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3

【香港01】香港01:投機心態害慘國泰 也害慘了香港 (2514)

  • 去年虧損近6億元的國泰航空於本周一(5月22日)公布裁減600名員工。國泰高層解釋,是次裁員是為了應付旅遊模式轉變、市場競爭所帶來的衝擊。然而,究問題根本,實不過是高層在燃油對沖投機失利,令公司陷入困境。這種貪圖「錢滾錢」、輕視本業的經營態度,害苦了國泰、也害苦了香港。

  • 國泰管理層對裁員一事的解釋之所以顯得蒼白無力,皆因本港航空業的整體情況其實不太差,作為香港最大航空公司的國泰,不應淪落至此。觀乎機管局公布近十年的旅客人次,一直錄得上升,單是2015/16年,機管局錄得的旅客人次便已達6970萬,比2014/15年度的6470萬增長近500萬人次。旅客上升,理應利好航空業,故近年一些新的航空公司加入競爭,仍做得有聲有色,市場競爭亦更激烈,如果國泰不是沉迷航空燃油對沖投機,不應落得要裁員的下場。

國泰去年錄得近6億元之虧損,終宣布裁員約600人。﹙資料圖片﹚

國泰沉迷對沖 迷途不知返

平情而論,燃油對沖乃航空公司的避險措施,甚為常見。由於燃油是航空公司的最大營運開資(佔國泰開資約三成),而國際油價波動,為控制成本,航空公司一般會預測油價走勢,簽署對沖合約。由於有機會錯估油價,故不少航空公司的對沖比例,一般為燃油開支的兩成,確保萬一「睇錯市」時,損失在可控範圍之內。

但是,國泰的燃油對沖操作,顯然已偏離避險的原意,於2016至2019年間,國泰分別以對沖價格85美元、89美元、81美元及75美元購買燃油,頭三年的對沖比例竟分別高達62%、52%、44%,比起一般公司高出逾倍。結果,去年國際原油價格一直維持在35美元水平,最低見26美元,遠低於估價逾倍,最高亦僅見「5字頭」。國泰錯判形勢,在航油對沖業務上虧損84.56億元,將數十億元的經營利潤全數吃掉甚至「輸凸」。

須知,國泰已不是第一次在對沖吃苦頭。過去國泰曾因燃油對沖賺到一些甜頭,但是在2008年、2015年,其因對沖失利分別虧損76億、84.7億,總結近年的成績,國泰在對沖只獲利70億元,但是累計虧損卻達258億元。國泰堅持高比例對沖,也許就是出於賭博心態,在得利後食髓知味;在失利後,希望收回失地,結果卻泥足深陷,難以自拔。

員工開支佔國泰去年營業開支的21%。﹙視覺中國﹚

【國泰炒人】裁員600人 料一年慳不足4億 如何助國泰重新起飛?

降低對沖比例 回歸航空本業

可以說,從國泰多年對沖的經驗看來,已證此舉風險甚高,與其沉迷其中,倒不如回歸本業,做好航空服務,吸引更多乘客。

現時,國泰裁減600名總部員工,有估計指,一年可節省3.49億元,惟這金額僅佔營業開支的0.37%,也遠低於對沖的虧損,故根治之道,還在減低對沖比例。可參考的例子是國內航空公司國航、東航,其吸取了2008年投資期油失利的教訓,終止對沖,重整有關的操作,減少了「賭航油」的因素後,近年國內航空公司的營運也日趨穩定。

最近,國泰主席史樂山指出,集團的對沖比例將會下降,並謂「最壞的時間已經過去」。但是股東、員工最關心的是,集團高層會否承諾回歸本業,停止投機。固然,進行燃油對沖並非原罪,但是國泰若要收支平衡,至少也要將對沖比例調低至合理水平,不然,公司亦只會繼續於油價漲跌中浮沉。

國泰宣佈裁員600人,其中410人為基層員工,國泰航空本地職員工會不滿國泰向基屠員工開刀。(林若勤攝)

貪勝不知輸 豈止國泰如此

此外,正如國泰高層所言,近年廉航如雨後春筍,香港航空業競爭日趨激烈。隨着國內航空開發更多國際直航航線,香港的中轉站角色也日漸褪色。這在在道出,若然公司高層不集中精力,研判形勢,繼續沉迷燃油投機,不理本業,在可見將來,國泰的地位,將更岌岌可危。

