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6

【立場新聞】韓連山:不反梁振英,對得住下一代嗎? (875)


梁振英治港接近五年,的而且確的是整「治」港人,而非有效管「治」香港。這些年來,有誰看不到港人的水深火熱處境?聽不到「梁振英下台」的吶喊?有誰指不出梁振英的卑劣人格缺陷?說不出梁振英的種種禍港政策?即使昧著良心替梁振英吮癰舐痔者,都只不過是既得利益或爭取上位的一群奴才,不便指出「皇帝」其實光著身子醜態百出而矣。

無論是民生或政治議題,梁振英盡顯無能,一直處於管治得分不合格境地,慘不忍睹。居住問題、年輕人上游問題、老人退休困境、國教風波、免費電視牌照、新界東北發展、政改方案、大白象工程、銅鑼灣書店風波等,沒有一次妥善處理,根本是解決問題的能力匱乏,弄至民怨沸騰。

說穿了,是梁振英無心解決問題。其刻意挑撥離間、突顯矛盾、製造敵人、撕裂社會的心態顯易而見,把警方、商界、公務員都逼向市民的對立面,社會從未如此分裂過。本應以市民福祉為施政總綱領,他卻只口惠而實不至,上任前的「一枝筆一張凳」聽民意的承諾消聲匿跡,直至最近要為連任工程作秀才再見他的「一枝筆一張凳」,市民會再一次被騙嗎?

廣告

無心和無能解決問題,前兩任特首董建華和曾蔭權也有或多或少同樣的缺陷,但無德這項人格缺陷,拍馬也追不上梁振英。陰險奸狡的梁振英,參選期間把唐英年打個落花流水,港人又怎能不冠以「狼英」綽號?上任後顯露的狼尾巴和醜惡嘴臉,無日無之;語言「偽」術的表演,出神入化。市民看著咬牙切齒、聽著怒火中燒,罵不絕口。

貪腐程度可與內地領導媲美的梁振英,至今未能清楚解答涉嫌五千萬賄款的UGL事件,其他在任期內的利益輸送、「官商政黑鄉」勾結,相信只有在他落任後才能正式追究,也正正是梁振英最近無所不用其極的要爭取連任、避免鋃鐺入獄的原因。

廣告

為連任借機把議員宣誓事件無限上綱、煽動群眾鬥群眾、把「港獨」這個「稻草人」議題無限放大,逼使中共出手「釋法」,不惜摧毀特區的「司法獨立」、破壞本地「三權分立」的核心價值、顛覆民主選舉制度,一下子就把香港推向永不超生的深淵。

梁振英以撕裂社會為目標的無能管治,只有私心而無決心為香港人整體利益施政,根本缺乏作為一個人的基本道德,我們可以任由他這次絕地反擊、成功爭取連任嗎?香港市民大抵喊「梁振英下台」喊得太累?眼見中共竟然被梁振英騙倒,最近也沒有開「紅燈」阻止此狼爭取連任,反而曖曖昧昧的說些令港人擔憂的話,港人對整個特首選舉完全絕望,無奈下接受?

可以肯定的是,梁振英再獲連任,港人必沒有好日子過,法治變成以法治港(rule by law) 而非依法治港(rule of law) 、民主人權繼續萎縮、經濟續向財團商賈傾斜、利益向內地輸送、社會繼續撕裂、基層繼續掙扎求存。今天我們不起來反對梁振英連任,是對不起香港、對不起下一代!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端傳媒】調查:深圳青年的「反港獨」一日遊 (5002)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有參加者在集會上閱讀大公報。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有參加者在集會上閱讀大公報。 攝:葉家豪/端傳媒

11月13日,住在深圳的劉先生一早起床,穿上襯衫、牛仔褲和運動鞋,套上紅色背心外套,搭地鐵趕往羅湖口岸,與其餘十幾個夥伴會合過關,到達香港。他們這一行接近20人,都是河南老鄉,自稱「深圳河南義工隊」的志願者。

劉先生此行是「香港一日遊」:到達香港後,他們坐上早已在上水等候的旅遊巴士,前往西貢遊玩,下午近四時,旅遊巴駛到金鐘,迎來本次行程「主菜」—— 參加「撐釋法、反港獨」集會。

組織需要我們的時候,就表下決心。

從深圳來香港參與反港獨集會的劉先生

11月13日下午,金鐘立法會外萬人空巷,人們舉着「反港獨」、「撐釋法」的標語,高喊着口號,參加集會。20多歲的劉先生和他的深圳同伴也在其中。

「梁游」是誰?當看到周圍人的標語牌時,有人問起來。

劉先生坦言,並不清楚梁頌恆和游蕙禎具體做了什麼:「聽新聞說那倆議員是辱華了,港獨,其他真的不知道」,「組織需要我們的時候,就表下決心」。

集會主辦方「反港獨、撐釋法」大聯盟指出,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和游蕙禎在宣誓成為立法會議員時加入「辱華」言辭,民眾憤怒因而自發集會,要將他們逐出議會,並支持全國人大為此釋法。警方指,集會最高峰時有2.85萬人參加,主辦單位則稱,四萬「香港市民」參與了是次集會。

