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0

【輔仁媒體】毛言地:有你個膊頭,已經好夠。 (473)

曾幾何時,我好鐘意同女朋友講「有咩事我同你一齊頂」,然後拍一拍自己膊頭。個個都話做男人最緊要有膊頭,我一直都按住依條金科玉律去做,亦都成為大家眼中一個夠哂安全感嘅男人。

只係再硬淨嘅人都有頂唔順嘅一日,而我喺嗰陣都明白點解膊頭咁重要。

「不如食完飯就返去,唔好睇戲啦。」我女朋友同我講。
「點解?你唔係好想睇部戲咩?」我遊緊魂嘅精神比佢把聲搵返上身。
「你睇你吖,個樣殘咗好多啦,係咪返工做嘢好攰啊。」
「冇事喎,係多嘢做咗少少,不過濕碎啦。」

做男人就係死要面,就算幾攰都唔可以投降。而且最近忙住做嘢已經陪小咗女朋友,難得有個夜晚準時收工可以同佢睇戲,我點都要盡下做男朋友嘅責任。食完個飯我同佢去郎豪坊嘅戲院睇戲,雖然係攰,但好彩部戲冇乜冷場,我總算可以清醒咁睇足全場。只係精神唔夠反應慢咗,有幾個笑位Load唔切,個個都笑但我就冇反應咁。完場之後我同女朋友離開個商場,係條街慢慢街一陣先再搭的士送佢返去,依個係我地嘅習慣。

「部戲唔啱你睇?見你冇乜笑到。」
「唔係啊,係反應慢咗啲Load唔到。」講完我打咗個喊露。
「話咗你攰架啦,又唔認。」
「難得有時間同你拍拖,我唔會浪費。」我攬住咗佢,以一個小小大男人嘅態度講依句嘢,浪漫得嚟不失霸氣。
「算你有我心。」佢笑到見牙唔見眼。「好啦,快啲返去瞓。」
「我送埋你返去先。」未等佢出聲,我就截咗架的士。

上到車,講咗女朋友屋企地址,司機就好專心揸佢嘅車,而我女朋友就睇佢嘅Facebook。喺一個咁靜咁舒服嘅環境,睡意真係話嚟就嚟,好快我就已經半夢半醒咁,連的士去到邊都唔知。就喺依個時候,我女朋友一手將我個頭拉過去佢膊頭,然後同我講咗一句「今次等我借個膊頭比你啦」。當下我突然明白到安全感係咩一回事,亦都明白點解女士們咁在意安全感:真係好Warm,好令人放心。我瞓喺佢膊頭上面,好快就瞓著咗,而喺失去意識之前,我Feel到自己流咗滴眼流。

咁好嘅女朋友,真係幾生修到。

的士到咗目的地,女朋友好溫柔咁拍醒我。當我一望出窗口,發現的士居然去到我樓下。就喺我未搞清楚咩事嘅時候,女朋友就話見我咁攰都唔放心我自己返嚟,所以決定陪我返屋企,亦已經同屋企人講咗今晚會喺我度過夜。依個時候我只係識攬住佢,唔理的士司機嘅無奈,喊到不似人形。

其實不論男女,大家都想搵到一個咁為自己著想嘅人,而當你發現依個人就係你身邊,其實人生你已經別無所求。雖然當下我喊到出唔到聲,但我嗰陣其實好想同女朋友講:有你個膊頭我已經覺得好足夠。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知「音」人:「港式英語」,英美人士聽得懂嗎? (1041)


【文:知「音」人】

英語成為香港法定語言已超過150年,學生從小便學習英語。即使如此,由於絕大部份香港人的母語為廣東話,本地小學校園主要都是以廣東話為授課及溝通語言,學生甚少需要應用英語口語,港人自小從課堂所學的英語(俗稱「港式英語」)難免帶有強烈的港式口音。老師跟學生都說港式英語,已變成香港本地特色。不少港人以為,港人之間能聽懂的「港式英語」沒有問題,但在與歐美人士溝通時,對方卻聽得一臉茫然。這樣的英語能力,真的已經夠好了嗎?

華人面孔操英式英語乃驚喜?