其實國泰賭航油賭出禍,並非孤例,香港社會亦彌漫著這種「生意淡薄不如炒作」的心態,認為與其花時間、花心機,落手落腳經營好一盤實業生意,不如將資金用作投資各式各樣的金融工具,甚至以一種近乎賭博的心態進行投機。在手風順的時候,這種做法或許賺得看似豐厚的紙上富貴,但當手風不順,又隨時「贏粒糖輸間廠」。

香港亦如國泰 投機難有未來

尤有甚者,荒怠本業的結果,是對手乘機搶佔市場,最終變成利潤、事業兩頭不到岸。如國泰由以服務水準見稱、香港人引以為傲的航空公司,淪為一些人口中「因管理不善而從全球最佳航空公司排名榜節節下跌的國泰航空」的「因航」,本來不少新航點、新商機都被對手佔據了,國泰要重拾昔日光輝,只怕更事倍功半。

國泰乃香港巨企,員工近3.38萬,故集團的前途所關係到的,除了是高層能否取得巨額花紅,還有數以萬名員工、數以萬個家庭的生計。在這件事件上,要反思的除了是當初貪勝不知輸的國泰管理層,還有以為投資投機可以「長搵長有」的眾多香港人。香港經濟高度依賴股市樓市,但經濟有順有逆、投資市場更是花無百日紅,就如自恃聰明、賭輸航油輸得一敗塗地的國泰一樣,假如香港股市樓市有甚麼山高水低──香港還剩下甚麼?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眾新聞】劉進圖:梁特首自揭底牌 立會調查露曙光 (5347)


 

行政長官梁振英透過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周浩鼎,對立法會專責調查梁振英收取澳洲UGL集團400萬英鎊一事的委員會的調查範圍,提出多項修訂,事件被揭發後引起軒然大波,周浩鼎在公眾壓力下被迫辭去委員會職務。梁振英為什麼這樣著緊委員會的調查範圍?從他親自操刀的修訂文稿中,可以發現重要線索,只要把這條線索和今年初《眾新聞》對UGL事件的偵查報道結合來分析,就有可能揭開梁特首的底牌,讓立法會的調查露出曙光。

從梁振英親力親為的修訂文稿看來,他把調查委員會原來界定的調查事項:「梁振英先生於2011年與澳洲企業UGL Limited所訂協議」,重新界定為:「澳洲傳媒公開的UGL協議文本」,並特別加上:「梁先生簽訂協議當日是否已當選行政長官」。

梁振英把他與UGL之間的協議,刻意修改為澳洲傳媒公開的UGL協議,明顯是想委員會把調查鎖定在這一份已經外洩的協議文本上,因為這份協議文本上顯示的簽訂日期是2011年12月,在他當選特首之前,對他自辯較為有利,如果他和UGL還有其他的、後續的協議,就會跌出經修訂的調查範圍!

梁振英UGL不清不楚 DTZ日本股權易手

根據《眾新聞》今年一月初發表的UGL事件調查報道,已外洩的協議文本其實披露了一條重要的交易尾巴,就是梁振英原來持有DTZ集團日本分公司三成股權,因日本業務仍處於虧蝕階段,在收購交易中UGL感到難以作價,UGL集團遂授予梁振英一項期權,可以在7年內選擇把他所持日本公司股份售予UGL或其指定人士,UGL將向他支付最少20萬英鎊。《眾新聞》調查發現,UGL集團在2014年把DTZ日本分公司出售予另一財團TPG及其合作伙伴,而該日本公司在TPG財團旗下公司的2015年帳目上顯示為全資擁有公司,由此質疑梁振英是否已出售其三成股權。報道在今年1月1日刊出前後至今,《眾新聞》記者共五次向特首辦查詢,但一直得不到任何回覆。

TPG財團旗下、在英國註冊的DTZ UK Bidco Limited,2015年賬目顯示,持有DTZ Japan Limited (BVI) 100%權益。

如果梁振英出售DTZ日本公司股權,是按照UGL授予他的期權,他和UGL集團之間的交易協議就應該不止一份,而後續的協議、股權交易和費用支付,按DTZ日本公司股權變動資料來看,應該是2014年至2015年的事情,亦即是他當選特首之後的事情,這就涉及公職人員任內獲得利益。

