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12

【am730】李臻:歧視的種子 (372)

【am730專欄】話說廿多年前,某校部分老師和學生,開始有系統地攻擊別的學校「挖角」來比賽。自己贏了,是真材實料的努力。別人贏,就酸溜溜地說是「挖」回來的,不用下苦功。這想法根深柢固,現時很多學生也是這樣想。原本這些流言蜚語不值一提,但當這慢慢形成了一種系制性的歧視,就是嚴肅的教育議題。
拔萃很多插班生,都是我好朋友,從來無分彼此。很多人說轉校的決定,改變了他們一生。他們也是憑努力考入傳統名校,有很多人轉到拔萃之前,未必是體育明星,勝利也是苦練回來的。他們的成績亦激勵了其他學生。在名校門檻愈來愈高的今天,多一條路給學生走,有教無類,有錯嗎?
插班生進了拔萃校門就是一家人。相反友校部分人,卻推崇「佛地魔」式的「純血論」,以歧視眼光標籤他們,認定凡插班生,除運動外就別無所長,不值得讀名校。最可怕的是,這些歧視的種子,是校方默許的。學校,特別是教會學校,理應教學生普世價值,以愛化解仇恨,以勝不驕敗不餒的態度看待得失。但部分教育工作者,竟教學生自欺欺人及標籤別人﹗諷剌的是,他們其實也有收插班生去比賽。
另外,有友校舊生指,上星期本欄說他們請了兩名畢業生由美國回港比賽,並不正確。因二人仍是該校註冊學生,未畢業。但我卻有個問號,為何人已去了美國讀書,仍是註冊學生?是否為了參賽資格,就白白浪費了兩個資助學額,及納稅人的金錢?

 周二刊登



原文連結

20 comments:

  1. 考入名校? 跑入名校

    2013年3月19日

    筆者也是學界田徑第一組其中一所學校的領隊。在學界打滾多年, 也看到許多光怪陸離之事。但一直抱著汝安則為之,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態度。默默教導自己的學生做一個正直的運動員也就算了,想不到數天前看到李臻先生的鴻文 (【am730專欄】男主播日與夜 - 李臻: 歧視的種子 2013年3月12日), 高舉普世價值的旗號,驀然驚覺不應保持沈默…我看了李臻先生的文章後, 覺得李先生要麼不是思想混淆導致邏輯犯駁, 要麼就是故意偷換概念。甚至是自知理屈詞窮, 但為了對學校的愚愛, 惟有睜著眼睛說瞎話, 合理化該校的政策, 刻意扭曲。我希望李先生明白一點事實真相, 這問題其實並非局限於兩所歷年來競爭激烈的傳統名校, 在許多參賽的學校中, 都有同樣的看法, 這種看法是有根有據的, 因為這些學校都是該校政策的受害者, 無奈弱勢者難與財雄勢大的財團式學校抗衡, 惟有保持沈默而已。希望李先生不要把頭埋在沙堆裡, 切實地做一些調查才好下定論。李先生又認為這是一個嚴肅的教育議題, 我相信公眾真的應該好好就甚麼是教育的原義討論, 也對該校的做法表示一些意見。

    今天, 學界比賽日趨激烈, 有部份學校為了爭勝, 不顧一切地在中二級或以上, 以遠低於該校學業水平之要求, 收納一批在其他組別或公開賽已經做出成績的運動員, 以名校的愰子作餌, 妄顧這些同學能否追上合理水平, 我們從一些渠道聽見這些學校老師說他們會為學生提供學業支援, 但實際情況是否如此又真是天曉得。然而我們也從許多渠道得悉, 許多以此途徑進入所謂名校的學生, 往後大多數學業大幅脫節,連鎖效應則是事業路途崎嶇,說得難聽一點的, 他們用他們的青春變成一磚一石,鋪成階梯, 讓「名校」踏在他們身上, 攀上名譽的塔尖。而名校可以繼續用這種賴以成功的程式運作 --- 金錢, 名譽, 權力 --- 至於奧運精神, 教育的意義則有若海市蜃樓…