Julie是一位在英國土生土長的華人 (British born Chinese,俗稱BBC) ,雖長着一張東方臉孔,但其母語可算是英語。1997年來港定居前,她的中文並不流利。初來港時,Julie在一間酒店工作,透過電話用英語跟客人進行預約,不少客人到酒店看到她後向她表示,很驚訝在電話中操英式口音的Julie原來是一位華人。Julie一開始也不覺得自己有多特別,但是愈來愈多外國客人跟她說:「沒想到華人能說英語說得這麼好」,她才開始留意到自己所說的英語和普遍港人所說的有所不同。

港人主動跟BBC說英語,BBC卻寧願說廣東話

自回港工作後,Julie不時聽不懂港人說的「港式英語」。「我也曾在寫字樓工作,遇上一名中年男士跟我說『Fet過嚟』。我不斷在想甚麼是『Fet過嚟』,我以為他在說廣東話。我再問一次,他竟然開始生氣。不知道他是太忙碌、還是不忿被質疑。」後來問其他同事才知道原來那位男士想說的是英文「Fax」。Julie笑言剛回流時,曾有港人知道她是「竹昇妹」,主動提議跟她說英語,她卻聽得很辛苦,心想:「不如你說回廣東話吧!」

Julie又稱,港人在唸人名時的錯誤讀音更是令人啼笑皆非,例如「James」錯讀成「gym-s」;「那位同學被稱呼成gym-s足足三年,一開始我還以為是中文姓氏『詹』呢。」她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取一些連自己都不會讀的英文名字,例如將「Chloe」讀成「COLD-兒」,更有人堅持將自己的英文名「Zoe」讀為「ZOO-兒」。「那是你的名字、你擁有的,你說該怎樣讀就怎樣讀吧。但Zoe是一個傳統名字,正確來說應該讀/ˈzəʊ. i /,而不是『ZOO-兒』,又不是動物園。」

老師也發錯音 隨時「誤人子弟」

Julie在香港一所大學修讀英文學士期間,發覺某些講師的英語發音怪怪的:「那位教授說英語時把每一個音節全分開來讀,沒有連音(Liaison)、聲調(Intonation)沒有變化,同學卻很喜歡,認為這樣發音聽得清楚明白。我覺得另一位教授的英語發音更好,其他同學卻不同意。」

Julie回港後再進修取得教師資格,在學校代課時發現其他老師的英語發音也有錯誤。「比如『tear』作為名詞及動詞時的讀音並不一樣。有次我觀察同事課堂時發現,他誤把名詞 /tɪə/ 讀成動詞 /tɛə/。」由於當時正在觀課,Julie並沒有馬上糾正對方,而是在下課後告知該同事。至於該同事到底有沒有再跟學生糾正『tear』的發音,就不得而知了。另外,她亦曾聽過有一位地理科老師常常把「usually」唸成「urally」,實在令人難以想像,但她沒有指正他,只為他有資格用英語授課感到詫異。

令人擔憂的香港英語教育

一次代課期間,Julie無意間向一群中三同學談及元音弱化(Schwa)及連音(Liaison)等問題,以「A piece of cake」為例示範英國人和港人的英語發音差異。同學都覺得很新鮮,聽得津津樂道,認為她的發音很悅耳、很地道,跟他們一貫學的很不同,更主動要求她繼續講解。可惜教學日程緊湊,Julie根本沒時間作進一步解釋。由此可見,香港主流教育下的英語語音教育十分不足;即使本港學生能在公開試中的英文科取得不錯的成績,也很有可能只是精於書本閱讀及考試,而非聽力及口語的溝通能力,也不一定能說流利的英式英語。Julie憶述,她有一位成人學生聽不明白她說「a part of it」這句由四個極為簡單的英文字組成的片語,以為是一個由「apart」開始的一個英文字。顯然地,他聽不懂「part」跟「of」之間的連音及元音被弱化的「of」。在發音方面,那位學生會把「lovely」讀成「la-fu-ly」。

港式口音『餘毒』未清

曾在美國工作的黃先生也表示同意Julie的觀點。黃先生當年因長期收聽香港電台英文台、聽英文歌及在美國跨國公司工作多年,自問說得一口流利英語、能操英、美口音及掌握英文語法和大量的慣用語。然而,他偶爾還是會衝口而出,說了錯誤的英語:「有次我想說『discussed』,外國人以為我說『disgusted』。經提醒後,我才發現原來自己不小心把『ed』(/t/ 音)讀成『ded / ted』,變成加多了一個音節。在知識層面上,我當然知道不應該這樣讀,但當時卻不經意就犯了這個港式英語的通病,這也許是因為我在香港接受過的主流英文教育的『餘毒』還未清吧。」

港初中女生的英語 13歲時竟較6歲時差

十三年前,黃先生的獨生女兒出生,自此,他常以英式英語跟女兒對話。女兒在上小學前已經時常觀看英語卡通及電影,本來就能說簡單而標準的英式英語。女兒在香港上小學後,連續一年級、二年級都代表學校參加英語朗誦比賽,可是,其英語竟然日漸退步了。「她小學一年級時,能發現學校老師的英文講得不夠標準,例如『Shrimp』中間的『i』本為短元音 /ɪ/,老師卻讀成長元音 /i:/,變成了『Shreemp』。女兒舉手嘗試作出糾正,老師卻竟然回答她:『都差不多而已』」。今天,女兒已成為初中生,黃先生竟然開始聽不明白女兒說的英語:「她的發音愈來愈不清晰、不標準,字間及整句之間的輕重緩急亦逐漸消失。」目前,黃先生計劃即將送女兒到外國升學:「不想她繼續被香港的英語教育污染。」