假如以上的分析屬實,當行政會議審議到涉及UGL的事宜時,梁特首是否有利益應該申報?不予申報有否觸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這些問題就有可能成為立法會的調查重點。這樣看來,今次梁振英修訂調查範圍風波,可能無意中自揭底牌,令立法會調查找到他一直努力掩護的「罩門」。

文章為作者Facebook網誌


眾新聞眾籌呼籲:

如果你認為我們的內容可讀,想繼續看下去,請幫忙。方法如下:

  1. 到Fringebacker眾籌平台捐款:http://hkcnews.com/supportus
  2. 新增Paypal帳戶:paypal.hkcnews.com
  3. 寄支票給經營《眾新聞》的「公民記者有限公司」(Civic Journalists Limited) ,地址:九龍長沙灣永康街77號環薈中心1210室。
  4. 直接存入「公民記者有限公司」的匯豐銀行戶口:747-027688-838

註:用第3和第4種方法支持我們的朋友,請連同「個人電郵資料」和「存款收據副本」email到眾新聞電郵信箱 [email protected]。捐款500元或以上者,可享有為期一年的每周時事通訊。通訊會在眾籌活動結束後開始寄出。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區家麟:西環律師團 (4976)


一個極權社會要顯得冠冕堂皇,需要甚麼?需要失節失格的專業人士助紂為虐。

例如,扭曲法律、顛覆法治,要靠律師法官誠心配合;兩權合作,調查特首失信失德竟然暗地徵詢被告意見,需要出賣尊嚴的奴才議員;滿紙謊言,把黑說成白,需要文膽要記者要謀臣。

耶魯大學教授Timothy Snyder的小書《暴政:二十世紀的二十個教訓》,警告暴政時代重臨的先兆與應對方式。其中一章節,借納粹德國故事,提醒大家專業道德很重要。如果律師法官與執法者,堅持不秘密審訊、不違法執行死刑,就沒有六百萬猶太人遇害;如果醫生都堅持任何手術都需得到同意,集中營就沒有活人做醫學實驗;納粹德國的殺人公文頗齊全,如果公務員願意守規矩,不處理涉違法違憲罪行的文書,希特勒的暴政,不會如此順利。

這些,都是理應受尊重的所謂專業人士的最基本職業操守。

Snyder教授不忘提醒大家,二戰納粹德國戰犯中,有很多律師,如管治奧地利地區的賽斯-英夸特 (Arthur Seyss-Inquart);在波蘭地區施行暴政的法朗克 (Hans Frank),也曾是希特勒的私人律師。法朗克曾聲言,被處決的猶太人名單,找不夠樹木去製紙貼公告;他亦認為,法律為民族服務,對國家好的事,就是法律。

學到了專業知識,得到了崇高地位,但忘卻了理念,出賣了靈魂。眼看香港,以法律知識服務權貴,以民選議員的身分與特首打龍通,已成為飛黃騰達之路。西環契字頭大家庭家族繁衍,律師隊友人才濟濟,醜事青出於藍。建制派議員不反躬自省,竟然罵豬隊友做得不夠高明。

當失格的人不斷獲得賞識,被抬捧得高高在上,大家卻茫然無感,還覺得理所當然,我們已走上淪亡的不歸路。

(本文刊於明報〈2047夜〉,此為長版;原刊於作者博客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張達明:九問梁振英 (6327)


以下是我剛在梁振英面書的留言:

梁先生,首先多謝你容許我作為你面書的朋友。看見你近日興致勃勃,願意花寶貴時間就UGL事件向梁繼昌議員不斷提出質問,還望你能抽出少許時間澄清及交代以下關鍵問題,以釋除我及公眾的疑慮:

1. 梁先生一直強調與UGL的協議是正常的離職協議。 我想請問梁先生當時是否受僱於UGL,還是UGL希望收購的對象戴德梁行(DTZ)的董事? 若是後者,為何離職協議不是由戴德梁行與梁先生簽訂? 

2. 梁先生說: 「看過我的離職協議全文,應該知道UGL 給我400萬英鎊,作為在兩年時間內「不挖角,不競爭」的補償」,實在不必納稅。」想請問梁先生,UGL根據協議承諾給你的400萬英鎊,是否包括換取你以下三項的承諾?

