不能自我孤立

當然,我也明白對於很多有革命熱情的人來說,不夠進步是必須狠狠批判的,否則就是和理非式維穩。政治光譜上有這部份聲音是正常的,但希望他們明白,這個社會他們不是佔多數,當他們不斷以人身攻擊、抹黑、醜化來批判那些不夠進步的人的同時,那是把自己孤立起來,與社會大眾愈走愈遠。

最近批判蔡東豪的行動開始有轉移到立場新聞編輯部和那些會支持立場的作者的趨勢。對於一些人來說,立場新聞的編輯和將會加入的作者都是同流合污,也是要不斷污名化使他們卻步的。這樣的話,請對所有主流媒體的員工和作者也持同一標準──不論是馬老闆的東方、何老闆的星島、張老闆的明報、何老闆的商台──它們的編輯、員工、內容提供者,人人得以口誅筆伐。

稿費問題

最後,除了蔡東豪本身之外,主場最多人批評的一點是它沒有稿費。這方面我的看法是它未有盈利,我不介意當義工寫文,這算是對受薪編輯們的支持。不過,似乎坊間不少寫作人對於這一點是去到水火不容的討厭程度,如果不是口實(其實沒稿費的不只是主場)。也許編輯部應考慮引入稿費制度,讓作者選擇是否收取稿費,這樣可以免除不少批評。當然,會不會有其他口實被提升至水火不容不得而知。

總結

在這個時勢,這篇文章不免會成為攻擊目標。不過我沒所謂,我從來都是文責自負,我只是說出我認為應該說的話。批評者可以說我是盲撐立場,也可以說我是為了討好某些人,更可以說我賤人就是矯情,我沒所謂。身為一個寫作人,我只希望網絡上有多一把入屋的聲音,能夠讓更多的讀者關心民主和社會公義。

後記:

1. 執筆之時,收到立場編輯的通知,說將會讓主場博客們取回他們的文章備份。

2. 最近立場編輯鍾沛權的電話號碼被公開,其後鍾的電話被騷擾至要熄機。這種事情本來不是新奇事,最奇的是做這種事情的人後來竟然公開講。我真的不明白,究竟立場的編輯跟他們有什麼血海深仇,令他們覺得用這種小學生手段來騷擾人是正當的,我批判那是心理變態,這個說法我不會收回。事情始末,將在另一篇文章討論。

2  Facebook

3. 輔仁媒體負責人容樂其先生在他的status一句「用主場博客介紹自己真係難聽過粗口」,我不認為他一定要支持其他網媒,但這樣醜化其他作者,表現出他作為新媒體人的氣度真的十分有限。

35  容樂其 - 用主場博客介紹自己真係難聽過粗口。 (1)

Comments

comments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