    李文又說, 那些被招攬的學生未必是體育明星,但我們有足夠數據證明這批運動員在進入這所所謂名校之前已經做出一定的成績, 否則沒有可能得到他們的青睞。當然, 您可說他們的勝利也是苦練回來的, 但如果之前他們沒有經過老師或教練的苦心栽培, 又是否能得到勝利? 誰都知道, 發掘和啟蒙是最困難的, 當中付出的感情和心血不可以斗量。然而, 讓一些學校巧取豪奪, 實在讓人心痛。

    李文的最大謬誤是他說他們的成績亦激勵了其他學生。我想請問究竟鼓勵了其他學生一些甚麼東西? 以運動作為工具, 換取名校生的虛名? 還是鼓勵學生以實質的學業水平跨過那門檻? 當然, 從更高層次來說, 鼓勵一些學生從較沒有名氣的學校轉去所謂名校, 也是有問題的。是的, 今天名校門檻愈來愈高, 名校之所以成為名校, 應該是他們在教導學生在學業, 品格和學藝的追求方面有其他學校所不及的地方。名校應啟發他們的學生有崇高的理想, 推己及人, 而且盡量在能力範圍內做到最好。並非一旦發覺沒有勝算便瘋狂地不擇手段地招兵買馬。這是鼓吹不顧一切, 心目中只有勝利的價值觀。

    還有一點真是非常值得商榷: 「多一條路給學生走, 有教無類, 有錯嗎? 」 有教無類真的沒有錯, 但是假如這些學生沒有利用價值, 您們真的會教嗎? 您們會去Band 3學校中發掘一些沒有任何體育或音樂乃至於其他技藝天賦而又完全無法在Band 1學校中追上學業程度的學生加以教導嗎? 我們覺得也許用「分門別類」這詞語更能準確形容該校的做法 --- 他們好像經營一間超級市場的理念去經營一所學校 --- 當發現貨架上某格的貨品減少了, 便迅速補充。以確保在同行中的競爭力, 並且由於是大機構, 財力足, 名氣響, 是不愁貨源供應的… 說到底, 這完全是一種商業行為, 但卻被包裝成出發點為愛, 思之令人噴飯。

    李文最後一點真的讓我吃驚: 「學校,特別是教會學校,理應教學生普世價值,以愛化解仇恨,以勝不驕敗不餒的態度看待得失。」這句說話隱藏的意思是: 縱使我不擇手段贏了你, 你也要以愛包容我。這是那門子的普世價值? 這真是豈有此理的歪理。和某些政府不斷強調縱使國家有許多敗行,但人民也應該包容的論調何其相似? 最後我想, 第一, 今天的議題並不是勝負, 而是如何光明正大地勝利。第二, 關於愛, 真是一個要小心的命題, 是否為了愛我們可以任意踐踏公理。況且愛, 是必須用理性加以辨證和約束, 因為許多人最懂得假愛之名胡作非為。

    我深深希望, 作為一位傳媒專業人士, 李先生能夠在表達意見前, 多做實地調查, 免失中肯, 同時亦應避免使用傳媒為某一特定集團發聲, 以避嫌疑。

    作者: 寒蟬發聲

  2. 寒蟬發聲 : Why waste time on writing such a meaningful message to an ignorant person such as this Mr. LEE?!

  3. rite. But have to see how and what they are using when "invite " the talent .