端傳媒深入調查發現,劉先生並不是唯一懵懂的參與者。不少「義工隊」成員從深圳乘專車來港遊玩一天,只需「交一交車費,都是請吃的,請玩的」,順道參加集會,而背後,甚至涉及共青團操作。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部份人身上貼有中港旗貼紙。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部份人身上貼有中港旗貼紙。 攝:盧翊銘/端傳媒

「香港的,那你能聽懂大台在說什麼了!」

11月11日星期五,下午1時7分,有312名成員的「香港河南青年會」微信群組中,自稱「張會長」的成員發出了這樣一條訊息:

「各位老鄉大家好,我們會在周日下午4點參加『反港獨、撐釋法』大集會,目前我們有一百五十人左右,做了60多個標語牌,還有手拿的國旗區旗,到時我們在會場的K區,有河南標記。希望各位老鄉踴躍參加,會場人多,大家注意保護自身安全,特此通知告知大家。」

端傳媒記者在11月13日下午4時抵達現場後,按微信群組中集會召集人的指示,走到集會K區添馬公園的集合處。

這時,集會剛剛開始。K區的集會人士揮舞着國旗與區旗,有說有笑,氣氛輕鬆,並無憤怒情緒。這裏聚集的,絕大多數是各省市在香港的同鄉會組織。許多參與團體正在組織成員合照,「一、二、三,笑一個」的聲音此起彼伏。亦有一些參與者,一手舉着標語牌,一手握住手機,以立法會大樓做背景来自拍。

這時,K區入口處聚集了20多人,站在「香港河南中原同鄉會」和「豫港青年交流協進會」的橫幅後。他們穿著隨意,年齡大概在20到50歲之間,其中30歲左右的青年人居多。

記者走入人群中站定,身旁兩位青年男子正在爭論深圳哪區的火鍋更好吃。其中一人看到有新面孔加入,隨即從一疊標語牌中抽出一張遞給記者,用帶河南口音的普通話說:「剛來的?你也拿一個吧。」

記者順勢問起,他是否在香港工作,他對此非常驚訝,反問:「你是在香港的?」然後指了指拉着橫幅的參加者說:「好像也有幾個是香港的吧,那個會長就是。」他接着說:「香港的,那你能聽懂大台在說什麼了!」這時,大台上的發言者正以粵語聲明,要支持人大釋法。

記者追問:「你們不在香港,那是在哪裏工作?」「我們從深圳來的。」然後就急急走到橫幅下與其他集會人士合照。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攝:盧翊銘/端傳媒

沒有太大花費,遺憾「在西貢沒玩盡興」

這時,劉先生也跟大伙兒一同合照。合影結束後,他又讓同伴幫忙拍下他手持國旗的照片,背景是集會的場面和遠處的維港。

劉先生個頭不高但身材壯實,剛到深圳謀生沒多久,做一份保安的工作。人生地不熟的他在河南老鄉建議下,加入了「深圳河南義工隊」。每週,他們都會參加義工隊組織的集體活動,有時是探訪深圳安老院之類的志願活動,有時會去一起行山、遊玩。

大家就是散的時候交一交車費,都是請吃的,請玩的,玩得也挺開心。

從深圳來香港參與反港獨集會的劉先生

這是劉先生第二次到香港,但這次行程本身並不在計畫中。

由於是河南戶籍,他的港澳通行證,每年只能兩次以旅遊簽注到香港。上次來港是今年10月的國慶節假期,但「花費太大了」,於是他打算存些錢,年底再來香港。但集會前兩天,他在微信群裏看到參與香港集會的召集後,盤算了一下,決定用掉今年最後一次到香港的機會。

果然,這次「香港一日遊」沒有太大花費。劉先生一行人在羅湖口岸過關後,坐的是旅遊巴專車,吃的是西貢海鮮餐。「大家就是散的時候交一交車費,都是請吃的,請玩的,玩得也挺開心。」不過劉先生說,始終還是有些許遺憾:「過關時耽誤太長時間了,在西貢沒玩盡興。」

離開西貢後,義工隊在接近四點時抵達了金鐘現場,獲發國旗、區旗及標語牌。

劉先生剛開始時還覺得有些新奇,一直站的筆直,認真地舉着標語牌,畢竟這是他頭一次在香港參與示威集會。但過了不久,義工隊開始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用家鄉話或普通話,討論着深圳的衣食住行,分享着在西貢遊玩的照片。他們當中,沒有人談及釋法,也沒有人提到梁頌恆和游蕙禎兩人,標語牌也歪到了身旁,只有在傳媒經過或組織合影時,標語牌才會被重新舉起。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攝:葉家豪/端傳媒