資深教師女兒需掩住耳朵上課

談及外國升學,在港土生土長的Katie現正在英國升讀大學。其母親Sally表示,女兒自小便聆聽很多英語兒歌和觀看英、美電影。就讀小學時,她已發現身邊的同學的英語讀音不正確。到了中學,甚至發現有幾位老師的英語發音錯漏百出。及至高中,她甚至上課時會掩著耳朵,不想受老師的港式發音所污染。

Sally本身也曾是教師,擁有十多年在港教學的經驗。據她所知,有些本來在香港中學文憑試(DSE)英文科考試成績不俗的同學,到英國升學後竟也應付不來,無法完成學位。Sally說:「因為香港學校的英語老師大部分母語都不是英語,難免會有港式口音。香港學生在中小學十多年間長期浸淫在港式英語的課堂中,到了歐美國家讀書的時候才發現,根本聽不明課堂上的講學,學習當然有困難。」Sally深明白學校老師的英語質素也有參差,特別是口語能力:「在沒有英文科老師基準試的年代,當有學校欠缺英文教師,便會叫一些教授其他科目的老師兼教英文科。可是,這些老師的英語語音知識貧乏,部份更從未學習過基本英語語音。」由此可見,老師的能力對於學生的英語學習,特別是聽說英語的溝通能力,確實存在不少的影響。

不少港人以為「港式英語」沒有問題,港人之間能聽懂便可

由以上種種例子可見,現在普遍港人的英語發音,的確跟英美標準相去甚遠。成年人在進入社會後,因面子問題,即使說錯了英語發音,同事們或朋友知道也可能不敢或不會糾正,錯誤發音容易一直錯下去。

其實,上述由Julie所提出的港式英語與英式英語發音之間的差異只屬一小部分,還有很多其他的差異未被提及。若非由歐美人士或如Julie等BBC指出,恐怕一般港人仍一直以為,「港式英語」沒大問題,而不知道英語母語人士其實聽不懂。

最後,引用香港大學副教授、言語科學實驗室主任吳民華博士的一番話:「很多時候,歐美人士其實聽不懂港人之間互相能聽懂的「港式英語」。我們是否忘記了學英語的初衷和最終目的其實是要跟外國人溝通呢?若學習英語只為跟香港人溝通,那麼說廣東話便可,根本不需要學習英語,更沒有需要說港式英語。因此,港人學習英語的目標應該定得更高一些,不滿足於只會讀寫,還得學習好語音知識,掌握地道的發音,讓自己隨時隨地都能說出一口正宗的英語。」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奇談妙論 (1471)

■習近平上台後提出「中國夢」口號。

黃毓民約飯局,在座有倪匡、蘇賡哲、陶傑。大家難得見面,於是東南西北,無所不談。倪匡比我長一歲,腦筋靈敏,妙語如珠。現選記憶所及的幾段談談。
倪匡說,中共有些提法很奇怪。比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復興」,究竟指復興到甚麼時代。因為「復」就是「回復」「恢復」,是復興到唐、宋呢,還是復興到國民黨時代?只講復興,卻不知道復興甚麼。
毓民說,台灣國民黨時代也講復興,那是針對中共文化大革命摧毀傳統文化而提出來的;也有要重奪大陸政權的意思。但中共提出復興就莫名其妙,復興到延安時期,還是瑞金蘇維埃政權?
倪匡說,「中國夢」也是很奇怪的說法,因為「夢」通常是形容現實做不到的事,廣東話「發夢都冇咁早」,意思就是不會實現。
我說,這可能是偷取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個夢》的演詞而來。不過,馬丁路德金是作為受壓迫的族群,向掌權者和主流社會爭取黑人人權,意思是:這本來是憲法賦予的權利,現在變成現實不存在的他的夢想了。由此給主流社會壓力,仍然是因為現實做不到才叫夢。「白日夢」更是形容根本不可能實現的空想。作為國家領導人叫全民去發夢確實是很奇怪的事。
倪匡提到《國歌法》,他說中共國的國歌,是抗日時代的歌曲,歌詞內容跟現在大陸主旋律的宣傳,是完全相反的。叫人不要做奴隸,而現在就要七不講,不得「妄議中央」,就是要做奴隸;習近平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怎麼會是「中華民族最危險的時候」呢?叫奴隸們「起來」,不就是要顛覆政權嗎?還要為這麼「反動」的國歌立法,不是太奇怪嗎?
毓民說,如果在一個集會上,有人上台,朗誦國歌歌詞,會不會立即給扣上顛覆國家政權罪?
蘇賡哲提到,101歲的毛澤東前秘書李銳,近日在病床上接受境外傳媒訪問時提到習近平,直言:「我那個時候不曉得他文化程度那麼低,你們知道吧?他小學程度。」
我不認為這只是習近平的問題,應該是大陸世態:全民只會順從,而不會對掌權者提出的任何話語稍稍思考一下,於是才會一窩蜂擁護這些反智的政策口號。
講到港獨,倪匡說,有大陸朋友寄了倪匡60年前在《真報》發表的一篇文章的影印本給他,那是甚麼文章呢?是他剛到香港一年給《真報》的投稿,文章題目是《奢言獨立,無疑自殺》,他想起那時候大概是《真報》社長陸海安寫了篇關於香港獨立的文章,於是剛從大陸出來香港的倪匡立予反對。我說現在拿你這篇文章出來,說明你60年前已經反港獨,應該可以當個全國政協了。倪匡極快反應說,我不要當北京的政協,我要當東莞政協。為甚麼?「叫雞可以唔畀錢嘛」。眾大笑。
倪匡又講了他在茶餐廳聽到另一桌人的談話。幾句市井談話,我們一致認為精采。陶傑予以微言大義的發揮,可以是一篇好文章。但版權屬於陶傑,我不便引述,看他會不會寫出來吧。
(本欄下周一起將移往論壇版刊登)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金成:來自星星的晶晶 (1485)