  4. 擁有如此文筆,應該是一名中文老師吧!他的理據,比起李先生那些擾言惑眾的定論,真是高下立見。唯他未有道出的餘下真相,就是大部份被「挖角」的轉校體育明星,轉校前、後都是由外面田徑會訓練出來。拔萃對他們來說,也許只是掛在心口上的一個名片。別校有否教學生自欺欺人,小弟不敢言論;但看完的文章後,似乎教學生自欺欺人的,是李先生那所「有教無類」的學校。

  5. '李臻於6月11日主持最後一次六點半新聞報道,當日他特意結上母校拔萃男書院的校呔向觀眾告別,結束他在無綫的主播生涯。' Typical over-proud DBS graduate. No wonder he dared to write something like this.

  6. 當年自己就讀李先生母校附近的一間官校,每每午飯時間,李先生母校的師弟是如何一次又一次氣勢高傲地踐踏其他學校的學生,至今仍歷歷在目。

    看畢上文的老師所打的文章便在感而發,什麼的教學觀念,便孕育出什麼品格的學生。而有些學校縱然為名校,但學生品格如何,卻其實是所有人都看在眼內,人所旨知。

  7. 李文有點語焉不詳。什麼是歧視的種子?友校學生歧視拔萃的插班生乎?人家評議的不是那些插班生,是拔萃的作風。
    人家只是反對用外援,全世界的足球聯賽都有外援限額,只是學界賽沒有,結果人家議論兩句也說歧視,還說是人家校方默許。
    三年前的拔萃招生路演,拔萃校方明言收生標準,即使你是桌球冠軍、跆拳道高手,因為學界沒有此項目,不會計入取録分數。在下聽了,下決心讓小兒轉投李文的友校了。

  8. (星島日報 報道) 為提高知名度,不少學校均喜歡取錄在體育方面有出色表現的外校生。不過,近年情況愈趨激烈,有名校如拔萃男書院 及英華書院等,因積極取錄學界優秀運動員為插班生,被學界批評做法如商業球會,擔心扭曲教育生態。據悉,學界體育聯會 曾討論設立機制,讓轉校生停賽半年至一年,才可代表學校出賽,以示公平。

    其中今年獲田徑團體冠軍的 拔萃男書院,其田徑隊成員有至少五人是插班生;至於剛在學界足球比賽「升班」到第二組別的英華書院,其足球校隊的十一名正選球員,更全部屬本地甲組球會青年軍成員,當中大部分均為插班生。

      以田徑為傳統強項的彩虹村天主教英文中學,過去四年先後有三名在學界田徑比賽取得佳績的學生,已轉讀拔萃男書院。校長李寶雄表示,不認同名校為競逐學界錦標,羅致外校優秀運動員
    ,「辦學不是跟人鬥,勝利若非學校一手培訓出來的,便不符合體育精神。」

  9. 我相信,真理愈辯愈明。
    我相信,我們要為不公義發聲。
    從前英華同學間總不乏正色敢言之士,對校政頗有情理兼備的看法。今天,我相信英華同學亦能明辨是非,對我校體育部的「買人政策」、「玫瑰盃價值」有一番獨到見解。我想不少英華同學至今並未清楚明白「買人政策」問題之癥結--絕不止在於校方對運動員同學違規行為的雙重標準,更在於其漠視教育價值,求勝不擇手段!因此,我們要為公義發聲!可否在民主場發言?如學校高層容不下反對聲音,可否於網上多寫文章於同學間傳閱?至少我們可以用文字,讓英華仔明白如今學校的「買人政策」怎樣使學校蒙上污名、怎樣剝奪同學接受體育的機會!

    同學對學校又愛又恨,實不難理解,既不恥英華買人勝之不武,但又希望「自家人」能力壓群雄,於賽事中吐氣揚眉。此時我們唯有緊記:要澄清價值,要針砭弊政,我們必須言行一致。既痛罵學校買人,就當堅拒助紂為虐、為不合理的球賽助陣打氣--儘管球隊仍打著英華的旗幟。我們可以用行動--不到場打氣、不表示支持--來向校方表明英華仔不甘於負上「學界買人王」的罵名!我相信,只要每位英華仔都珍惜、重視「本土」運動員的力量,都支持學校憑自己的力量奮進而不只是一心要取回失落的玫瑰盃,那我們仍有資格期盼光明來臨的一天。