「梁游不是一個人,是兩人!」

下午五時剛過,集會結束前,一位中年男子開始收回國旗、區旗和標語牌,呼籲集會人士「到大台下面感受感受」。原本面露疲態的劉先生等人又恢復了活力,他們組成隊伍向大台方向走去,拿出手機邊走邊拍照。五點二十分左右,他們回到了集會的K區,清點人數後,這天的「香港一日遊」來到尾聲。

離開集會區的路上,兩名集會人士指着另一個團體「釋法除梁游,大快港人心」的標語牌,談了起來。

「咱咋(我們為什麼)沒有寫這的標語?梁游是誰?」

「那不是一個人,是兩人!一個姓梁,是個男的。一個姓游,是個女的。」

「他們幹啥子的?(他們是做什麼的)」

「好像是說了一些對咱國家不好的東西!他們還是那個啥……議員!」

回到深圳後,劉先生在微信上告訴記者,他其實並不知道梁頌恆和游蕙禎具體做了什麼:「聽新聞說那倆議員是辱華了,港獨,其他真的不知道。」

劉先生覺得,這類政治議題與他們平民百姓沒有太大關係。「只要過得快樂就行,」他說,在他看來,不了解事情原委並不影響參加集會並表態,「組織(國家)需要我們的時候,就表下決心。」

在集會結束之後,「香港河南青年會」的微信群組裏,「張會長」發送了集會人士的合照,正正是「深圳河南義工隊」在現場的照片。當晚,有群組成員轉發了兩則有關集會的報道,而在其中一則報道中,有這樣一句話:「數十位在港河南青年代表參與了這次集會」。

集會背後︰義工隊與共青團系統的交織

事後,記者翻查網上資料發現,劉先生參與的「深圳河南義工隊」,隸屬「廣東省河南志願者聯合會」,而該聯合會的會長,同時是「共青團河南省委駐深圳工作委員會」的書記李慶彬。記者對比現場照片與公開資料,發現集會結束後回收標語牌、並安排參與人士離開的中年男子,正是李慶彬。而「香港河南中原同鄉會」的現任會長張素萍,亦出現在集會現場,即為群組內的「張會長」。根據傳媒的公開報導,2013年至2015年的「深港豫籍青年新春聯誼會」,兩人曾一同出席。

共青團河南省委駐深圳工作委員會,是共青團中央之下,共青團河南省委轄下駐外團工委的其中一個。

根據2010年全國人口普查的結果,河南是中國人口第三多的省份,輸出勞動人口全國居首。這些外出務工的青年,在新城市裏往往舉目無親,更易與「老鄉」抱團。而共青團轄下團工委的成立目的,正是要幫助這些青年融入當地,並在其中發展團組織。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
2016年11月13日,金鐘,建制團體於添馬公園舉行支持人大釋法及反港獨集會。攝:盧翊銘/端傳媒

記者致電深圳團工委書記李慶彬,他表示,當日參加集會,「都是義工們自發的,團工委不組織這類活動」,原因是「不在團工委的職能範圍內,不合規」。對於在香港遊玩的花銷,李慶彬稱是有「愛心企業的贊助」,其中旅遊巴由一名河南企業家贊助,至於西貢海鮮餐的花費,他則未有透露由誰埋單。

他認為,參與反港獨是「對國家有好處的」,因此雖然義工隊的活動基本與政治無關,但今後若有此類活動仍會參加,並會以「廣東省河南志願者聯合會」的名義組織。他表示,這個聯合會在香港亦有分會,因此「參與集會是合理的」。

共青團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一個青年政治團體,並非黨政機關,廣泛參與了內地青年事務的運作,近兩年來積極在網絡上扮演為中國民族主義樹立旗幟的角色。2016年初的周子瑜事件,部分內地網民「翻牆出征」,在微博上擁有四千萬粉絲的帳號「共青團中央」,對此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中國大陸的政治文化有名實不符的傳統,而香港則要名正言順。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指出,有共青團背景的組織參與香港反港獨集會,是「自然的、一定會發生的」。他認為這種組織形式對於中共來說是「家常便飯、政治常態」,是「基層建設的一部分」,與其「反感這種運作模式」,不如「趁此機會多了解中共體制內外的運作模式,大家就會心中有數。」

這類組織雖然不屬官方機構,卻能在關鍵時刻發揮動員作用。「有些部門沒有公開的權力,卻有實質權力。」劉銳紹認為,這體現了中港兩地政治文化的差異:「中國大陸的政治文化有名實不符的傳統,而香港則要名正言順。」