叫Aamir Khan作印度劉華,其實有點低估。

***********

有時候,明星很隨和,是經理人害他們變得犯眾憎。也有時候,神有大愛,只是號稱神之代言人其實沒有神性,保留大量人性醜惡,沾污了神。今天在街上碰到僧人,感覺再沒有強烈修行的感覺,只會覺得他們很入時,很身光頸靚,他們的腕表比我名貴得多,如果有幸看過他們的豪華房車時,你會同意十個光頭九個富是至理名言。試試向他們布施,給他們飯,或給他們十元八塊,他不恥笑你才怪。其實我開通,做和尚尼姑,不過打份工,都要吃飯對不對,但如果把頭髮刮光原來是為了大富大貴,還要惹上連蕭若元都不敢惹的翁靜晶,那就抵你死了。

宗教從來跟政治拉上關係,規模大如天主教佛教,強可敵國。自古管治者要坐穩,最好能跟教派建立良好關係,因為籠絡了一個教派,就等如籠絡了大量民心。皇帝習慣由天授命,宗教同樣有通天本能,兩者皆為上天代言者,身分上有競爭也有互相牽制。宗教的永生概念超吸引,人生在世有八成都在吃苦頭,有甚麼比死後上天堂享受永遠安逸來得吸引。宗教憑靈性教義結集群眾,很多時比政權管治更讓人死心塌地。他們聚了人,就形成不可低估的勢力。宗教最強盛莫如十世紀,羅馬教皇的勢力蓋過了所有帝皇,為了進一步擴張公教實力,教庭向民眾作出萬分煽情的宣傳攻勢,以聲討回教並解放聖城耶路撒冷為名,成立十字軍,當時的教皇烏爾班二世(Urban II)代神發言,宣佈凡從軍者罪可得赦,戰死者可得永生,免去煉獄之苦,結果召來大量信教參軍,進行了歷時二百年的十字軍東征,死亡人數以十萬計。

正常人如你我,沒有人會膽敢說自己是得道高僧或神之代言人,但很奇怪,只要你敢走出來,便有人信你追隨你,然後奉獻,積累了錢財,可以請一流建築師設計雄偉巍峨的寺廟,吸引更多信眾,可以聘用大量弟子做更大量法事,弟子有飯開有糧出。平常在街上看到甚麼假跛腳假賑災假籌款,你一時心神恍惚給了錢,騙都是一百幾十。如果你好端端需要心靈藯藉,買了幾本佛學依然沒幫到你,直至找到師傅信了教,定期簽香油參與籌款修葺寺廟,你以為功德無量,誰知道善款籌了一次又一次,寺廟依然破舊不堪,你會發現被辜負的不只金錢時間,更包括你的靈魂肉身,足以摧毀半生人的信念。

事情鬧大到翁靜晶跟爆有關定慧寺住持釋智定之尼姑僧人假結婚案,又再牽涉寶蓮寺住持釋智慧。這時候你便會明白大型寺廟其實是迪士尼樂園,是盤穩賺的生意。有沒有神在?我信有。但神先生是否同意成立嚴謹的行政架構,有董事有行政總裁有財管,我很保留。說回來,釋智慧是位很稱職的CEO,不下於一田百貨的莊偉忠。他在任期間,寶蓮寺的資產總值由六億升至十二億,絕對不是四大皆空。而寶蓮寺住持釋智慧又是定慧寺的榮譽顧問,即是誇廟企業。佛門混帳事不多說了,我自己信任神佛,只是永遠不會相信由人組織出來的大集團,規模愈大愈搭錯線。而終歸有天,會有傻傻地的人,如來自星星的PK或翁靜晶,玩當面踢爆,本來莊嚴的神相變得銅臭飛舞。