  10. 有學界人士指出,名校取錄插班生轉校參賽的風氣近年愈演愈烈,名校有資源聘用「星級教練」,故能成功羅致具潛質的運動員學生轉校,「除了學校本身的名氣之外,有學校甚至以入學獎學金作誘因。」皇仁書院 體育科主任鍾卓斌老師認為,名校主動取錄外校優秀運動員為插班生的做法已引起惡性競爭,「長此下去,學校與商業球會根本無分別。」

      拔萃男書院校長張灼祥回應指,校方絕無主動「挖角」,而校隊的外校生比例只屬少數,贏得佳績有賴全體隊員努力,「他們(插班生)不是功臣,每一個人都是功臣。」他不諱言,個別學校確實有羅致運動員為插班生,男拔亦成「挖角」對象,但他認為學生有轉校的自由,而該校會經過筆試及面試才取錄插班生,當中不涉及特殊優待。:o) :o) :o) :o) :o) :o) :o) :o)

      據悉,學界體育聯會內部曾進行非正式討論,建議要求轉校生在半年至一年的「轉會期」內,不能代表他校出賽,以杜絕「挖角」風氣。不過,由於賽事設不同的年齡組別,制定「轉會期」等同剝削學生的參賽權利,並干涉個別學校的收生政策,迄今仍未達成共識。學體會回覆本報查詢時指,會員學校的已註冊學生,只能代表該校在該學年參加校際運動比賽,若在學年結束前轉校,則不能在同一學年代表他校參賽。

      教育評議會副主席何漢權認為,名校羅致運動員插班生旨在不想金漆招牌 失色,「家長選校看重的是學業成績,既然體育表現並非主要考慮,名校又何必連為學校錦上添花的優秀運動員學生都要挖走呢!」

  11. 精英運動員專攻學界賽已成為「潛規則」,一般學生都「敢怒不敢言」。這些「運動學生」當中不少成績差,但仍可靠運動成績「保薦」升學,甚至獲其他學校「挖角」。有港島區名校畢業生更爆料,多年前學界田徑賽曾出現一名「留班」多年的黑人選手,每年比賽囊括所有金牌,更不斷打破學界紀破,出現在學界田徑場上無人匹敵的「怪現象」。

    體育界人士稱,現時部份學校會招攬輟學的運動員重返校園,甚至默許他們不上課、不考試;也有運動員返學,只為學校「省招牌」。

    張文光不贊成「挖角」

    雷雄德並指,本港有提供副學士課程的大學,為運動員提供獎學金,代表大專出賽,當中有運動員最終未能畢業,但他強調不上課、不考試只是個別例子,並不常見。

    立法會議員張文光不贊成學校「挖角」做法,認為學校應用心培訓自己學校的運動員,並非招攬各方精英,否則學生只會淪為學校爭取名聲的工具;對於學校容許學生不上課,只參與運動的做法,他認為有違五育並重的教育理念,單靠體育訓練,對學生的成長發展不足夠。

  12. 我喺公司入面都有DB仔,我有問佢:『你地係咪會挖角㗎?』佢答:『係呀。我都知唔係咁好,不過不嬲都係咁㗎啦。』我都唔敢問佢係唔係呢類『尖子』,不過呢D『習非成是』嘅態度,仲恐怖過洗腦教育!

  13. As we all know, DBS and DGS are the best schools in Hong Kong, this is a genuine fact and nothing you guys say can change anything. Anonymous on No.5, 'Typical over-proud DBS graduate'? I don't know what school were you from, but I am sure it's a dumb school. What Lee says is absolutely right, DBers are determined, they win because they are outstanding and they obviously deserve it. The new students weren't forced to study in the school, but you and I both know, only DBS and DGS can provide a good learning evironment! We are proud just becase we are the best! (sorry losers!)