而這次集會要動員內地組織,究其原因,劉銳紹指出,這反映了「北京將反港獨視為重中之重,擔心香港失控。」

端傳媒調查發現,集會現場還有一批新力量——從內地來港就讀或就業的「港漂」。這股港漂新力量會如何改變香港政壇格局?敬請留意明天報導。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香港01】蔡東豪:仲打Golf?企管人最型係單車 (1753)

  • 屬於企管人的運動,除了強身健體,參與者還希望從運動中得到其他價值。過去幾十年,企管人的運動毫無疑問是高爾夫球。即時想像的情景,是幾個中年人,在大片綠油油草地上行行企企,或傾正經生意,或談天說地。打完波之後,中年人回到只准會員進入的會所酒吧,繼續未完的談話。曾幾何時,向上爬的年輕人覺得有學高球的需要,這不僅是興趣,還代表商界打滾的指定動作,心底裏希望有朝一日打進尊貴的會員俱樂部,高球的「其他價值」是擴展商界人際網絡。

作為擴展人際關係的工具,單車運動可以讓企管人結識不同背景的朋友。(Getty Images) 作為擴展人際關係的工具,單車運動可以讓企管人結識不同背景的朋友。(Getty Images)

高球不再是傾生意不二之選

我出道的八九十年代是高球的高峰,身邊人人在學,朋友食飯的話題必定是「打波」,這個波是高球。要知道在香港打高球不是易事,特別是年輕人,平日放工後在練習場練波,周末聯群結隊去內地打波。很慚愧,我始終不能愛上這運動,須聲明並不是扮有型不打,曾經學過,但總是欠缺相戀的緣分。我的水平停留初學者層次,從未踏足過高球場。有一段長時間,我視不打高球為一種遺憾,彷彿是錯過了人有我無的機會。

傾生意,結交朋友,吸收新鮮空氣,高球曾經是企管人不二之選,但世界變了。過去10年,美國高球參與者數目下跌兩成,英國的跌幅是三成。找不到香港的數字,不過二至三成的跌幅應該離事實不遠。全球最大高球用品供應商TaylorMade去年收入下跌三成,母公司正在覓買家。在內地,高球熱潮近年降溫,因為高球被視為貴族玩意。今時今日,內地權貴最怕張揚,真心高球愛好者只好低調地打,社交高球者避之則吉。

Verizon-Vodafone千億交易 單車上談妥

二十一世紀,企管人愈來愈追求健康,運動不可少,屬於新世紀企管人的運動,是單車。一單關於單車的花邊新聞,是3年前Verizon-Vodafone千億交易,兩間公司CEO熟絡,交易細節在酒店健身室單車上談妥。今日商界的運動,單車取代了高球,想裝備自己打進商界社交圈子,學單車吧!由我來分析單車怎擊倒高球,可確保沒偏幫,因為我兩樣都不玩,我的單車實戰經驗局限於陪小男孩在公園和湖邊玩,從未出過馬路。為了寫這篇文章,我訪問了身邊的高球和單車發燒友,包括棄高球投身單車者。

高球本身引人入勝之處,是難度高,是一項需要思考、耐性、長時間鑽研的運動。從旁看容易,上手也不難,但進步卻是一個不完全是快樂的過程。上次做到,不代表今次做到,球場沒變,變的是自己。願意投入時間和心機,不代表可以突破自己,高球的奧妙是它的未知數。高球員和單車手辯論哪一項運動較好玩,高球員的論點,必定牽涉高球的intellectual層次。長期愛上高球的人願意接受失敗,不停思考高球的未知數,否則半途而廢。

新世代抗拒高球貴族氣

高球吸引之處,同時被打垮之處,是新世代年輕人欠缺長時間鑽研一項運動的耐性。不是說年輕人不肯走進intellectual的層次,而是他們希望從運動中得到較直接的快感。換句話說,一單還一單,intellectual的事在人生其他方面追尋。單車讓年輕人運動身體和心靈,享受速度的感覺,自由自在接觸自然。單車的付出和收穫直接得多,肯去練必定見到明顯進步,年輕人重視可量度的進度。

幾個朋友相約踏單車,目的不是擊倒對手,單車手大都不視其他人為對手,不排名次,不計分,只是為了運動一刻的快感。踏單車時交談機會不多,單車手的交流是共同做了一件事的精神連繫。這種連繫可以很強,踏完單車吹水,跟高球手打完波在會所興高采烈程度,不相伯仲,各自為自己做了一件開心事感興奮。

