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03

【Yahoo】羅健熙:歷史會記下你們的貢獻和犧牲——向佔中三子致敬 (1578)


圖: Getty Images圖: Getty Images
這兩個月,每天都營營役役,但時間卻又好像停留在兩個月前的日子。佔中三子戴耀廷教授、陳健民教授、朱耀明牧師要去自首了,才突然想起由戴教授提出「佔領中環」概念至今近兩年時間內,我在這專欄或報紙專欄寫了不少關於佔領的文章,卻竟然沒有好好感謝三子的努力和付出,實感愧疚。


在戴教授提出前,「佔領」的概念對香港市民而言,都是一些零散行動——元旦遊行、七一遊行後拒絕散去,衝出馬路然後警察清場——沒有具體能達到民主普選目標的運動理論基礎,也無法贏得普遍支持。

香港人向來實際,守法意識也很強。要打破這兩個思想枷鎖,並在我們腦海加入「公民抗命爭取真普選」的概念,更要在激進派、溫和派間周旋,還要面對有組織的反佔中力量攻擊,確是極為困難的浩大工程。

事實上,佔中三子在籌備過程已受到很多同路人的質疑攻擊,說他們很長氣、很煩、很書生論政,耽誤戰機、不是真心想透過佔領施壓,商討商討再商討,連商討日商討甚麼都要商討云云,但他們仍然沉著地去進行漫長、艱巨、吃力不討好的播種工作,盡力在更多香港人的心裏撒下「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的種子,為很多香港市民做足要以非暴力公民抗命去爭取普選的準備。

他們希望團結最多的人去爭取最大的共識,所以不厭其煩寫長文認真討論對佔中的不同意見,而那些來自同路人的責罵、辱罵、人身攻擊,如「佔中三恥」、「學棍」、「神棍」的污名,他們極大部份時候都選擇一口氣吞了下去。

當然,我們都知道,整場運動沒有如他們預計般演進。在宣佈啟動佔中的晚上,他們更被部份人視作「騎劫學運」(但明明那天早上最響亮的質疑是為何不提早啟動佔中),然後有人因此而離開金鐘、要長毛下跪求他們不要離開的場面。運動發展起來,他們動員了早已籌備的義工隊、醫療隊、法律支援小組等,卻從不間斷被指沒貢獻、沒有用,承受「你地做過啲咩?」的質疑。

很多人常說,雨傘運動是因為學生衝進公民廣場、警察使用催淚彈等等才會出現,好像一切都跟佔中三子的努力無關,實在很不公道。他們辦的商討日、街站、毅行、電子公投等等,確確實實孕育了香港人的「公民抗命」思想——今年七一遊行,有報章在遊行隊伍進行調查,四成受訪者表示將參與佔中,即有近4萬人(以警方數字98600人計算)在當時有準備參與公民抗命了。

戴教授、陳教授、朱牧師,感謝你們為香港民主運動種下更堅厚的根基,縱使我未必同意你們每一個策略或決定,但真的衷心感謝你們、敬佩你們。

你們在香港爭取普選進入瓶頸時提出了「和平佔中」概念,為我們找到一絲曙光,並在這兩年間無私奉獻、默默為香港未來竭力付出。縱使現在看來成功機會渺茫,你們也被責難得體無完膚,但我相信,歷史會記下你們為香港民主發展所作的貢獻和犧牲!



原文連結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