  14. DGS is the best school, at least the best girls' school in town. But DBS? Come on, I feel very annoyed by its PR articles about IB regularly on Apple Daily, Singtao, Eastweek, etc. while the majority, at least more than 1,110 students studying DSE daily.Frankly, it's because its IB program is still losing money that's why DBS keeps preaching how good it is blah, blah, blah. Back to athletics, if DBS students are good, how come it has "new students" every academic year. It's a matter of fact that those "new students" scoring 80-100 points in Wanchai, so which school is really best of the best? P.S.寫白字在黑布上,叫寫輓聯,明唔明?

  15. Anonymous 5 unfairly jumped to a conclusion with Mr Lee's choice of tie, but oops, it also brings out Anonymous 13, who probably exemplified to us that there are really some 'typical over-proud DBS graduates'. Nice.

    Anon 15, did the so-called best school in HK only manage to teach you to be an arrogant prick?

    BTW, do you have any comments on 寒蟬發聲's sharing? I'm sure you don't agree with it, but on what grounds? Let's hear it from you.

  16. 我就讀的是香港另一所傳統學校, 對於大家勇躍的發言, 使我也有意分享一下己見。我校今年也有轉校生, 我級有數位是'讀書人', 並不如上述提到的學校一樣, 接收大多運動出色的轉校生... 反觀我校多傾向操練隊員, 反而較小'買人', 可是我校本年inter-school成績也不俗呢.13,也許我就是你眼中的loser? 雖然比賽輸了,我們還是懂得enjoy過程, 欣賞別人, 反省自己. 因為比賽的事, 非贏則輸. 若贏了,也不代表別人沒有努力過,付出過,一次勝負實在不可定奪誰是最'勁', 所以高傲只會使自己失去風度, 沒有大將之風, 這樣贏一點也不光彩.
    anon5:attitude cannot be determined by means of school networks, moreover, secondary school life means a lot to many people. And yes, there may really be some over-proud members who despise others, but as anon15 said, your statement is unfair.
    (請原諒我的又中又英) 很欣賞寒蟬發聲和各anonymous users的用心, 間接引發以上各位的討論. 我認為真理越辯越明, distinguish學校的好壞, 決不能只看'成就', its the attitude that matters.

  17. Food for thought from Wikipedia regarding Citizenship of the Olympic Games

    http://en.wikipedia.org/wiki/Olympic_Games#Citizenship

    IOC rules for citizenship
    The Olympic Charter requires that an athlete be a national of the country they compete for. Dual nationals may compete for either country, as long as three years have passed between when the competitor competed for his former country. However, if the NOCs and IF involved agree, the IOC Executive Board may reduce or cancel this period. This waiting period exists only for those who previously competed for one nation and want to compete for another. If an athlete gains a new or second nationality, they do not have to wait any designated amount of time before participating for the new or second nation. The IOC is only concerned with issues of citizenship and nationality after individual nations have granted citizenship to athletes.

    Reasons for changing citizenship
    Sometimes, athletes become citizens of new nations solely for the purpose of competing in the Olympics. This usually happens either because people are drawn to sponsorships and training facilities in places like the United States or because an athlete does not qualify in their original country. This is usually because there are many qualified athletes in an athlete’s home country and they want to be able to participate as well as help the team of their new country. Between 1992 and 2008, there were about fifty athletes that have emigrated to the United States to compete on the US Olympic team after having previously competed for another nation.

    Citizenship changes and disputes
    One of the most famous cases of changing nationality for the Olympics was Zola Budd, a South African runner who emigrated to the United Kingdom because there was an apartheid-era ban on the Olympics in South Africa. Budd was eligible for British citizenship because her grandfather was born there, but British citizens accused the government of expediting the citizenship process for her.