年輕人最難接受高球的地方,是它高人一等的形象。然而,近年高球變得平民化,單車也可以是貴族運動,高檔次單車售價動輒10萬8萬,很多時擁有不只一架,看不起高球的原因可能是虛偽。不過形象代表一切,單車的形象代表平等主義,很便宜也可以玩,肯定不需要入會或舟車勞頓去內地才有得玩。

作為企管人擴展人際關係的工具,最後需有結論,一定要揀,我揀高球定單車?許可的話,兩樣都玩,但只能揀一樣的話,我揀單車。這些年對商界人際網絡的看法是,企管人很容易因為物以類聚的關係,不經不覺跟自己背景差不多的人混在一起。很難怪,有共同背景、經歷、興趣的人不經意地走在一起,而相遇的地方,很可能是高球場。關於商界人際網絡的觀察,真正幫到自己的人,通常不是最要好的朋友和同事,而是不太熟絡,背景跟自己很不同的人,而這些人通常在單車朋友中遇到。

【編按:本文原載《01周報》,原題:「企管人最型係單車」,本博文題目由博評編輯所擬。】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01》周,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輔仁媒體】Terence Yun:《天與地》示範綜藝節目的反面教材 (917)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2-05-%e4%b8%8a%e5%8d%886-34-10

《天與地》不是無線以前那套陳豪食人劇集,而是今年CCTVB台慶重點綜藝節目的《天與地》,這節目分別是去廣西天坑以及尼泊爾的喜馬拉亞山脈的全球第八高山,其節目目的是講如何挑戰自我以及極地美景。聽落好似好正咁,因為話耗資超過八百萬港元(買到一個中型香港單位,但是已叫豪宅),所以是CCTVB今年的大型綜藝節目。

但由開始推廣到今天晚上正式有節目介紹,作為一個觀眾,你仲未知道這兩個地方是一個怎樣的地方,你只會知道節目入面好危險,個個主持話會死,話有生命危險,無命,搵卻搏云云。

其他的資訊,極地的景觀、地形、背景、如何探險、環境、文化風光等等,一直都無推廣,淨係話會死。

廣告

到底大家是想睇一個想死的節目定係想睇一個深度資訊的節目呢?

有人會話香港人不看這些,看真人騷而已,不要這麼認真,要看的話就看BBC的資訊節目罷。

原來香港人只是去到這個層次?難怪港人思想這麼低水麼?還是節目的研究、資料搜集根本不足?

廣告都話電視節目有好多種,但是也應該提供一些有品質的節目,昔日無線的《環宇風情》是小時候最喜歡的旅遊節目,潘宗明旁白,沒有明星坐陣,直接講風土人情,簡單直接又深度,不會有熾哥講飲飲食,不會有二三流藝員叫你大買出血,直接講的是人民風情與自然風光。

這次所謂的挑戰大自然,當然是有難度,但這並不是重點,不能本末倒置,環境地貌才是重點,你不會看BBC的資訊節目影著大衛SIR高齡如何艱辛,最多只會暗示高難度,但不會大張旗鼓,你有多險實在不是觀眾想知。其實無線拍這些所謂挑戰極地節目並不是沒有拍過,早年也拍過,同樣又是以這種模式說好難好辛苦,當年梁榮忠做主持,是去高原地方,但最後你根本看不到風光如何,只見到個主持大叫好痛苦就完了。今次又是這樣,這種痛苦是要耗資八百萬嗎?那你走到廠房入面拍個大特寫大叫七情上面,其實都可以,實在不用去尼泊爾和廣西這麼路途遙遠。

這是枉費了那些藝人、製作人的艱辛,只是一個浪費資源的三流節目。

廣告

香港其實是可以最早做綜藝人民科學的節目,但是過往二三十年從沒有進步,大家只能買入BBC、NHK的資訊節目,然後什麼聲音導航配音算了,紀錄節目無疑是成本高以及收視未必是最好,但是這些節目的耐看力和可以長期賣埠的保証,二三十年前看生命之源到今天看藍地球,你都不會覺得時代脫節,或者再看NHK絲綢之路也不覺得OUT,因為這些紀錄片正正是反映出時代的不同,有其吸引力,亦因為也些資訊的真實而不會因為時代的不同而有所變化。可謂長播長做。亦所以有時無線會找來四五年前的BBC紀錄片播也不會有問題,正是這個理由。

但是你所謂的真人騷集集叫苦,看一集可能有點叫坐,連播十集你也覺得煩,還要幾年後還會理會一個藝人的苦況嗎?不是要看美麗壯闊的高地極地風光是更為吸引嗎?