(1) 支持UGL收購戴德梁行 (supports the acquisition of DTZ by UGL);
(2) 不批評UGL的有關收購行動 (does not make any statements criticising the takeover);
(3) 在2012至2013年的兩年時間內應UGL合理要求下,梁先生在不涉及利益衝突下需要提供協助以推廣UGL及戴德梁行(provides assistance in promoting UGL and DTZ as reasonably required by UGL,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acting as a referee and adviser from time to time, provided that such assistance does not create any conflict of interest)。

3. 若是的話,為什麼梁先生說這400萬英鎊是「作為在兩年時間內「不挖角,不競爭」的補償」,實在不必納稅。」? 為什麼400萬英鎊當中涉及承諾提供服務的部份不需要交利得稅或薪俸稅呢?

4. 若是的話,有關協議是「離職」協議,還是梁先生承諾協助UGL收購戴德梁行的協議呢? 

5. 若是後者,梁先生有沒有知會當時最大債權人RBS、獲它委派負責戴德梁行賣盤的安永會計師樓 (Ernst & Young)、戴德梁行董事會主席及其他董事以及戴德梁行的股東(註: 傳媒的報導似乎是沒有的,但我不知道它們會否有意抹黑梁先生)? 若有,請提供有關時間及證明文件。 若是沒有,梁先生當時身為戴德梁行的董事卻私下收取潛在買家UGL的巨額報酬,又有否違反董事的誠信責任及有利益衝突?

6. 梁先生可否確認當時除了UGL外,是否還有另外一間公司(有傳媒報導是Tianjin Innovation Financial Investment Company) 願意以高過UGL提出收購的價錢收購戴德梁行,但最後卻被戴德梁行董事會(包括梁先生在內)否決? 若是的話,梁先生私下收取UGL款項而可能令股東蒙受損失,又是否完全沒有問題呢? 當時戴德梁行的股東又是否知情? 

7. 若梁先生換取400萬英鎊的報酬其中一個條件是要在2012至2013年的兩年期間需要應UGL合理的要求提供協助,即使有關協助不涉及利益衝突,但梁先生可否在任職特首期間提供協助 (包括作為referee and adviser)? 若不可以,梁先生有否在當選特首後要求取銷或修改有關協議,放棄部份或全部400萬英鎊的報酬? 若沒有的話,梁先生是否認為特首是可以在任職期間收取有償報酬承諾提供予私人公司不涉及利益衝突的兼職服務? 

8. 梁先生可否確認有否(如有,在何時)收到該400萬英鎊的報酬?是否在梁先生任職特首期間? 若是的話,梁先生有沒有作出申報?

9. 最後,若梁先生認為立法會的專責調查委員會有委員就事件有既定的看法及立場,以致不能公正調查有關事件,梁先生是否願意根據法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委任現職或退休法官作主席,作出公平公正的調查, 以釋公眾疑慮?

張達明
22.5.2017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7-05-22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梁振英發茅,建制派陪葬 (3389)