    Other notable examples include Kenyan runner Bernard Lagat who became a United States citizen in May 2004. The Kenyan constitution requires that one renounce their Kenyan citizenship when they become a citizen of another nation. Lagat competed for Kenya in the 2004 Athens Olympics even though he had already become a United States citizen. According to Kenya, he was no longer a Kenyan citizen, leaving his silver medal in jeopardy. Lagat said he started the citizenship process in late 2003 and did not expect to become an American citizen until after the Athens games.[178] Basketball player Becky Hammon was not being considered for the United States Olympic team but wanted to play in an Olympic Games, so she emigrated to Russia where she already played in a domestic league during the WNBA offseason. Hammon received criticism from some Americans, including the US national team coach, even being called unpatriotic.

  18.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C08 | 信報體育 | 場內場外 | By 球千仞 2013-03-20

    未來的主人翁

    「眼光只放在挑剔別人、時間只放在找別人不是,而不自我檢討的人,是很難進步的。或許這就解釋了那倒贏的2.5分了。」——新聞王子李臻月初在面書寫道。球千仞以為這位好好先生,忙覑湊女火氣早消了,卻沒想到為了母校男拔萃的名譽,在面書、報章專欄發了好幾天火。

    3月份是學界體育殺得天昏地暗的時候,校長、老師、家長、舊生無不投入其中,希望為學校拚命、吶喊助威,延續學校的輝煌傳統。這樣的場面是讓人動容的,即使是旁觀者的球千仞也不例外,他們對學校的歸屬感、榮譽感,值得其他學校的師生學習。

    然而,近年這些公平競賽已經逐漸變味,比如讓李臻火冒三丈的「買人」指摘。事緣在學界田徑最後一天的賽事,男拔一直大幅落後,在最後一個接力賽勝出,僅以2.5分力壓對手奪得全場總冠軍,結果「買人」的陰謀論再度出現。

    買人之說不公道

    球千仞請教過資深傳媒人,對方提到當年一些學界體育的往事。某年有一位小學生申請入讀男拔,結果因成績、體育表現欠佳遭拒,但傳媒報道指學生因負擔不起學費而放棄。於是,營造出學校不照顧家貧學生的形象,但事實原來並非如此。

    這帶出兩個問題,首先男拔存在嚴謹的選拔機制,並非如外界所說的「買人」,而是體育與成績並重,校方也有不同計劃幫助成績較差和家境不好的學生,其中包括有體育等各方面才華的學生。此所以,許多男拔學生說起母校都有種虧欠感,總希望有機會能報答一番。

    其次,當年傳媒原來也知道報道有偏差,並指是信錯某議員的說法,導致外界誤會了男拔。然而,後來其他傳媒的跟進報道,也沒有還校方一個清白,而是繼續從學生的角度出發。校方也不便公開說明事實,因為那變相讓學生和小學備受極大壓力。

    傳媒不澄清事實、議員為選票博掌聲,這樣的土壤生出畸形的社會。家長也不能以身作則,比如最近的學界籃球比賽,場邊打氣的家長不斷滋擾對手,大叫大嚷:「炒粉!」這種為助兒女勝出不擇手段的做法,會製造出什麼樣的下一代?

    家長帶頭作惡

    最近接連發生兩單逆子殺父母的倫常悲劇,如果說是網上遊戲的錯難免自欺欺人,家長、學校、政府、傳媒都應該好好反省。到底我們在製造的是不怕失敗的未來主人翁,還是把他們變成掌聲收集器?