還是等大衛SIR新的BBC節目更好罷。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6-12-05

【立場新聞】余若薇:法庭照單全收人大釋法的不歸路(下) (1078)


回歸前,我曾任香港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跟隨當年主席李志喜御用大律師訪京,在北京會晤「四大護法」。護法向我們派定心丸,說毋須擔心人大釋法,《基本法》第158條寫明,全國人大常委會只會在香港終審法院提請時才會行使釋法權。

從《基本法》第158條四段文字的結構和邏輯,常人亦會像四大護法般理解第158條。

第158條第一段說,釋法權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段說,人大授權香港法院自行解釋屬於本港自治範圍事務的《基本法》條文,第三段具體說明什麼情況香港終審法院應提請人大釋法,第四段說,人大釋法前會諮詢基本法委員會。

廣告

打個比喻,阿爺訂明有權打罰孫兒,並跟孫兒約法三章,如果考試不合格,要被打罰,之前會諮詢孫兒的母親。孫兒自然理解為他考試不合格及媽咪同意,他才會被阿爺打罰,但到頭來,阿爺說既然有權,有需要打就打,並告訴孫兒,都是為他好。可以想像,孫兒只求早日快高長大,離開這個家。

廣告

回歸以來,已有5次人大釋法,當中只有2011年剛果案是香港終審法院認為涉及中央事務而提請人大釋法,只有這一次,沒有激發香港法律界人士黑衣遊行抗議。其餘4次人大釋法都沒有遵守《基本法》第158條訂下的遊戲規則,黑衣遊行參加人數一次比一次多,最近一次是今年11月8日。梁游宣誓案衍生人大釋法,儘管不少法律界人士支持《基本法》,不認同梁頌恆及游蕙禎的行為,但更不認同是次釋法,法律界黑衣遊行出席人數超過二千,是歷史新高。

梁游案情較明顯,兩人亦沒提出解說其行為如何符合法定要求,故此公眾普遍接受兩人被取消議員資格這結果。但法院是否要每次介入這類政治爭拗?可否將這結果帶來的影響減至最低?

一般來說,法庭會恪守三權分立下的不干預原則,尊重立法會主席的決定,當然也有例外,譬如主席的決定越權,或屬於正常人不會做的極度不合理行為(Wednesbury unreasonable)。法庭一般不會代立法機構作出決定,而是會發還立法會重新考慮。

法庭處理梁游案,選擇了前者,指主席無權讓梁游重新宣誓,而且不是發還,而是代立法會主席作出決定。正如本文上篇所提到,法院自命一定要介入,選擇了一條不歸路,將來處理同類的司法覆核案時要有所謂「全面實質審查」(full merit review)以判斷議員的宣誓是否有效,以及議員在任多個月後可能被法庭禠奪議員資格然後追討在任期間的薪津。

其實法庭亦可以選擇第二條路,根據不干預原則,一方面尊重立法會主席(律師稱為「審查的寬容度」margin of appreciation),同時指出這次呈堂的事實明顯而反常,連梁游兩人都不能提出辯解,立法會主席依然容許再次宣誓,就該次決定極度不合理,故發還請主席重新考慮,梁君彥主席自然會懂得如何處理,這做法可將結果局限於這次事件,法院不用每次介入這類政治混賬,更加不用每次要所謂全面實質審查。

若上訴法院選擇第二條路,便不會鼓勵特首及律政司司長再次入禀,又再要求法院介入另外4位議員的宣誓是否有效。法院偏離了以往的不干預原則,容許這689票小圈子產品,利用公帑,與數萬票當選的議員興訟,質疑其資格,實在諷刺。法院的角色是維護公義,當選議員被無故剝奪資格,當然要介入,維護選舉結果,但議員清楚當選,連監誓的立法會主席也接受了其宣誓,議員亦在履行其職務,請法院不要助紂為虐。

許多人已在問:為何較早前的梁天琦選舉呈請還未有聆訊,為何已有聆訊的司法覆核一年都未有判詞,為何律政司司長已可提呈的司法覆核要額外加上超然的特首,還要特快處理,是否法庭要像2008年習近平來港及2014年白皮書所講香港要三權合作,叫愛護香港法治的朋友如何回應?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蘋果日報】陶傑:世界的喧嘩 (3132)