陳百祥說得坦白,自己已經甚麼都有了,沒理由支持反對這反對那。他說出了重點,利益既得者從來只愛維時現狀,道理上現狀沒變改,享受利益的人也不會變,所以譚詠麟呀曾志偉呀成龍呀王晶呀,全都是正常人,他們維穩其實可以理解。假設他們知道定慧寺等內情,即使他們有能力伸張一些公義,也不會揭發,因為揭發與否,跟他們的利益完全無關。甚麼「人是要作頂天漢子」(《警察故事》主題曲),「話到底我了解好清楚,不肯趁風轉」(《傲骨》),都只是表演需要唱出來的歌詞而已。但我只是想,一個人只要還剩三分血性,即使沒為不平事挺身而出,也只少不要助紂為虐。轉了一大個圈,其實我想說是,這世上可能真的要有些傻傻地的人,才會因為自身利益以外,為公眾為別人的事情發聲。所以翁靜晶是堅的,也是傻傻地的。當她跟寶蓮寺住持釋智慧對質時,釋智慧跟她說自己中風後甚麼都記不起了,是真是假都忘記了,說來相當具襌味,但同時又勸告,如果翁靜晶承認自己是佛門中人,最好不要搞這麼多。他沒可能不知道翁靜晶甚麼來頭,見過甚麼世面嫁過甚麼老公體驗過甚麼十大奇案,他居然敢在她面前裝聾扮慒,要知道扮傻的,永遠比不上真心傻那份爆炸力。

像《來自星星的PK》男主角Aamir Khan,五年前憑《作死不離3兄弟》以高密度笑料探討主題嚴肅的大學教育的意義,讓印度Bollywood在世界各地發放異彩。今回原班人馬再次攜手,挑戰敏感度更高宗教問題,在印度惹來更激烈的爭議,同時也創出印度電影最高的賣座紀錄。樣子有點像湯漢斯和祖狄羅混種的Aamir Khan,飾演一個到地球的外星人,甫來到地球即被搶走遙控器,召喚不了太空船回家。在流浪地球的旅途中,在印度他遇上不同的宗教,憑藉一顆純淨無瑕的心,隱隱然對社會各種串通不軌又習以為常的宗教行徑作出當頭捧喝。他發現人類希望跟上帝通話,又其實一直有人在截線在扮演神回應人類,即是搭錯線。最後他發現,其實普遍很多人在知道搭錯線的事實存在,只是沒有人願意犯顏提醒國王沒穿衣服。Aamir Khan的電影不只提供娛樂,也提供反思和批判。

自成為Bollywood天皇,Aamir Khan(阿米爾罕)一直在思考如何利用自己的地位優勢來改變印度社會種種不文明現象。你沒聽錯,一個賺到肚滿腸肥的明星試圖改變一個國家。最亮眼創舉,是2012年他主持起電視節目《真相訪談》(Satyamev Jayate),在節目中,他奮然揭露過去十年間至少有一千二百萬女嬰被非法流掉,當訪問到一位少女在八年間被六次非法打掉女胎,他在鏡頭前禁不住潛然淚下,節目還聲討兒童性騷擾、印度嫁妝問題、殺蟲劑濫用、醫療不當等,不留情面把社會不公公諸於世。節目一播出,收視率累積超過五億人觀看。他憑藉自己明星地位,迫使印度的拉賈斯坦幫議會(Rajasthan)承諾盡速判決違法墮胎案件,並答應促成兒童性侵法的通過。2013年《時代雜誌》把他選為全球百大影響力人物,稱他為「印度的良心」。如果Aamir Khan是個宗教,我願能終生侍奉。

 

(寫於2014年)

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眾新聞】吳尚水:楚原,一個優雅的老香港 (558)


 

八十有四的楚原,白髯拄杖,一出來就有點讓人想起齊白石張大千那種現代古人的出塵感,見得多傴僂推車仔執紙皮的伶仃老人,你真想不到,香港這種紅塵俗世,竟還可以養護得如此颯爽耆英!

他的金口一開,萬籟就醒了過來。好少聽到香港有人演講可以成為一幕演出,進而引起哄動、 欣賞及感悟。好多人從文本、文采、心理多角度地對楚原的金像獎演辭進行賞析細讀,有人甚至從中發掘出優秀演辭的八個條件:真誠真摯、引發共鳴、有故事性、有幽默感、懂得自嘲、有啟發性、留低金句、帶來希望。

楚原的演說,從演說的角度其實也不算很好,說一個死人的壞話,欠缺雅量;叫人老來最緊要剩返個錢,顯得傖俗;全篇演說太有說教味道,什麼「明天總比昨天好」,什麼「當你回首往事,不因碌碌無為而悔恨,不為虛度年華而羞恥,你便能很驕傲地說,你無負此生」。

但正如你不能說楚原的演辭有八個優秀條件就是好演講,你也不能因為他有諸多缺點而認為演講並不好。沒有人能否認這是一場很好的一場演說,因為這是一場道成肉身的演出!