    體育競賽到最後大多數都是失敗者,得勝者從來只是少數。學校在培養新一代爭取勝利之餘,還要教懂他們先服輸再檢討,那樣下次才有望挫敗對手。畢竟,人生就是一場接一場的競賽,一時失敗不等於永遠是輸家,正面看待賽果才是體育精神所在。

    撰文︰球千仞

  19. Ken's Blog
    http://www.kitchee.com/blog.php?id=23

    學界足球 (2013-01-25)

    今日看到信報的報導,原來球千仞君今日討論學界足球。他更訪問了董之英的彭校長,並讓她分享對學界足球的意見。看完報導後,我感到非常疑惑,因為我認識的校長應不會如此說。之後我打電話給校長,證明我的估計無錯。

    我認識的彭校長,是一個非常專注的教育家。她只關心學生的前途及將來,其他事都無所謂。所以在接受訪問中,她分享了自己對青訓的看法,亦解釋為何認為足球是改變年青人的楔機。但除此之外,她肯定不會提及其他學校,更無批評任何人。我不敢肯定筆者是否有意誤導,但彭校長肯定不會如此批評友校,製造爭端。

    彭校長在董之英工作了十多年,是學校的開國功臣之一。她對教育的熱誠感染身邊每一個人,包括我在內。在初初傾談合作計劃時,她對足球相當無所知。但大家認同一個信念,就是足球能成為年青人改變的動力。對於學生來說,他們能成為職業球員固然很好,但能夠啟動他們的學習動機,為年青人未來鋪路,才是整個計劃的成敗核心。

    我明白不同人有不同的理念,彭校長辦學的目標是要照顧同學的長遠發展。但亦難免有些學校以贏多幾個學界獎盃,為自己學校提高知名度為目標,甚至容許部份體育表現好的學生無需上堂或考試,專心為學校爭光已經可以。坦白說,我們不太認同這個取向,但既然現在負責學界比賽的香港學界體育聯會無規定阻止這個做法,亦無謂投訴。

    坦白說,學校邀請運動員代表上陣的新聞不是新鮮事。如果我們認為要杜絕這個情況,就要由香港學界體育聯會出手,清楚介定學生的定義(例如學生應該每星期最少上幾多小時課才符合參加學界比賽的資格?)攪好定義後,再嚴格執行檢查機制,才有望解決現存的問題。

    另外報導說遵理學校去年挖走董之英6個球員,這亦有澄清的必要。職業足球員培育計劃強調球員要踢得兼讀得。而當時6名同學已決意挑戰職業足球,並決定不會再讀書。在這個情況下,董之英的計劃就變得不適合他們,要改由其他計劃協助他們。遵理邀請他們轉校,都已是他們決定離開董之英之後的事,並無存在挖人的情況。他們轉往遵理之後的讀書情況,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們的職業足球員培育計劃推行了三年,困難依然極多。始終董之英的學生成績不是好好,亦不可能個個都是好學生,要他們轉變要花更多心機。但既然目標已定,就要努力完成。近年我們加入褓母制度,又增設獎學金,都是想提昇同學的學習動機。事實上,現在部份同學在足球方面已經初露潛質,甚至預計個別可能有能力到國外搵食。部份球員成績亦有所改善,這都是校長、老師及同學共同努力的成果。

    星期日我就會去看董之英B Grade的比賽,如果球迷有興趣,不妨一起到馬鞍山仿真草球場支持一下這批未來新力軍吧。

  20. 回應Anonymous on March 24, 2013 at 12:47PM
    (As we all know, DBS and DGS are the best schools in Hong Kong....)

    相信這篇文字應該出自這所所謂名校的學生或校友. 我在看完這篇評論後, 更加肯定這所所謂名校教出來的學生是’白癡’. 起碼這位為學校強出頭但又沒有自知之明的笨蛋就是一例. 我希望那真是只有’樹大有枯枝’而不是’冰山一角’, 這是完全沒有內容及理據的口號式的謾罵. 而且英文文法錯漏百出. 我可以隨時指出六,七處錯處, 足証這所所謂名校教導出來的這位學生的低能. 難道該校沒有能夠寫出好一點的文字的學生? 又或者執筆者便是運動高強,學業低能的插班生之一? 希望執筆者能踏實地把文章列印下來, 讓該校的英文老師欣賞一下這篇讓人慘不忍睹的文字.

    寒蟬發聲
    2013.4.16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