中國人喧嘩的噪音,如同北京污濁的空氣,對世界的和諧清淨帶來嚴重的干擾和威脅。
所不同者,是北京的污濁空氣,只威脅住在北京的幾千萬中國人。少數西洋僑民若無法忍受,可以舉家遷走,如美國駐北京前大使駱家輝。但是中國人卻在連同其舉家大小的喧嘩一齊衝向國際,在歐洲的火車車廂,如果前後來了一伙中國人,扯高嗓門聲浪,如果一名洋人走避,他們都可以向白人或左翼的當地「平機會」投訴,說他「種族歧視」。幸好物極必反,西方的品味民眾,不會啞忍污染和侵略,所謂極右而排外的杜林普上了台,而法國的左翼總統也不敢謀求連任。
然而中國人可以振振有詞駁斥者,是如魯迅說的,當中國人發現外國也有臭蟲。一九九八年,美國「三藩市紀事報」早已覺得美國的餐廳很喧吵,記者在一些樣辦餐廳安裝了聲納數據儀,發現食客的聲浪,一年高過一年。
這些食肆不在唐人街,而在白人地區,所以才反常。記者追蹤訪查,發現當代的許多餐廳咖啡室,為減省成本,不再使用桌布,而改用玻璃或金屬一類硬物為桌面;也不再用地毯,改用瓷磚或雲石地板,聲波在這些光滑的表面反彈迴震,而五六十年代,比較端莊,布料和地毯不但吸聲,而且少了「快餐」感覺。
美國專家認為:聲浪喧嘩是惡性循環。美國大量餐廳改了裝修材料,還無端端加播音樂。因為大量加勒比海移民,「文化多元」,「大愛包容」,餐廳的侍應和經理是來自敲擊樂和Hip Hop「多元文化」背景的新移民。他們在餐廳播放的,自然不會是舒伯特的小夜曲,或者德彪西的月光曲。
美式快餐店故意營造一個嘈吵的環境,好讓食客不耐煩早走,以多做幾輪生意。西方的咖啡廳和餐廳,食客若要交談,一年比一年須提高聲浪,高聲喧喊的結果,是普遍的聽力下降。
西方社會一樣出現集體愚昧的現象,但西方會很快的發現問題,而且研究改善。而中國人不會。中國人沉溺在因GDP亢奮而日益嚴重的喧嘩聲中,而不覺得有何危機,又在喧嘩中的五毛式謾罵,令這個民族的仇恨毒素像北京的空氣污染一樣擴散。而我不明白的是,香港許多食肆總開着一具無人觀看的電視螢幕,永遠Set在翡翠台。
有一次我向新移民大嬸侍應提出:可不可以關機,或轉台看Discovery。她睜大眼睛,不知如何應對,請示她的上司。
她們的表情好像發現了一個外星人。我沒有再堅持,只匆匆埋單,心頭有一絲莫名的悲哀。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添馬男:西環集團毒招 葉劉做 Plan B (1237)


最近特首選舉紅燈綠燈滿天飛,令人眼花撩亂,財爺出閘遇紅燈,葉劉又話得到綠燈,據報道月中就會辭去行政會議職務,宣佈去馬。目前消息滿天飛,其實全部都係吹風,可能來自梁營、也可能來自西環、甚至可能自己搵人放。總之北京就會等選委選舉大局已定,再數吓三大板塊得票先會有定奪。

所謂紅燈綠燈論,經過2011年梁振英衝紅燈成功,兼且冇受罰,就已經變成冇意義。衝燈故事的教訓係只要有謀略,利用共產黨內部派系權鬥之裂隙,就有機會主導局面,最後關頭中央反過來受牽制,押注於衝燈者身上。

今屆北京推遲選舉欽點,好明顯係有棄梁之考慮,但共產黨並非鐵板一塊,由中央到地方各相關部門在香港都有各式各樣的利益,需要有統一意志的過程。尤其是西環集團是梁治下最大得益者,以協助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之名,成為香港政治利益分配者,一個有民望而強勢的特首,並不符合西環的利益。

廣告

反而港澳辦不在本地搵食,有一定利益區隔,利益衝突反而少。曾俊華的最大問題是民望高,這才是死罪,特區政府強勢,一眾靠維穩費搵食之「專業政治組織」就可以收得工。2005至2008年曾蔭權民望高時,香港邊度可能有愛字頭、周融這類組織人馬出現。

幾年前西環官員曹二寶的兩支管治隊伍論,引起本地輿論反彈,經過梁振英這位兒皇帝這幾年工作,根本就變成了一支管治隊伍,就是黨委一元化領導,當日表決政改發生「等埋發叔」蝦碌事件後,一眾建制派頭目哭喪嘴臉排隊去西環謝罪,歷歷在目。西環利益首選當然是梁振英連任,保持太上皇地位,並且安插更多自己人加入當問責官員。

廣告

問題是當習近平一直不就梁連任表態,事情就起了變化,西環就要做好Plan B準備,葉劉就是Plan B。當年老董廿三條一役,葉劉搞到一鑊粥,去史丹福洗底回港從政,組織匯賢智庫硂新民黨,一步一步重新上位,背後全靠西環支持。劉江華敗選後成功加入問責官員行列,留下之地區左派組織公民力量,便全部過檔新民黨。今次立法會選舉西環契女容海恩,也安插代表新民黨出選。

肯定葉劉除梁振英外,相對其他候選人係同西環關係最密切,香港有一班港豬中產,政見上唔支持泛民,但又嫌左派老土,視葉劉為港英公務員出身,辦事有效率,於是就比票佢。睇唔穿葉劉所代表之政治利益。

西環此招甚毒,若一旦梁被棄,葉劉就可以順利頂上,相反若梁可以入閘,建制派出兩人,中央會否再考慮比多個曾俊華入閘,出現三人混戰呢?若最終變成葉劉對梁,兩個是但一個勝出,最後都係自己人,西環治港格局依然,黨委一元化領導依然。

西環計劃是否成功,最終仍取決於ABC陣營得票有幾多,因選委乃政治中人,當然醒過太古城中產好多,知道葉劉政治底細。香港政局,關鍵在ABC,而ABC的意思,是Anyone But Commies!