ViuTV影片截圖

你是不可能執藥一般,把八個優秀演說條件砌到一塊就成就一篇好演說的,因為楚原的這篇演說,只有他能演繹得這麼好。

這個老人,在回首一生的致辭中,超越了恩怨情仇利名得失,成為他自己了,他是那麼的自然,以致於他可以那麼光明正大地說出仆街二字,當一個人可以這樣字正腔圓而毫無扭捏地在莊正場合說仆街,而旁人亦絲毫不以為忤,這可以說,是一種境界、一種優雅了。

就是因為這種純發自然,挾泰山超北海地橫越了粗口、嗔怨、恚怒、演說理論上的所有缺點。相比起來,黃秋生的演說,就顯得太有機心了。他後來被蘋果記者借刀陷害其實也是咎由自取,道歉也是應該的。

楚原携老伴南紅和「心中的綠寶石」──小孫女出場。ViuTV影片截圖

還在江湖混的都喜歡嘴上掛「香港電影」這種BUZZ WORD擦存在感、呃鄉親LIKE,仙人一般的楚原說的是親歷的人生。他携老伴與乖孫出場,把觀眾當朋友般的閒話家常介紹六歲的孫兒,再細意地安排早睏的孩子先行退下,搞這麼多,竟然不是什麼情節設計,而純粹是人情的自發而已!他的老伴,全程沒有說話,和她的孫子一起,神情酷肖,形成一幅有趣的鏡像。這其實有比話中哲理更值得咀嚼的東西。

在香港,老來剩得個錢的人很多,但可以老得像楚原這麼舒坦的很少,像劉德華,因年輕時時那麼的英爽,他不肯老去是那麼的明顯!而香港本身,就是一個富得流油而不能老得優雅的城市,或許這是因為太過眷戀曾經的輝煌,或許這是因為早已失去了心中的綠寶石。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鍾劍華:向被一次過炒晒的兼職實習督導老師致意 (919)


【編按:本文乃回應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多名教職員突然不獲續約】

我可能不是最合適的人去評斷這一單兼職實習導師被炒的事件,應該有很多其他人更合適。但是我也明白,合適的人可能因為各種原因不能作出合適的回應。他們的難處我能理解。不過,我也明白,很多不合理的事,往往就是因爲大部份人的有難處、冷漠或採取事不關己的態度而一再發生的。所以,就當我是諸事八卦,就當我是事不關己也口沒遮攔。

話得說回來,我也曾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負責統籌學生實習及協調的工作,也要負責分配工作給那些兼職實習督導老師。因此,與他們也算是合作過。因此,我相信我要說的,也不是無的放矢。我相信我還是有一點點資格,分享一下自己的想法,作一些不合時宜、甚至可能被視為不通世務,不分莊閒的回應的。

我以前讀的學科,今天所屬部門開辦的學科,都是跟人本專業服務緊密相關的,其中最主要的當然就是歷史悠久的社會工作了。一直以來,我們都提醒學生要「以人為本」,要培養他們的「人本關懷精神」。部門也一向十分重視師生關係,不時提醒老師要以「學生為本」,要「用生命來影響生命」。這些都是我們經常掛在口邊的說法。對於這些,口講就容易,但實際上能夠做到幾多?我知道很多人,都是抱着一種「做得幾多得幾多」的態度,來平衡各方面的拉扯。但是在今天的那一種管理心態之下,能夠做到的空間就真的是越來越少了。

以前我在大學本科的時候,也是讀社會工作。讀書時經歷了兩次實習,其中一次也是在兼職的實習督導老師指導下進行的。到今天三十多年了,我仍然很感謝當年那一位老師。她把我從中大優美的校園宿舍及受保護的象牙塔中帶回現實。實習督導過程中,她豐富的前線工作經驗,比大學裏邊那些講師及高級講師都要豐富,也更落地,更貼近現實,期間給予我很多到今天都不能忘懷的啟發。我仍然認為這正是兼職實習導師的價值,他們對實務教學的貢獻,不容低估,更不應被矮化。

有一些兼職實習導師雖然長期從事這個工作崗位,有幾位已經工作了超過20年。但因為他們主要的工作就是督導實習,他們對服務的實際情況,往往比在學院教書做研究的同事都豐富,也更在地。老實說,今天的大學環境,在實務學科的處理上真的有點本末倒置,有一些社會工作的老師,本身就從來未曾正式從事過社會工作實務。為何如此,當然有其原因。但正因如此,專職實習督導的兼職老師,擔當的責任及貢獻就更突出了。