■建制派死撐周浩鼎,賠上自己的信譽。資料圖片

對於「浩鼎門」本來已不需討論,因為道理已經太清楚。上周五在記協的晚宴上,曾俊華和胡國興上台被主持問到此事,曾俊華說:「不如我哋一齊叫佢個名?」然後全場同聲高呼:「我鼎!」諧音就是「我頂!」在場有不少政商名人,而這句「我頂!」就反映全城關注這件事的人們的共同想法:講甚麼都多餘了,整件事概括來說就是「我頂!」
長期任法官的胡國興一語道破全部真相:猶如被告人教控方大狀如何盤問自己。
昨天在城市論壇上,一個中學生問多番表示周浩鼎只是不小心的譚耀宗:「如果學生出貓,被人發現才說無隱瞞、被揭發才說自己不小心給老師發現,究竟是對還是錯?」譚耀宗回應說:「同學講到出貓問題,我就勸你梗要小心,如果喺學校犯規,一定會受到批評,喺立法會就仲大件事,嘩,乘機插到你暈……。周浩鼎亦都受咗教訓,大家以後做嘢真係要小心。」毛孟靜立即指譚耀宗,「你𠵱家承認周浩鼎喺立法會係出貓?」譚耀宗急指,「我無咁講過。」但他的意思其實很清楚,就是出貓無問題,不小心被捉到才是問題。
從兩位前特首候選人,擔任過近十年的財爺和擔任過二十年的法官,以及在場呼應的政商界,到一個中學生都知道的是非,還需要爭論嗎?建制派仍然死撐周浩鼎只是不小心,而不是不顧自己的調查委員的身份,去與被調查者「打龍通」,這哪裏是不小心的問題?分明是「摧眉折腰事權貴」而渾忘自己是監督行政機構的立法會議員。換言之就是對議會職責的出賣。
在幾乎所有香港人都知道是非的情況下,建制派還要硬撐,那是拿自己的信譽、政黨的信譽和所有建制派的信譽,給周浩鼎和尚有一個多月任期的梁振英陪葬。
「打龍通」的一方周浩鼎已經辭去調委會委員職務,另一方梁振英就連日發晒茅去猛攻被他控告誹謗的梁繼昌也要辭職。首先,倘若被調查者控告了誰,誰就要辭職的話,被調查者若控告所有調委會委員,調委會豈非要解散?其次,梁繼昌在首次調委會開會前,已與主席謝偉俊及法律顧問商討是否需要申報有關民事訴訟和能否出任委員,但謝和法律顧問均無表示有問題。其三,調查委員會組成時,梁振英一直沒有質疑過梁繼昌因被他控告而是否適任,直到浩鼎門發生,才用梁繼昌來轉移目標,但理據實在不堪。世界上哪有被告人可以選擇陪審員之理?梁振英莫非瘋了嗎?還說甚麼「是可忍孰不可忍」,看看社會群情,是對你早已「不可忍」,再忍就全城都瘋了。
梁振英可能認為,依仗北京信任的強權,和建制派在立會的多數暴力,民主派和社會輿論也奈何他不得。沒錯,事情很可能會不了了之。可是,這樣荒謬的事發生在香港,闖禍的周浩鼎、發癲的梁振英、陪葬的建制派,一定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97年主權移交至今,香港前進還是倒退?「蘋果」與你細數廿載風雨。
【回歸二十年】專頁:http://hksar20.appledaily.com.h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香港01】何亦文:「一帶一路」為什麼沒有李嘉誠? (2821)

  • 「萬邦來朝」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落幕,身兼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梁振英高調「破格」獲得大會發言機會。

  • 儘管他強調香港在這個改寫歐亞版圖的倡議中扮演「超級聯絡人」角色,但從會後公布的270項成果清單中,看不到香港在其中的任何位置,更沒有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便開始大舉海外投資的「超人」李嘉誠任何蹤影。

這位在海外投資幾乎沒有失手的老人,從來沒有將自己的商業活動與「一帶一路」聯繫在一起。(資料圖片)

關於「一帶一路」,李嘉誠先生的評論是正面的。去年8月他明確表示,香港經濟長遠將受惠於內地「一帶一路」長期發展策略帶來的機遇。今年3月香港特首選舉剛剛落幕,便傳出李嘉誠旗下的長和與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美國私募基金KKR等對手,爭購估值高達60億英鎊(584億港元)的英國通訊設備公司Arqiva的消息。不過,這位在海外投資幾乎沒有失手的老人,卻從來沒有將自己的商業活動與「一帶一路」聯繫在一起。

早在2010年長江基建就以91億美元購買下英國電網公司,當年2月又將奧地利第三大移動通信公司收入囊中……至今,李氏商業地圖的海外版圖已遍及歐洲、北美,其中在英國的投資被形容為「買下了整個英國」。按理說,中國推行「一帶一路」,拜李嘉誠為「先生」本應順理成章,他加入其中也是「不謀而合」。不過,有評論在梳理李氏父子的海外投資路線圖後得出的結論是:李嘉誠信奉的是在商言商以及資本利益最大化,他熟稔的是以法治為基礎的自由市場、以契約精神核心的貿易規則。