 

(文章原刊蘋果日報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香港01】黃偉豪:輸在起跑線的曾俊華 (822)

  • 曾俊華在特首跑馬仔的民調中遙遙領先,可惜仍然未被中央祝福參選。這正好反映中央與香港市民在選擇特首的標準上,存在着重大的距離。最使人頭痛和諷刺的是,香港人眼中曾俊華的優點,正正可能是他在中央眼中的缺點……

曾俊華在選委會選舉前較清晰表達參選特首意向,有助穩定支持者軍心。(鍾偉德攝) 曾俊華在選委會選舉前較清晰表達參選特首意向,有助穩定支持者軍心。(鍾偉德攝)

中央揀特首 與港人口味相反

市民喜歡曾俊華,是因為他公務員出身,重視制度及程序公正,地位中立,而且聰明能幹,和大部分的香港人同聲同氣。雖然他和前特首曾蔭權的背景相似,但曾蔭權較貪小便宜,所以弄得現在官非纏身,但曾俊華印象正面,是個百分百的廉潔及好好先生。

可惜,中央在選擇特首的審美眼光上,卻往往和香港人相反。因香港是行政主導,特首大權在握,中央怕香港亂及失控,便要求要對特首有極大的控制權。為達目的,中央心目中的理想特首必須符合兩大條件。

  • 第一,不能太聰明,方便被指揮和監控。
  • 第二,是絕對忠心。

但在這點上,單是在精神和價值上認同黨和國家是不足夠,太虛無,太不可靠。所以,最好是特首是有一些人格上的缺失,例如貪財,貪權及好色,易於被收買之餘,也利於中央搜集証據作為「痛腳」,以防他日有人不聽話,反骨或「起飛腳」。

豬即是不太聰明,不會輕易猜中主子的用心,易於被擺佈。狼則不但忠心耿耿,在執行主子的命令時,更心狠手辣。雖然唐梁二人沒有一個完美地具備兩大條件,但起碼也有其一,曾俊華卻兩大皆空。(資料圖片) 豬即是不太聰明,不會輕易猜中主子的用心,易於被擺佈。狼則不但忠心耿耿,在執行主子的命令時,更心狠手辣。雖然唐梁二人沒有一個完美地具備兩大條件,但起碼也有其一,曾俊華卻兩大皆空。(資料圖片)

上一屆由唐英年對梁振英的特首選舉,被形容為「豬狼對決」,他們獲准入閘跑馬仔,其實亦是以上兩大條件的反映。豬即是不太聰明,不會輕易猜中主子的用心,易於被擺佈。狼則不但忠心耿耿,在執行主子的命令時,更心狠手辣。雖然唐梁二人沒有一個完美地具備兩大條件,但起碼也有其一,曾俊華卻兩大皆空。

曾俊華輸在太「完美」?

曾俊華是MIT學士,哈佛碩士,政務官出身,精英中的精英,絕不可能是蠢人一名。而且,傳媒曾報導一則曾俊華的新聞,反映他如何地「不受控制」。話說他在07年為曾蔭權助選連任成功後,他所乘坐的競選巴士四處多謝市民支持,但在途經旺角時,曾俊華突然「大叫落車」,原因是他很耐沒有來旺角,「好想落去逛下!」一個如此不愛權及不貪錢,在生活中追求品味及意義,欣賞香港生活方式,活力及文化的人,在中央眼中,絕對是「養唔熟」,「難頂兼惡搞」,完全缺乏安全感。

根據以上的兩大條件,除了曾俊華外,其他潛在特首候選人,包括了葉劉淑儀,也隨時會被中央DQ(disqualify)。不是說以男性為主導的中央領導層,必定是性別歧視,但在「女人心,海底針」的先入為主下,估計中央除了認為女性的性格較難觸摸外,在用權力,金錢和女色作為利誘的操控手段上,起碼也少了女色這一度板斧。

雖然特首有選舉,但最終也主要由「欽點」產生。中央遲遲未表態支持曾俊華參選特首,除了不想在這個時刻削弱本屆政府僅有的權威外,曾俊華以上的「缺點」,相信亦是使中央感到猶豫不決的原因。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