我記得,雖然兼職督導老師這個崗位,在不同的學院都已經存在了幾十年,但以前就連薪酬架構及增薪點也沒有。每一年要按實際情況及個別的條件來決定是否有約續。就是續了約,也只是停留在原來的那個薪級。

後來,記得就是我負責實習統籌那個階段,部門說要加強practice teaching,要提升實習督導的質量,要令有經驗的兼職實習督導老師都可以有一個較佳的就業保障,而且可以挽留這些人才。所以,雖然也是年年續約,但就有了薪資架構,有了按年資來調整的增薪點。雖然只是很簡單的一個薪資架構,但也總算是一種進步。

那個時候,也開始說要鼓勵部份同事把更多時間投放於研究及寫學術文章的工作。因此,把這一批兼職實習督導老師納入編制之中,也是有一個意思,就是要讓更多的教職員,可以免於往機構跑。部門就可以由以前在實習督導上要全民皆兵的狀態,變成有一個內部分工。沒有這一批兼職實習導師,這一個分工的安排及構想,便會大打折扣。

香港的大學教育很功利,而且是越來越功利。但始終都是大學,所以也要講學術。所以往往會出現一個很尷尬吊詭的處境。似乎每一個部門都要證明自己有經濟價值,自己的學生可以畢業後得享高薪,或者起碼就業冇問題,在市場上很搶手。大學高層也要年年開記者招待會,要告訴社會,我們今年的畢業生又比去年每月平均賺多咗兩舊,更比隔離嗰間賺多三舊。

可另一方面,在一個實際的校園環境,在教學與學術工作的環境中講實務,又似乎顯得十分邊緣。特別是近年要講爭排名,教學及實務工作變成配菜。主要負責教學的教職員,都已經變成二等公民,有很多還要每年續約。因此,負責實習督導的那些兼職老師,就更是變成邊緣中的邊緣了。

有同事說:「佢哋無功都有勞」。我就不會選擇用這句話。我會說,他們大部份都「有功兼有勞」。但這句話其實也不必多說。因為這次全體不獲續約事件,似乎也不是以從講功勞講貢獻作出發點的。

作為一個公共機構,如果不是因為員工的工作表現不理想而要作出解僱的決定,而且面對的是一班在部門工作及貢獻了起碼十幾年至二十幾年的員工,竟然要在約滿前三個月才通知,而且完全沒有合理的過渡期。這不已經足以令所有其他員工、校友、及學生感到難堪嗎?

我們有一些老師,仍然這樣教導學生,叫他們「在一個機構工作,就要承擔機構的使命和責任,要有擔當,要以負責任的態度工作,要視機構的整體為一個團隊,要有團隊精神,要對這個整體保留一點忠誠及責任感」。但我們也知道,現在很多機構,商業機構就不在話下了,連社會服務機構及公共機構,甚至政府都是如此爭先恐後做無良僱主,帶頭示範如何把員工當成是可以用完即棄的資源。做了20年,有功也有勞又如何?總之過了橋,就要把板也抽掉。

據說召他們開會把安排通知他們的時候,還要安排了警衛在附近候命。這算是什麼?是擔心他們乘機發難?如此恣態,究竟是反映了那一班兼職實習老師個個都很孔武有力,隨時準備動粗?還是反映了以行政手段動粗的,自己心裏有鬼,自己首先膽怯心虛?這一個案例,相信可足成為公共行政管理的經典教材。

事情發展至今,只能說來得很突然,但也不能說是完全在意料之外。不過,卻也是一個在情在理及在行政操作上,都很難找到任何在情在理的說法來開脫的意料之中。

在此,我只能以個人的身份對這件事、以及這樣的處理手法表達一下個人的態度。也希望借這個機會,向所有受影響的兼職實習導師致一個口惠而實不至的敬意與謝意。雖然不一定會有迴響,但我深信,心存這一點敬意與謝意的,肯定不只我一個。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邢福增:香港市教育局蔡副局長心目中的教科書,是這樣的 ... (894)


我相信香港市教育局蔡副局長心目中的教科書,是這樣的(除非唔係):

自古以来,香港是中国神圣而不可侵犯的领土。一直在祖国南方一隅,受祖国人才及资源供应,得以从南蛮不毛之地,成为东方之珠。

自帝国主义侵华以来,香港人民被迫与祖国分离,但仍心繫祖国,展现中华民族伟大的爱国情操。1949年新中国成立,香港爱国市民在冷战禁运中,仍不惜一切,为祖国运送物资,其爱国情怀,昭日可见。时大量祖国人民,南下香港,为这片殖民地提供大量资金及劳动力,使香港更趋繁荣。1967年,受祖国伟大的文化大革命感召,香港人民掀起反英抗暴义举;虽未能即时解放香港,但其爱国之心,足以撼动港英暴政,迫使其改革,功不可抹。