反觀中國這次簽署的成果清單,與蒙古等國家的合作諒解備忘錄,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等國際組織的合作文件,中國與巴基斯坦、柬埔寨、阿富汗等眾多貧困、恐怖勢力活躍國家達成的工程項目協定,項項舉動都是國家行為,涉及的國家多與法治、自由、公開透明相距甚遠,德國、瑞士在270多項清單中出現實屬鳳毛麟角。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曾表示,「一帶一路」是開放、包容的區域合作倡議, 不是地緣政治的工具。但是習近平在闡述中國外交時經常講的是建立「新型國際關係」,其中是建立以「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為核心的新型國際秩序。

如果說美國在二戰後向其它國家輸出自己的政治經濟模式,那麼中國今天則是在全球化、「互利共贏」旗幟下,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輸出以發展為中心的「中國模式」。譬如「一帶一路」論壇的主題設置涵蓋基建、產業、經貿、能源、金融、人文、環保和海洋等八個方面,遠遠超出修路架橋、建發電廠,被外界所認為的過剩產能輸出。

一個試圖塑造「中國版」的地緣政治版圖、構建新的國際秩序;另一個在商言商、追求資本利益最大化、無視「機遇」,「一帶一路」見不到李嘉誠身影的原因就在這裡 。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香港01】金子悅:有一種單身中女叫唐詩詠 (3362)

一直以來揹著最佳女朋友的光環,是會累的,經歷過人渣的洗禮,更加容易出現感情疲勞。

金子悅

日前唐詩詠洪永城正式宣布分手。(資料圖片)

一個拍拖中的三十六歲中女,什麼時候會有分手的念頭?

話說,從前有一種女朋友叫唐詩詠,向全港親身示範面對一個渣男,對方出軌唔分手;對方再出軌N次,九年來亦默默承受,仲要為對方講好說話。最最最後,渣男打女人被揭,幫他的人無地自容,憎他的人落井下石,她依然沒有一句bad mouth。

然後,身邊換了另一個看似條件更好、看似更可以依靠的人,誰知,她卻寧願放手。這是什麼邏輯?

別人的感情,甘苦自知。但像她曾經歷有如死過返生愛情浩劫的人,學懂更自私一點是好事。對一個男人毫無保留地付出愛和寬容,是個人修養和累積功德;但對個個男人都全情投入,最後做了人渣磁石卻不會有人可憐,因為「自作孽不可活」是普世價值,對於長期攞嚟賤的閨蜜,你再對住我哭崩長城,我都會選擇留番啖氣暖肚。

所以,看到唐詩詠和洪永城宣布分手,我是由衷地為她高興的。不明白為什麼還要咬住她不放?在事件中她明明已經表現到一個中女的一百分風度和自愛,還勇敢地為「裸分」自白心跡。(Well,就算真係另結新歡,道德上她也沒有錯。)

中女選擇分手,不一定是因為男人唔定性不肯結婚生仔,有這種想法的人真係余春嬌上腦了。明明她事業正在上位,在高收視劇集中搶盡風頭、聲望日隆,以後大把機會攀上主角。

唐詩詠正在上位,筆者相信她以後大把機會攀上主角。(《不懂撒嬌的女人》劇照)

現實中,29 + 1 + X 的女人要事業不要男人的大有人在,如《不懂撒嬌》Mall姐般「嫁畀份工」這種極端人板,只係劇情需要,但在職場學懂了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就明白把事業作正印,真係不會蝕底。到呢個時候,會發現身邊男伴的用途,通常都是用來解悶、減壓,同氹自己高興,結婚?不會只為了隻Tiffany & Co.結婚戒指,或最老套的「一個家」。

中女選擇分手,不一定是因為男人花心,為什麼沒人去想,也可以是她最終不想定下來。一直以來揹著最佳女朋友的光環,是會累的,經歷過人渣的洗禮,更加容易出現感情疲勞。這個時候遇到的眼前人,夠不夠好要次要;有時候,反而是自己不想再當個完美女朋友,給自己一個抖氣位、一條後路。

男方自己同異性朋友出街去玩去癲放晒上Facebook,女人要好大方;當女方出現追求者(or just any male friend),另一半日日玩小器,嚴重者甚至廿四小時監視,呢種坐監滋味是好叫人反感的,因為他沒有當你女朋友,而係personal belongings。於是,單身日子更叫人想念,要兵有兵要仔有仔的大千世界,飲茶食飯傾計上床都可以自選組合,拍拖?其實是浪費黃金時間。