随着邓小平同志提出1997年回归祖国,香港市民深表拥戴。1997年7月1日,香港终于摆脱百年殖民屈辱,回归祖国怀抱。由于背靠祖国,香港得以跨过重重危机,如非典、金融风暴等,并仰赖祖国人民无私救助,经济得以復兴,转危为机。

祖国爱香港之心,同慈母般无私。不惜以东江之水,救助飢渴之香港黎民。祖国又如严父般管教,斥本土自决港独之奸民,实爱之深,责之切矣。望此等香港离民饮水思源,念祖国之情,早日回心转意,与祖国十三亿人民同心行。举国同胞,无不为此欢呼。

深港高铁、港珠澳大桥通车之日,香港得以与祖国「车同轨」。为实现与内地全面融合,全港市民立誓以「书同文(简体字)、语同音(普通话)」为目标,在党的领导下,三权合作,两制归一,作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近年在习近平主席核心英明领导下,祖国飞跃强大,各党全民,无不甘心乐意底接受团结无私及进步的执政中国共产党领导。香港市民时刻无不以復兴中华民族之中国梦为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为纲,心繫一带一路,致力为祖国统一及捍卫国家安全而努力。广大香港市民对身为中国人,表示无比光荣。目睹五星红旗,无不激动自豪,以中国人为傲。七百万市民,愿与十三忆人民同呼:厉害了,我的祖国!

 

#完全跟足指引 #教育局請唔請我

(標題為編輯所擬;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8-04-19

【關鍵評論】周雪君:Elon Musk教你如何提升工作效率:會議無聊就走吧、取消定期開會 (2555)

Space X和Tesla(特斯拉)CEO馬斯克(Elon Musk)向來以高效率見稱,最近他有點煩惱,Tesla旗下的Model 3電動車出現生產樽頸。為徹底解決問題,Tesla宣布暫停生產線約一星期,馬斯克要親自處理,他甚至睡在加州Fremont的廠房地上,日以繼夜的苦思。

經過他一番思量,Tesla員工迎來一個全日24小時,一星期七日,永不停機的輪班制生產模式。馬斯克向員工發電郵解釋新的工作安排,又呼籲員工如有任何改善效率的點子,一定要告訴他。在信中,馬斯克向員工分享自己增強效率的「錦囊」,一共有7個重點:

大型會議一般都是浪費大家時間

過度開會是大企業的災難,絕大部分情況是愈來愈糟。請取消所有大會,如果你肯定會議能為所有參與者增值,請盡量精簡。

定期會議太無聊

除非公司面對非常緊急的議題,否則應取消所有定期會議。當緊急議題解決後,記得取消定期開會。

不關你事的會議就走吧

不論是面對面或電話會議,如果覺得自己很明顯不能為會議提供什麼意見,就離開吧。這絕對不是沒禮貌,沒禮貌的是要人留下來開會,浪費大家時間。

避免玩弄行內術語

在Tesla,任何事物、軟件或流程都不要用縮寫簡稱或無聊的行內術語。總的來說,任何要附加解釋的用詞都會阻礙溝通。 我們不希望大家為了在Tesla上班而不得不背誦詞彙表。

不要讓公司的分層架構減低工作效率

應該以最短最直接的溝通途徑來完成工作,而不是通過層層指揮系統來做事。任何試圖強化指揮鏈的經理很快就要到別的地方打工。

想跟誰溝通就直接找他/她

部門之間沒有好好溝通往往會演變成大問題,解決方法就是讓所有層級的人員可以自由溝通。假如員工要先向經理說,由經理跟主任談,主任向助理總裁報告,助理總裁又同另一個助理總裁商討,然後轉告另一位主任,再由這位主任告知經理,經理再下達到真正執行的員工,在這期間,蠢事必然會發生。要把事情做好,必須讓員工可以直接溝通。

別讓笨死的規矩浪費自己時間

一般而言,按常識行事準沒錯的。有些公司規矩明顯荒謬絕倫,早就應該改掉。

至於Model 3的生產問題,馬斯克表示生產線會在數日內進行系統升級,目標是令下月的產能可以達到每星期產出3000-4000輛。之後廠房會進行另一次產能提升計劃,務求在6月底前,每星期能產出6000部 Model 3s。

對於外界質疑公司遲遲未賺錢,馬斯克回應:「外面的人批評Tesla一日未賺錢,一日都不算是一盤好生意,就是說,我們的生意額要超過我們的開支。」「這句話必須是公司達到一定經濟規模後才有意義,但現在,我們已經到了。」

那即是什麼意思?馬斯克說的是要節省開支:「以後任何超過100萬美元的資本或雜項支出,又或者在未來12個月內可以累積至100萬美元的費用,全面擱置,直至獲得我明確批准。」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