中女選擇分手,不一定是個男人不願長大,只不過是好厭倦再兼任家姐或阿媽,安坐家中等人陪等電話。Come on James,選擇幼稚單純爛玩,已經不是男人專利,你可以朝早NBA夜晚英超歐冠,出糧買玩具睇新game;我都可以約齊姊妹瑜珈hi-tea煲韓劇,閒時買Chanel睇Hermes。一個女人的私人 quality time & quality life足夠,她不會花費光陰來做保姆或望夫石。

中女選擇分手,不是因為發現個男人對自己失去熱情,大人的愛情世界,熱情是雙向的,其實她已經冷靜得夠久,然後發現,這個年紀重新愛自己,還未算遲。

單身的自由空氣,對於中女,才是最可貴。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前線科技人員:給梁振英的公開信 (5653)


1. 過去兩天,你追住尊貴的梁繼昌議員不放,更於筆者執筆時,寫了十三段辯駁,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決定不再繼續食花生。

2. 你連日來都在圍繞稅務問題,說UGL那四百萬鎊,即五千萬港元,是不需要報稅,也不需要繳稅。你不是稅務專家,你這樣說的唯一根據就是稅務局不會調查此事。

3. 但原來你也知道:有施壓這回事,你以為區區一個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能施壓嗎?你也不看看政府官員在立法會的嘴臉,誰在向誰施壓。你作為特區政府之首,對於特區政府屬下的稅務局,你認為誰最有施壓的嫌疑?

4. 你不是會計師,也不曾說有誰給你專業意見說那五千萬不需要納稅,你不斷在稅務問題辯駁,只是想營造你清白無辜的假象。你真的相信你清白廉潔嗎?

5. 不過你總算學精了,以前你會說有專業建築師給你專業意見說那不是僭建,但被人問起卻連名字也講不出。

6. 這是特區政府質素劣質化的實例:面對市民時,挑最弱的一項來打,又不斷顧左右而言他,整個辯論方式就是迴避主體,將重點轉移至稻草人身上。鉛水事件如是,高鐵和大橋超支也如是。

7. 在公司上,你收了那四百萬鎊而沒有向 DTZ 交待是失德,同時又有損害其他股東利益嫌疑。在特區政府上,你說說看,許仕仁在上任前收了新地的酬金和你收了 UGL 的五千萬元性質上有甚麼分別?又說說看,曾蔭權一毫子都沒有落過袋,只是接受了黃楚標的租金優惠,他甚至還要每月交租給黃楚標呢,曾蔭權橫睇豎睇都唔算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囉,係咪?

8. 沒有申報就是沒有申報,況且,收了 UGL 錢的條件是否和特首職權有牴觸,不是由你來說。舉例,香港政府是港鐵公司的最大股東,而港鐵公司和UGL有商業往來,那麼你有沒有影響港鐵公司,使之增加或減少和UGL的合作?你也明白特首擁有廉署都無法制衡的權力,你有沒有透過委任或不委任某人當某職位,甚或宣佈或延緩政策,而使UGL得到好處呢?

9. 香港勝在有 ICAC,但 ICAC 不單是一所機構,更是一個信仰。我們相信公職人員要清白,相信我們做事不容許檯底交易,這一點,即使抵受不住誘惑的人在犯案時都知道有違香港的標準。如果你在臨上任特首之際還真心相信你和UGL的交易不需要申報,我好懷疑你邊度彈出黎。香港人可能不知道這標準嗎?

10. 如果你真係以為你無罪,點解唔等立法會調查?搵周浩鼎打龍通都算肉酸,仲追住梁繼昌黎打,人家是律師兼會計師,雙料專業人士,對調查好有貢獻,你真係無罪,佢查完講一句好過你寫十篇公開信。如果梁議員真係被你趕出調查委員會,這調查委員會還能夠被社會視為持平公正嗎?

11. 你是測量師,無理由係傻㗎,如果告下人誹謗就可以令人構成利益衝突而令佢乜都唔做得,咁以後被告即刻走去告原告人誹謗係唔係可以令訴訟無限期擱置?我講完都覺得我自己傻嘅。

12. 由頭到尾,我們都是在探討你點解唔申報,請參考「梁振英 UGL 事件五問五答」

13. 公開信寫point form,邊個教你?

前線科技人員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